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摸着你的良心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在一起?你丫的有什么资格这么说,你一个上司而已,同事关系非要说得这么暧昧!

    那是他老婆,请不要乱给自己加戏!

    也不要乱用词,不然小心被打!

    “不用麻烦欧少了,送我自己的妻子,怎么能说是浪费时间呢?在笑笑身上浪费再多时间都是值得的。”傅槿宴趁机含情脉脉的告白。

    欧珊珊在一旁看这两男争一女的戏码看得十足过瘾,也不管另一方是她的堂哥了,抄起手就作壁上观,顺便还对宋轻笑挤眉弄眼。

    宋轻笑特意用两只手翘起嘴角,朝她做了一个笑的动作,只是那动作分明又含着一丝无奈。

    她简直无法想象,武则天时代,英明神武的女王陛下是怎么摆平后宫三千男佳丽的,简直是佩服之极。

    她连两个都头痛啊槽。

    “走吧,笑笑,我送你回公司。”傅槿宴对宋轻笑说道,然后又突然看向欧宫越,“欧少,刚好我要送笑笑,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hat?

    欧宫越还沉浸在刚才傅槿宴的告白之中,整个人失落得不行,这下冷不防的又听到他这么说,一下子更郁闷了。

    跟他们坐一个车回公司,开玩笑,他脑子又没抽,干嘛去找虐!

    难道昨晚的狗粮还没吃够,今天再加个餐吗!

    他定定的看着傅槿宴,婉拒了他的“好意”。

    “谢谢槿宴的一番好心,我还是自己开车回去吧。”不然他怕辣眼睛!

    一天的忙碌过后,宋轻笑又提着食盒进行自己的喂养计划了,这次欧宫越终于没来了,估计是之前那次计划的泡汤,给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严重的阴影,这才终于暂时面对现实,安分下来。

    在傅槿宴下班顺路接她回去时,两人说着说着话,宋轻笑就累得在车上睡着了。

    傅槿宴等了半天也没听见她出声,偏过头一看,原来她早就靠在头枕上睡得正香,眼睛下还有点黑眼圈,在白皙的皮肤下尤为明显。

    傅槿宴想到了她最近两头跑的辛苦,不由得心里一疼,长叹一声,没忍心打扰她,放慢了车速,平稳的开到家。

    他下了车,小心翼翼的将熟睡的宋轻笑从座位上抱起来,放到松软的床上。

    由于头天晚上宋轻笑没有吃饭,第二天一大早,她是被饿醒的。

    “槿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怎么觉得这么饿呢?”她看着靠在床头看书的傅槿宴,睡意朦胧的问。

    “你醒了?”傅槿宴抬起手腕看了下,“现在八点了,你从昨晚七点就开始睡觉的,一直睡到现在。”

    他的话中不乏打趣之意。

    宋轻笑登时睁大了眼,感慨道:“卧槽,十三个小时,我竟然这么能睡。”

    傅槿宴轻笑一声,宠溺的看了她一眼,“嗯,还知道自己睡了十三个小时,看来还没睡糊涂。”

    “不行了,都这个点了,我得给姗姗送吃的去。”

    宋轻笑说着就要下床,却被傅槿宴一把拦住了。

    “不用那么着急了,也不用做饭了,我刚刚跟安德烈说了,你昨晚累得在车上直接睡着了。”

    “啊?然后呢?我这不是醒了吗?”宋轻笑有些没听懂他的意思。

    “呵,刚刚还在说你没睡糊涂,这么快又傻了?”傅槿宴没好气的说道,“我既然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好意思再使唤你了呀!这意思这么明显了,你竟然没听出来,真是个笨蛋!”

    宋轻笑哦了一声,又想起什么,“可是,为姗姗做饭是我自己揽下的活,怎么能说不做就不做呢?”

    傅槿宴见她这么固执,不悦的瞪了她一眼,“你都累成那个样子了,还做什么,请个月嫂就能解决的事,干嘛那么大费周章!况且你也做了好几天了,即使你不说,他们也会让你休息的。朋友之间的关系,不是这样拿来消耗的,能用钱解决的事,就别用情。”

    见她有点不服气的嘟起了小嘴,傅槿宴放下手头的书,凑过去,不满的控诉,“摸着你的良心说说,你给我做过几次饭?给别人做饭倒是很来劲嘛!”

    浑身僵硬的宋轻笑:“……”

    她好想原地爆炸有木有!谁来将这个妖孽收走啊啊啊啊啊!

    她非常确定以及肯定,这厮绝对是在吃她的豆腐!太明目张胆了,还有没有王法!

    太无耻了丫的!

    最后,脸皮厚不过傅槿宴的宋轻笑逃也似的跑到卫生间洗漱去了。

    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她刷着牙,突然想起今天是周末,不用做饭了,一下子感觉闲了下来,竟然还有点无聊。

    尿性!

    她刚悠然的吃了早饭,就接到欧珊珊打来的电话。

    “笑笑,起床了吗?”

    宋轻笑懒散的坐在沙发上“消食”,边回道:“起来啦,刚吃完早饭,正准备一会去看你来着。”

    欧珊珊笑了一声,甜腻腻的说道:“这段时间辛苦我家亲爱的啦,今天你好好休息一下,不用来医院。我们今天办理出院呢,一会就回家啦。对了,刚请了个月嫂,以后你就别做饭了哈,这段时间瞧把你累得,我都心疼了。”

    “咦,别用这么腻歪的语气和我说话,我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宋轻笑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似乎是在安抚那些调皮的小东西。

    “滚!竟然说我腻歪,看我不收拾你丫的。”欧珊珊柳眉一竖,顿时拔高嗓门。

    宋轻笑哈哈一笑,“这才是原汁原味的你嘛,明明是只千年不改其志的女王攻,干嘛要学那些小女生嗲嗲的说话。伦家受不了嘛。”

    “呕……”这一次,是欧珊珊受不了的干呕一声,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对宋轻笑的唾弃,“得了,你就不要再来恶心你姐姐我了,咱们这么互相恶心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哈哈,听说产妇一般都有啥产后忧郁症,哎,为了你稳定的情绪,我也是愁白了头哇,你不感谢我,反而还说咱们互相恶心,真是桑心呢。”宋轻笑没脸没皮的继续逗她,反正她吃准了欧珊珊现在杀不到她家里来揍她,于是就各种找打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