第三百六十八章 “日久生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嘿嘿,那笑笑姐你就说说吧,我的好奇心都被你勾了起来,你有个倾诉的对象也好呀,免得憋坏了自己,没准,我还能帮你出出主意呢。”方米朵拍着自己的胸口,言辞凿凿,“别看我人小,这颗脑袋还是不笨的。”

    “是是是,我知道米朵很聪明。”宋轻笑无奈的笑了,像个面对孩子耍无赖的长辈似的。

    “其实呀,我和傅槿宴之间,只是契约关系罢了。”宋轻笑往四周看了看,发现这里就她们两人,于是抛出一个惊天大炸弹。

    果不其然,方米朵顿时被炸了个天旋地转,嘴巴长得老大,都能塞进一个鸭蛋了,

    她惊愕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的说道:“契约关系……笑笑姐,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就是那些傻白甜言情小说里的那种契约关系?在契约时间内,你要配合他,他也要付出一定的报酬那种?”

    哦,天呐,这简直就是交换嘛,根本不是真正因爱结合的婚姻。

    没想到,在小说里的桥段,竟然在现实中被她碰到了,还是发生在自己喜欢的女人身上。

    可是平时她和傅槿宴秀的那些恩爱,看上去也不像是假的呀!

    难不成,这两人的演技都已经达到惊天动地的地步了?所以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宋轻笑不知道方米朵内心世界的波涛汹涌,但她多少也能猜到几分,她无奈摇摇头,一脸悲愤的说道:“米朵,你还小,大人的世界你不懂,小说那只是小说罢了,要是真有钱拿,我估计超级开心,睡觉都会笑醒的。”

    “咦,原来你们还有隐情,那我就猜不到了,哎,书到用时方恨少,回家要恶补小说去。”方米朵像模像样的叹息一声。

    “我呢,不仅没有得到一大笔钱,反而还欠傅槿宴一屁股债,到现在都没还完,想起来就心酸。”宋轻笑看着方米朵那吃惊的表情,继续吐槽,“当初,因为发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我不小心将傅槿宴的车子砸坏了,于是就悲剧了,这笔修车钱,我到现在还没还完。至于是怎么样和他结婚的,这个过程我已经说不清了,感觉自己像是进了一个圈套。婚前,我们约法三章,签了个契约,不准这不准那的。”

    “然而,现在又这又那了,完全违反契约规则了!你说,米朵,这叫个什么事!”

    方米朵想了一会,突然问道:“笑笑姐,我问你一个问题哈,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哦。”

    “嗯,你问吧。”

    “你喜欢傅总吗?”方米朵郑重的看着她。

    宋轻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岂止是喜欢呀,简直就是爱得不可自拔了好吗?

    傅槿宴简直就是一妖孽呀,专门来祸害她这种无知少女的。

    在方米朵小眼神的追问下,宋轻笑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承认了,“嗯,我喜欢他,虽然一开始对他并没有感觉,但日久生情。”

    说完后,宋轻笑才后知后觉的觉得,“日久生情”这四个字好像有点不对味呀。

    呵呵,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处处都是坑,真尼玛囧!

    “哈,这不就对了!”方米朵突然一声大喝。

    宋轻笑被她吓得一惊,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嘘,小声点,万一被谁听见了,我简直没脸见人了。”

    方米朵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宋轻笑这才放开她。

    “我刚刚是想说,你要是真喜欢傅总,就不要再纠结那个契约了,都是形式而已,而且呀,我看傅总也是真心喜欢你的。相信我好吗,一个人真心喜欢另一个人的话,眼神是骗不了人的。”方米朵像个长辈似的,对宋轻笑“谆谆教诲”道:“所以呀,真喜欢就大胆的表达自己的爱意,不要错过了这一份真挚的感情,这年头,像傅总这样的男人,你一旦放手,外面那群女人绝对会扑上来,将他吃得渣都不剩。”

    “哈哈,米朵,你以为傅槿宴是唐僧啊,还渣都不剩,以他那个高冷的性格,估计那群女人还没接近,就被冻成冰渣子了,杀伤力超强的。”宋轻笑捂着嘴轻笑起来。

    “你也知道傅总对外高冷啊,那你想想,你们两人相处时,他是怎么对你的,我猜一定跟对其他人是天壤之别吧?”方米朵眨眨眼,打趣她。

    她见过几次他们私下里相处的样子,当时就觉得傅槿宴对待宋轻笑不是一般的好,简直要宠上天的节奏,而且那眼神中浓浓的宠溺与爱意,不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

    “根据我多年看言情小说的经验,傅总绝对是爱上你了,没准比你喜欢他喜欢得更多。”

    听到方米朵这斩钉截铁的结论,宋轻笑陷入了沉思中。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还真是一个当局者,陷在里面看不清全貌,即使隐约看清了,也会被那纸契约,或者说自己心里的怯弱挡住眼睛,然后理所应当的用契约来障碍自己。

    真是……搞笑得可以!

    方米朵见宋轻笑不说话,继续鼓励她,“所以笑笑姐,你就放心大胆的表达自己的情感吧,喜欢就喜欢了,没什么好丢人的,换句话说,即便对方不接受你,你表达自己的爱,就是在证明你不缺爱呀。只有内心不缺爱的人,才能毫无障碍的表达自己的爱,心里缺爱,才会给不出那东西,只能不停的索取。”

    “总之,女追男隔层纱,你主动走一步,傅总绝对会往前走十步的,你即使不走,释放出信号,傅总也会走向你的。”

    宋轻笑嘴角抽了抽,貌似她一直在后退,而傅槿宴,一直在向她强势的……逼近?

    “所以,米朵,你是在告诉我,要迎难而上吗?”

    “嗯嗯,对的。”方米朵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这个难,不是你们关系上的难,主要是你面对真实自己上面的难,我相信你们两个是相爱的,所以,你现在纠结的根本原因都在自己身上呢。”

    宋轻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赞叹的看着她,“米朵,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看得这么通透,你这岂止是脑袋聪明呀,而且你的情商,或者说是爱商,也特别高。”

    猝不及防的被夸奖,方米朵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腼腆一笑,“我只是站在另一个角度来看罢了,笑笑姐,别夸我,我会骄傲的。”

    宋轻笑:“……”

    她刚刚一定是眼花了,怎么就认为这丫头腼腆了呢。

    看来,米朵的脸皮也厚得可以,或者说,她也诚实得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