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真相大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在听到这句话时,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她其实也有点发憷了。

    看宋轻笑这么淡定的样子,她有种不妙的预感,也许,她真的不是小偷呢?

    毕竟她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小偷这么气定神闲的,被抓包也不怯场,甚至还要做再外人看来“自寻死路”的事。

    “哦?那颗真不巧了,偏偏在这个时候维护,哎,看来是上天都不站在我这边呢。”宋轻笑感慨了一声。

    沈梦菲心里一喜,正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氛围,好让她们赶紧离开时,又听得宋轻笑话锋一转,慢悠悠的说道:“但我还是有点不甘心呢,就这样被冤枉了,我老公会生气的。你们都别走啊,保证一会一定让大家看到完完整整的视频。”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傅槿宴的电话,待那边接通时,宋轻笑立马撒娇的说道:“老公,我现在在市中心的商场呢,遇到一点麻烦,你过来一下好不好?”

    笑笑遇到了麻烦?

    傅槿宴放下手上的公务,眼神一沉,立马答应,“好,笑笑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不要担心,交给我来解决。”

    他穿上外套,拿了钥匙和手机,就驱车开往商场。

    傅槿宴到的时候,吃瓜群众都一副看戏的神情,看到这个英俊高大的男人时,一下子炸开了锅。

    毕竟,市不认得傅槿宴的人太少了,此时见他来了,又想起刚刚宋轻笑说话的口气,她貌似叫他老公,大家倒吸一口冷气。

    莫非,那个被人当成小偷的,就是傅槿宴的夫人?

    但是他的夫人又怎么可能去偷这区区一条项链?

    嘿,这下有好戏看了。

    真是一波三折的剧情呀,今天这趟没白来。

    傅槿宴看到被人群围住的宋轻笑和沈梦菲等人,了解了事情前因后果之后,浑身的气息都冷了下来。

    他淡淡的看着店员,“你是欧氏聘用的员工吗?”

    店员自然也认得他,早在他出现的时候就面如死灰了,被他的气场吓得不敢动弹,呐呐的回道:“是的。”

    “那很好,我的夫人,作为你们欧氏设计部门的领导,反而被一个小员工冤枉,不知道欧宫越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想。”他轻笑一声,但是眼里没有丝毫笑意,反而布满了冰霜。

    “领、领导?”员工惊骇的无意识重复着。

    傅槿宴没再理会她,他瞟了一眼沈梦菲,然后就给这个商场的总负责人打了个电话,他们很熟悉,有业务上的往来,自然知道负责人的联系方式。

    他把情况大概说了一下,没过多久,一个经理级别的人匆匆忙忙赶来,将一个u盘恭敬的递给傅槿宴,并解释道:“傅总,抱歉,刚刚接电话的是个新人,不太了解整个流程的操作,差点耽误了您的事,这是您要的视频,我已经拷贝在上面了,您还有什么需要的话,请随时给我说。”

    “谢谢你,暂时不需要什么了。”傅槿宴朝他微微一笑,点头致谢。

    经理顿时受宠若惊。

    在傅槿宴将u盘插到电脑上时,沈梦菲的双腿已经忍不住在打颤了,她现在很恐惧,极端恐惧,像是在众人面前被裸的剥光了一样,所有的尊严面子都没了,而且再也拾不起来。

    然而,不管她如何的抗拒、害怕,该来的还是会来。

    只见电脑屏幕上,清晰的显示着自从宋轻笑他们来到这个柜台后的所有举动,自然也看见了沈梦菲顺手牵羊拿走项链,然后再塞到宋轻笑口袋里的动作。

    虽然她当时自以为做得很隐秘,但是没想到,那个角度刚好正对着一个摄像头,将她的动作拍了个清清楚楚,连她脸上那不怀好意的笑都拍了下来。

    人们终于看到真相后,哗的一声炸开了,各种骂她下作不要脸的话也纷至沓来,有人甚至认出了沈梦菲的身份,纷纷扬言要抵制她的画作。

    “我擦,这么幼稚的手段也好意思拿来栽赃人家,都当别人跟她一样智商低下吗?”

    “就是,就是,还好意思自称画家,呸,简直是侮辱了这个头衔,侮辱了这个行业。”

    “这种人就该送警察局,让警察再教育一番再放出来,免得在社会上作恶。”

    “之前还蛮喜欢她的画,从此以后,再也不看了。”

    “用心这么险恶的画家怎么可能画得出打动人心的画呢,心丑陋,人丑陋,画更加丑陋,还好我本来就不看她的作品。”

    “看这个姑娘长得人模人样的,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一副蛇蝎心肠。”

    “沈梦菲,滚出市,简直为市丢脸。”

    “对,滚出市!”

    ……

    群众的言辞是激烈的,他们站在正义的一方,无情的鞭挞着沈梦菲,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审判者,将她判了死刑。

    沈梦菲受不了他们的侮辱,两腿一软,大汗淋漓的跌坐在地,她双目呆滞无神的看着光可鉴人的地板,捂着自己的耳朵,不愿意再听周围人的话。

    呵,她又走错了一步,一步错,步步错。

    她知道,她的人生已经完了,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店员在一旁也是六神无主,她想起了刚刚对宋轻笑说的那些话,又想起了沈梦菲的挑唆,恨恨的瞪了坐在地下的她一眼。

    要不是这个小偷,她又怎么可能做出后来的事。

    她多么想冲上去暴打她一顿,然而看着在一旁的傅槿宴,她又吓得不敢妄动。

    “你可以收拾收拾回家了,我想,欧氏不需要这种是非黑白不分,如此对待顾客的员工。”傅槿宴看着店员,眼里没有丝毫情绪,就像是在看一个蝼蚁,“不用怀疑,我和你们欧总是朋友,帮他开除一个小员工,还是有这个权利的。不要等到你们欧总亲自发话才离开,不然那样,你会死得更惨的,相信我。”

    他很客观的想着,欧宫越这么喜欢宋轻笑,要是让他知道宋轻笑在这里被冤枉了,估计会大发雷霆,跟他做出一样的决定。

    店员顿时吓得什么话都不敢说,更不敢为自己辩驳,心里咚咚直跳,像是要跳出胸腔。

    她两腿一软,一手急忙拉住展示柜,才没有让自己像沈梦菲一样跌坐在地。

    完了,她也完了,就因为这么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