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你是小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要是在当初,区区四十几万,沈梦菲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她已经沦落到了十八线小明星的地步,每天也都是在啃老本,根本没有了当初挥霍的资本。

    想到自己现在会变得这么凄惨,都是因为宋轻笑,她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才能消减她的心头之恨!

    对此,宋轻笑全然不知道,只是她听着沈梦菲的话,早已经明白了,她现在恐怕也是囊中羞涩,根本掏不出钱来了。

    没钱还要打肿脸充胖子,简直是不可理喻。

    最关键的是……你丫的觉得老,所以让给我?

    p,你才老呢,你们全家都老!

    宋轻笑嗤笑一声,装模作样的照了照镜子,摇了摇头,“不行,这个项链不适合我,我还是不要了,你不是想要吗,我也不跟你抢了,让给你了。”

    她说着,就让一旁的店员帮忙将项链取了下来。

    “我都说了我不要了……”沈梦菲看着有些着急,生怕店员真的把项链给她,那她就真的是要疯了。

    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模样,宋轻笑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对着一直在一旁看戏的方米朵偏了偏头,“走吧,米朵,我们去别处看一看,有没有更适合的。”

    方米朵点了点头,很是乖巧的跟在了她身边。

    见她们要走,沈梦菲心急如焚,环顾了一下,看到自己身旁的柜台上有一个闪闪发亮的物品,她顿时眼睛一亮,趁人不注意,一把攥在了手里,然后快步向她们走去。

    宋轻笑原本都已经转过身去了,突然觉得身后似乎有一股阴风袭来,她下意识的扭过头去,一声“卧槽”卡在了嗓子眼儿!

    我了个乖乖,特么的差点儿和人亲上了!这要是被傅槿宴知道了,那货还不得炸上天去!

    即使对方是个雌性动物!

    “你干嘛,还想要非礼我啊!”

    宋轻笑双手环胸,缩着肩膀,摆出一副防御的姿势,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可传统了,结了婚绝对不会再出轨,更何况还是你这种长得不怎么样的,更是门儿都没有。”

    她荡气回肠的吼完,梗着脖子,扬起下巴,一副坚贞不屈的模样,看得一旁的方米朵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脸。

    笑笑姐,你的戏怎么这么多啊?

    这还是在外面,是不是应该矜持一点儿?不要太早的解放天性啊!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沈梦菲,则已经是处于瞠目结舌、一脸懵逼的状态了。

    这是……什么操作?她怎么有些晕呢?

    她晃了晃脑袋,让已经有些混沌的脑袋清明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恶狠狠的等着她,半晌之后,突然后退一步,伸手指着她,大声的说:“你是小偷!”

    瓦特?

    宋轻笑一脸黑人问号脸。

    她眨了眨眼,轻嗤一声,没好气的说:“你说什么呢?是不是出门的时候没吃药,失心疯犯了?用不用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年轻人要多注意身体,有病就治,万一耽误了病情怎么办?年纪轻轻的就变成傻子了。”

    她说完,还摇了摇头,一脸的不忍直视。

    沈梦菲听得火冒三丈,眼睛瞪得滚圆,上面布满了狰狞的血丝,“你少胡说!说这些有的没的,是不是想要蒙混过关?我告诉你,你休想!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小偷,厚颜无耻的小偷!”

    最后两个字被她咬得紧紧的,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充满了怨恨。

    闻言,宋轻笑一脸的莫名,但仍旧定定的站在那里,一脸坦然地说:“你说我偷了东西?那我偷了什么,你有证据吗?没有的话就把嘴闭上,不然小心我告你诽谤!”

    “我既然敢说,自然就是有足够的证据。”

    沈梦菲仿佛早就料到她的反应,扬着下巴,得意的瞥着她,“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你身旁的那个女人正在看一条项链,后来你要试戴项链的时候,她就走了过来,并且将那条项链一起带了过来,塞进了你的口袋里!”

    “这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你休想抵赖!”

    被点名的方米朵一脸的惊慌,连连摆手解释,“没有,没有,当时我把项链放在柜台上才过来的,并没有拿着,你看……”

    她说着,伸手一指,顿时脸色就变了。

    那个柜台上面,空空如也。

    刚才的项链呢?怎么不见了?

    方米朵心里一咯噔,连忙祈求的看向宋轻笑,“笑笑姐,我刚才是真的放到上面了,没有拿,但是却不见了。我后来摸都没有再摸一下,又怎么会塞进你的口袋呢!”

    宋轻笑看着方米朵双眼含泪、可怜兮兮的样子,有些心疼。

    这孩子,估计是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突发状况,遇到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吧,所以一下子乱了阵脚。

    “米朵,别慌,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宋轻笑安抚道。

    “呵,你们两个,演戏演得还挺逼真的,上演姐妹情深吗?明明是一出有预谋的盗窃的剧情,还想表演一番混淆视听吗?”沈梦菲抄起双手,冷笑一声。

    说罢,她又转头,看向目瞪口呆的店员,斥道:“还有你,愣着干嘛,还不报警,让警察将这两个小偷抓起来。”

    店员这才如梦初醒般从柜台走出来,神情已经由开始的恭敬变得不屑了,“你们还是把项链还回来吧,还回来,我就不报警了,毕竟这可不是便宜货,我也承担不起。”

    项链被偷,追不回来的话就是她的失职,她来承担这笔费用。

    她一个小小的打工妹,可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宋轻笑义正言辞的看着她,有些气愤,“我说了我们没偷就是没偷,我是像那种偷盗的人吗?”

    尼玛,被人当枪使了还不知道。

    简直太蠢了!

    说知道,店员听到她的话,当即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的说道:“是呀,看你穿得人模人样的,没想到做出这么让人唾弃的事,这年头呀,小偷穿得都相当好,毕竟,他们也要让人放松警惕,好让自己更容易得手嘛。”

    “你……”方米朵听不得店员如此嘲讽他们,气得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她,“没有证据的事就不要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