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再遇沈梦菲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叹了口气,宋轻笑突然发现,和方米朵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总是经常性的无言以对。

    神一般的脑回路带来神一般的对话,心理承受能力弱的还禁不住她这么刺激呢!

    “既然你觉得你是在历劫,那就祈祷,到时候那个雷不是劈在你的头上,否则你的智商就真的要成负数了。”

    宋轻笑说得一本正经,表情严肃而又认真。

    方米朵嘴角一抽,“……没法做朋友了!”

    宋轻笑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心情巨好的伸手揽住她的脖颈,兴高采烈的边走边说:“小姑娘啊,还是太年轻了,要沉得住气啊,不然以后可有得你受的。”

    仿佛挟持一般的将方米朵带到&y的柜面前面,她才松开手臂,大手一挥。

    “去吧,想看什么你就看吧,给你个放飞自我的机会。”

    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她开的呢!

    显然,一旁的店员就是这样的想法,脸上堆着谄媚的笑,走上前来,语气恭敬的问:“这位女士,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她如此热情的态度弄得宋轻笑倒是有些惊讶。

    因为之前她有一次去逛商场,那里的店员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不管问什么,都是不耐烦的回答“不知道”,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她们开的呢,那一次把她气了个半死,临走的时候,很有报复性心理的打了投诉电话。

    哼!让你们瞧不起人,我也要让你们吃吃苦头,明白自己的位置。

    不过自从那次之后,宋轻笑对于商场中的店员,都莫名生出了一种抵触的感觉,十分厌恶她们的靠近——当然,一般情况下,她们也不会靠过来,宁愿躲在一边享清闲。

    而这一次,倒是给了她一个惊喜。

    眼前的店员虽然笑得有些夸张,但是眼眸中没有不屑,也没有嘲讽,反而是在冒光。

    没错,就是冒光!像是那种终于捕捉到猎物的感觉。

    想到这里,宋轻笑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突然有些不敢直视店员的眼睛了,只是匆忙的说了一句:“暂时不需要,我先自己看一看。”

    我靠靠靠靠!这家店的店员,该不会是……蕾丝边吧?

    宋轻笑被自己这个想法雷了个外焦里嫩,皮薄馅大,精神都恍惚了。

    其实她想偏了,店员之所以这么的主动热情,全是因为看清了她身上穿的衣服,名牌店的当季新款,全套下来,大概也要小一万的价钱。

    由此可见,这不是一个缺钱的主,所以一定要努力巴结,毕竟这个月的业务还没有完成。

    她心中的小九九宋轻笑自然是不知道的,此刻,她站在最中央的柜台前,看着一条蓝宝石项链,眼眸中布满了惊喜的渴望。

    “把这条项链拿出来我看一下。”

    闻言,店员连忙快步走过来,戴着白手套,小心翼翼的将那条蓝宝石项链取了出来,双手推到了她面前。

    “女士,这是您挑选的物品,需要试戴一下吗?”

    方米朵原本正在看着另外一条项链,闻声,将项链放在柜台上,走了过来,看着她手中的项链,眼睛冒光的说道:“笑笑姐,这条宝石项链好好看啊,这么透彻的蓝宝石可是不多见了啊。”

    “是吧,好看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宋轻笑笑了笑,对着店员点了点头,“麻烦……”

    她话未说完,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而又刺耳的声音。

    “店员,把那条蓝宝石项链给我包起来,我要了。”

    宋轻笑皱了皱眉,扭过头去,在看清说话人的长相后,心中不受控制的浮现出四个大字——冤家路窄!

    她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沈梦菲。

    当初因为漂流瓶,和她对自己肆意侮辱的事情,她已经被傅槿宴动用关系全面封杀,无论她如何哀求,始终没有人帮她。

    要知道,一个正处于大热的年轻画家,最需要的就是热度和曝光率,只有这样,才能维持住她的人气,让她被更多的人认识。

    可是现在,她连一个画展都办不起来,连续长时间的“失踪”,让她的人气已经下滑到了谷底,再加上还有源源不断的新人如雨后春笋一般疯狂的涌入,早就将她挤得连一点儿位置都没有了。

    一个原本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因为自己一个错误的决定,一些冲动之下的话语,就葬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对此,宋轻笑只想说一句——活该!

    眼高手低自以为是的人,永远都走不远的!

    “这么大的一个人,没想到眼睛居然不好用,真是可惜了。”宋轻笑嘲讽的刺了她两句,示意店员将项链为她戴上,不慌不忙的说,“没看到这条项链是我先看中的吗?懂不懂得先来后到?没有礼貌就不要出来乱丢人了。”

    “你——”

    沈梦菲被如此不留情面的讽刺,气得脸都红了,伸手指着她,咬牙切齿的说:“宋轻笑,就算是你先看中的又怎样,我有钱,我现在就能买下来,你能把我怎么样?先来后到,也要看是谁先付的钱。”

    她说着,掏出一张卡,“啪”的一下子拍在了柜台上,震得上面的玻璃似乎都在微微颤抖。

    一旁的店员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宋轻笑,很是为难。

    这两位明显都不是好惹的主,这可如何是好?

    宋轻笑看出了店员的纠结,微微一笑,朗声说道:“既然这位宋画家看中了这条项链,那我也就不夺人所好了。你去给她开单子吧。”

    店员闻言,满怀感激的望了她一眼,转身走向趾高气昂一脸得意的沈梦菲面前,微微颔首示意,“这位女士,项链费用一共是四十五万八,是刷这张卡没错吧?”

    她说着,就要伸手去将那张卡拿起来,没成想,却在半路被人一把按住!

    店员诧异的抬起头来,就看到沈梦菲苍白着一张脸,一脸的惊恐与诧异,“你刚才说什么?这条项链多少钱?”

    “四十五万八。”店员很有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笑容满面的问,“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我……”

    沈梦菲咬了咬牙,出其不意的将那张卡抽了回来,紧紧地攥在手里,颤抖着声音说道:“我突然觉得,那条项链看起来太老了,不适合我,我还是不要了,让给她吧。”

    天哪,四十多万!简直就是抢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