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庆祝一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的小别扭,被傅槿宴一顿美食击溃得烟消云散,什么不开心?什么坏心情?都已经被狗叼走了。

    自从“项链”的事件过后没几天,宋轻笑听说了一件事情。

    “你说沈梦菲走了?走哪去了?”

    “当然是离开市了,至于去哪里,不在我的关心范围之内。”傅槿宴对此表现得十分冷漠,“反正她一开始也不是本市人,不过是想在这里发展,现在自己把路作死了,还不走,难道要等着被人往窗户上丢臭鸡蛋吗?”

    自从那天之后,他就安排了人手盯着沈梦菲,以防她恼羞成怒,狗急跳墙的做出什么事来,那样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一连几天,她都没有走出家门,一直躲在屋子里,直到今天一大早,几个搬家公司的工人来将她的行李送走,没过一会儿,将自己打扮得像是要去抢银行的沈梦菲也走了出来,行色匆匆。

    监视她的人见状,连忙跟在她身后,一直尾随到了机场,眼看着她买了别市的飞机票,直接走了。

    “她家也是高层,想要扔臭鸡蛋,还是很有难度的。”

    宋轻笑瞥了他一眼,反驳道。

    但她的内心还是很惊讶,毕竟她没想到,沈梦菲居然就这么走了。

    不过转念一想,她也就明白了。

    现在是一个信息发达的时代,那天商场上发生的事情,早就被看热闹的人拍了视频传到了网上,众人对此议论纷纷,评论是一边倒的讽刺咒骂。

    宋轻笑还好奇的看了看评论,说真的,简直是不堪入目,沈梦菲若是看见了,以她那么斤斤计较的小心眼儿的性格,只怕早就被气得昏过去了。

    原本是一个冉冉升起的画界新星,前途一片光明,却因为一个男人,一个错误的想法,将自己辛辛苦苦了小半辈子的成就搭了进去,短短几日,就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这样的结果,一般人都承受不住,更何况像她这么心高气傲的。

    只是——

    “唉,无论如何,这都是她自己走出来的路,可没有人牵着她,引导她,所以怪不到任何人。”

    宋轻笑叹了口气,一本正经的开始感慨,“多少人是因为看不清自己的位置,去奢求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最终导致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才终于幡然悔悟,可是……晚了呀!”

    最后三个字突然抬高音量,颇有一种戏谑嘲笑的意味在其中。

    傅槿宴斜着眼睛看了看她脸上的表情,最后终于确定下来:这货就是在嘲笑,毫不留情的嘲笑!

    对于这样的遭遇居然还要去嘲讽、去鄙夷,简直就是——棒棒哒!

    没办法,傅槿宴需要的不是一昧只知道宽容大度的白莲花,而是善恶分明的小仙人掌,自己就有可以保护自己的尖刺。

    想到这里,他好心情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笑眯眯地说:“好了,反正她已经走了,再多的事情都算是告一段落了。我们没有必要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去耗费太多精力,那样不值得。有这个闲心,还不如……”

    “还不如什么?”宋轻笑偏着头,好奇的问道。

    傅槿宴对上她的眼睛,挑了挑眉,靠在她的耳边,故意用一种神秘兮兮的语气,悄声说道:“还不如……让我们庆祝一下。”

    “庆祝?”宋轻笑想到一种可能,猛的瞪大了眼睛,满脸的诧异,“不会吧,沈梦菲走了,你居然还要庆祝一下?能不能有点儿人性啊,要不要这么幸灾乐祸?”

    傅槿宴:“……”

    我……靠!

    这特么是什么脑回路!

    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这么跳跃,他可完全跟不上啊——他不想劈叉,他怕扯到……嗯哼!

    “有的时候,我真想把你的小脑袋瓜撬开,看看里面到底是脑子,还是面粉和水!”

    无缘无故被嫌弃,宋轻笑表示自己简直比窦娥还要冤。

    天上为什么还不下雪啊!看不到她受了委屈吗!

    “这也不怪我嘛,毕竟咱俩刚刚讨论完她的事情,你下一秒就说要庆祝,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这里了,这是合理假设,没毛病!”

    她说着,还梗了梗脖子,一副“我有理我牛逼”的模样,看得傅槿宴嘴角直抽抽,像是要中风了一样。

    傅槿宴拼命忍住翻白眼儿冲动,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在她额头上轻轻点了点,“你呀,真是歪理一箩筐,说不过你,说不过你。”

    语气是说不出来的宠溺。

    宋轻笑自然听出来了,她晃了晃脑袋,表情得意得简直要飞上天去了。

    傅槿宴看不过去,伸手又在她的头顶拍了一下,“别笑了,像个小白痴一样,太难看了。”

    “你才是白痴!”

    宋轻笑很有脾气的吼了回去,然后双手抱臂,扬着下巴,牛气哄哄的问:“既然不是因为这件事,那你说是为了什么?”

    “为了……”

    说是庆祝,原本也不过是傅槿宴随口一说,现在她问起来,他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眼眸一转,他想到了一个十分好的理由,“欧珊珊平安生下宝宝,难道不值得我们庆祝一下吗?”

    宋轻笑:“……”

    意料之外的沉默让傅槿宴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以。

    他试探的问道:“怎么了,难道你不愿意吗?”

    宋轻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皮笑肉不笑的说:“我的老公因为我的闺蜜生下了孩子,所以要和我庆祝……傅槿宴,你丫的脑袋是不是有坑!”

    丫的这理由找得真是奇葩,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两个有一腿呢。

    说话不经大脑说的就是这样的!没跑了!

    还好意思嫌弃我,要不要脸,就问你要不要脸!

    傅槿宴开始的时候也没注意到自己提的理由,直到被她劈头盖脸一阵吼,才发觉自己说的真是……别有深意啊!

    他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笑得很是勉强,“呃……是我说的不清楚。我的意思是,因为欧珊珊怀孕生孩子,你一直照顾她,实在是辛苦了,现在她有了保姆的帮忙,而你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所以我们应该庆祝一下,庆祝你可以继续悠闲的混吃等死了。这回明白了吗?”

    闻言,宋轻笑刚想要满意的点点头,突然反应过来,瞪着他,没好气的问道:“什么叫做‘混吃等死’?拜托你搞清楚,劳资可是胸怀大志的当代好青年一枚,别随便败坏我的名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