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我喜欢你技术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于是,这次晚餐上出现了一个诡异又和谐的画面——傅槿宴坐在一旁,细心地扒着海鲜,而宋轻笑抱着一瓶酒,倒一杯喝一杯,倒一杯喝一杯,动作连贯,让人应接不暇。

    不过一会儿,一瓶酒就见了底,而宋轻笑的脸上也已经是霞云密布,红得像是猴屁股一样。

    “嗝,这个酒,嗝,真好喝,真呀真,嗝,好喝……”

    眼见着这个女人莫名其妙的就要唱起来,傅槿宴一脸无奈,拿着湿巾将手擦干净,才拉着她的手轻声的问:“笑笑,你还好吗?笑笑?”

    宋轻笑仿佛眼神不好使一般,左右环顾了好几遍,最终才将目光投向了正确的方位,对着他一咧嘴,嘿嘿一笑,“我……好呀,好得很呀……简直不能再好了,我跟你说哦……”

    她停顿了下,醉眼朦胧的对他勾了勾手指。

    傅槿宴一脸莫名的靠过去,就听到她含糊软侬的声音,“我感觉我现在可以飞了哈哈哈哈……”

    一阵丧心病狂到极点的笑声在安静的屋子里响起。

    傅槿宴:“……”

    他吓了一跳,觉得耳膜都要震碎了!

    伸手揉了揉额角,傅槿宴看着她醉醺醺的模样,脑海中却是不自觉的想起了上一次,那一次也是在家里,她喝得醉醺醺的,对着自己傻笑,然后……

    一个软绵绵的身子突然投到怀里,打断了他的回忆。

    傅槿宴微低下头,看着紧紧搂着自己的泛着酒香的娇软身躯,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意。

    “槿宴……老公!”

    宋轻笑软着嗓音和他撒娇,“你知道吗?我好像,好像,喜欢你。”

    闻言,傅槿宴挑了挑眉,手臂用力,将她环得更紧,凑到她的耳边,用一种魅惑的声音询问:“喜欢我?喜欢我什么?”

    “喜欢,喜欢你……”宋轻笑趴在他的怀里,皱着眉头想了想,轻轻的趴到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傅槿宴:“……”

    卧槽!什么鬼!

    不过,这个答案还真是,真是……深得朕心啊!

    傅槿宴嘴角弯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伸手将她打横抱起,大跨步的向着卧室走去。

    他边走边低柔的说道:“亲爱的夫人,我会让你好好尝试一下……”

    “把本宫伺候好了,重重,嗝,重重有赏!”宋轻笑酡红着一张小脸,没脸没皮的说道。

    傅槿宴在心里偷笑,果然,喝醉了的宋轻笑才可爱,哪像平时,死鸭子嘴硬。

    他将卧室门踢开,把宋轻笑轻轻的放到松软的大床上,附身上去,还没开口说话,宋轻笑就将他拉了下来,十分主动且热情。

    “木啊……”宋轻笑在他唇上添了一口,然后意犹未尽的舔舔自己红润的唇,“唔,我家老公的口感真好,嗝……”

    傅槿宴眼眸一深,他这是被他媳妇……调戏了?

    他不再迟疑,将身下乱动的头固定住,深深的吻了下去。

    这一夜,宋轻笑又彻底体会到了欢愉,以及……副作用。

    第二天一大早,宋轻笑就醒了,她难得醒这么早,但喝醉了酒睡不踏实,总是迷迷糊糊的。

    她看着被子里两人光溜溜的身体,昨晚发生的片段突然在脑海里出现,她的脸顿时红了个底朝天,感觉身上直冒热气。

    她依稀记得,自己昨晚是怎样的热情奔放。

    “p,没脸见人了,昨晚那个一定不是我,是色魔上身。对,色魔上身。”她轻声嘀咕半天,然后偷偷打量着闭眼睛安睡的傅槿宴,试图将环绕在自己腰上那一双大手拿开。

    没想到她刚一摸上去,傅槿宴就动了动,好像有转醒的迹象。

    宋轻笑立马不敢动了,像做贼似的屏住呼吸,僵硬着身子,看到他仍旧睡得很香的样子,呼出一口气。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

    难道,她真的是害羞了吗?

    还是因为坦白了自己那些不可告人的心思而觉得羞愧?

    嗯,有可能!

    宋轻笑再度不死心的想将大手拿开,她一边动作着,一边在心里暗暗祈祷:拜托拜托,您大爷就继续睡觉吧,千万别醒,别醒啊!

    可能上天听到了她的祈祷,这次的行动很顺利,没一会,某人就光溜溜的站在床边了。

    她看了看沉睡的傅槿宴,抱起自己的衣服,逃也似的奔到了卫生间。

    在她走后,傅槿宴悠悠的睁开了眼睛,脸上一片笑盈盈的,哪里还有刚刚熟睡的样子!

    “这丫头,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害羞,以后可怎么得了哦,让为夫很失望呢。”

    他自顾自说了一句,然后继续闭目养神。

    宋轻笑洗漱后,连早餐都没吃,也没好意思喊傅槿宴,就去了公司。

    整个上午,她都神思飘飘的,处于神游的状态中,直到在茶水间接水时,耳边响起一声叫喊,她才如梦初醒。

    “笑笑姐,你在想啥呢。”

    “是米朵呀!”

    方米朵撅了撅嘴,不满的控诉,“笑笑姐,我都喊你三声了,你才听到。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宋轻笑脸突然一红,咬着下唇,有些为难的样子。

    “呃,我是在想傅槿宴的事。”

    方米朵蓦地露出一个了然的暧昧的笑,“哦,我知道了,笑笑姐你和傅总真是恩爱,连分开这么一会会都不行,心里都在想着对方,真的是好羡慕呀。”

    “不是这个,你想岔了。”宋轻笑无奈的一笑。

    他们之间的事哪有外人看起来这样子。

    “除了这个,我实在想不出,你们这对恩爱的夫妻之间还有什么。”方米朵泡了一杯速溶咖啡,八卦的看着宋轻笑。

    她们两个相处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自然说话就比较亲密,没有太多的禁忌。再加上方米朵青春活泼性子直,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所以这一问就直接问到点子上了。

    “哎,我们之间的事,哪有外人看起来这么和谐呀。”听到她的话,宋轻笑叹了口气,眉头皱起。

    “难道还有什么隐情?”方米朵顿时来了兴趣,“莫非是什么豪门规矩多,过得不自由?”

    “嘿,你这丫头,脑洞大得可以呀,你看你姐姐我像是不自由的样子吗?”宋轻笑戳了戳她的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