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仰头就干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好好好,是我口误,是我说错了。”傅槿宴被她挤兑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陪着笑,再次说道,“应该是庆祝你终于可以专心工作,努力创造出更好的作品……呼……这次可以了吧?”

    宋轻笑秀气的眉毛蹙在一起,摆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好半晌之后,她才犹犹豫豫,不甘不愿的点了点头,“好吧……看在你这么低声下气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的解释吧。”

    低声下气?勉为其难?

    傅槿宴默了,额头上划过三条黑线,大写加粗的黑线,几乎可以直接插进他的天灵盖中。

    不能生气,不能激动,要冷静,生活还是很美好,千万不要冲动……

    默默地劝解过后,傅槿宴感觉好多了,不想动手了,也不想磨牙了,感觉世界又是美好纯洁的了!

    “那我们要怎么庆祝?”宋轻笑又化身为好奇宝宝,双手托腮,微偏着头,好奇的问道。

    傅槿宴沉吟片刻,眼睛不经意间扫到她,想了想才说道:“只是咱们两个人,也不用多复杂,吃点好吃的,喝点酒,如何?”

    听说有好吃的,身为吃货的宋轻笑表示举双手双脚赞同。

    没有什么比美食更加有诱惑力了。

    两个人一拍即合,傅槿宴打电话到市最大的海鲜酒店,定了一连串的美食,都是她喜欢吃的。

    定完餐后,他又走到家中的酒柜前,看着自己的藏酒,陷入了沉思。

    “笑笑的酒量不怎么样,太烈的酒她喝不了,啤酒……太l,没感觉,不如还是……”

    击了下掌,傅槿宴打开雕花玻璃门,从里面拿出一瓶贵腐酒。

    “这个红酒味道香甜,度数也低一些,她喝着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他嘴上说着关切的话语,眼眸中却闪过一抹暗光,就像是一只正在觅食的饿狼,宋轻笑就是那只天真纯洁的小白兔,全然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一双泛着绿油油的光芒的眼睛盯上了。

    简直无法用“禽兽”两个字来形容!

    “叮咚”一声门铃响,傅槿宴连忙走过去开门。

    没办法,冯妈今天请假回家,所以事事都要亲力亲为。

    他打开门,门外站着一溜的……男人!

    个个身穿燕尾服,头发打理得锃光瓦亮,一丝不苟,每个人的手中都端着一个餐盘,上面的东西因为被罩住,所以并不能看清里面装的是什么。

    为首站着的是一个年约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衣着干净得体,对着傅槿宴微鞠一躬,礼貌尽职的说道:“傅总您好,我们是为您送餐的。”

    闻言,傅槿宴点了点头,松开门把手,给他们让出了一个位置。

    一行人颇有秩序的走了进来,将餐盘上的餐点放在桌子上,又排成一队的走了出去。

    中年男子留在最后,对着傅槿宴低声说道:“傅总,您点的东西都已经送到,祝您用餐愉快,我们先告退了。”

    傅槿宴轻轻点了点头,看着他们离开,转身走回到餐桌旁,沉吟片刻,扭身对着客厅的方向喊道:“笑笑,已经准备好了,你下来吧。”

    原本宋轻笑是等在客厅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窜回到了楼上,临上去之前,扔下一句话,“准备好了再叫我哦。”

    傅槿宴虽然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没有阻拦她,按照她的“吩咐”,将一切都准备好了才叫的她。

    不过一会儿,耳边响起一阵欢快的脚步声。

    傅槿宴顺着声音看过去,眼眸一下子变得很亮。

    宋轻笑去换了一身衣服才下来的。

    她本来就皮肤白皙,腰肢纤细,现在穿着一身藏蓝色的抹胸连衣裙,更是衬得肌肤赛雪。

    接触到傅槿宴如饥似渴的眼神,她轻咳一声,脸上泛起红晕,神情略有些不自在的说:“那个,我想着是庆祝嘛,所以还是要打扮得隆重一些,不能太敷衍了,所以……”

    她伸手指了指自己,意思不言而喻。

    傅槿宴抿了抿唇,半晌之后,轻轻点了点头,对她伸出手,低声说道:“过来。”

    声音喑哑性感,像是优雅的大提琴,无形中透着致命的引诱力。

    宋轻笑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牵引着,顺从的走了过去,被他轻按着肩膀坐在了椅子上,随后,他也坐在了自己身旁。

    傅槿宴轻声说道:“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早在嗅到香气的时候,宋轻笑就有些控制不住了,嘴里的唾液分泌得像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此刻听到他的话,就像是死刑犯突然得到了减刑的通知一样,兴奋得头发都要炸起来了,毫不客气的直接上手。

    若说刚才的她是一个安静优雅的小仙女,那么此刻的她,就是一个饿了三天的饿狼,眼睛都冒光的那种!

    傅槿宴坐在一旁,看她吃得风起云涌,盘子和碗都要飞起来的模样,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果然……安静不过三秒,马上就会破功。

    不过,能够在他面前展露如此直率不做作的性情,傅槿宴还是很高兴的。

    这说明,在宋轻笑的心里,他已经是不用避讳的外人了。

    这是一个多么值得庆祝的喜讯啊!

    想到这里,傅槿宴端起酒杯,对着她举了举说道:“来,别光顾着吃,尝尝这个酒,味道应该是你喜欢的。”

    闻言,宋轻笑暂时放下手中的大虾,拿着湿巾擦了擦手,然后装模作样的抓起酒杯,和他轻轻地一碰,“干杯。”

    她说完,仰头就干了……

    干了……

    了……

    傅槿宴见状,整个人都惊呆了。

    “你把一杯……都喝了?”

    “对呀,”宋轻笑很是坦然的点了点头,“我有点儿渴了,刚好有酒,就直接……不过说实在的,这个酒的味道还真是不错哟,甜甜的,不涩也不苦。”

    傅槿宴点了点头,“没错,这个叫做贵腐酒,很受你们女人的欢迎,我喝着倒是觉得有些太甜了。”

    “你不爱喝呀,”听他这么说,宋轻笑眼睛一亮,连忙说道,“那就都给我喝了吧,不然浪费了就不好了。”

    她说着,直接就将他的杯子也夺了过来,仰头,再次一饮而尽。

    这一次,傅槿宴已经习以为常,十分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