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就是昨晚槿宴缠我缠得太紧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果不其然,傅槿宴对着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语气幽幽的说道:“看来还是我不够努力,才让你心中没有我的位置。接下来我要更加努力了!”

    他说完,完全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俯身过去,一把搂住她的腰,手臂用力向上一抛,宋轻笑整个人就像是一个麻袋一样,被他扛在了肩上,大跨步的向着卧室走去!

    “卧槽槽槽槽!”

    激动得无法平静的宋轻笑只能喊出这么一句话了。

    丫的以前不都是公主抱的吗?怎么突然换了风格?

    就算是换,你也换个温柔一些的好不好,这么刺激的方式,我的小心脏受不了啊!

    没有人注意到,一楼的某个房间悄悄地打开门,闪开一条缝,一双好奇的眼睛探了出来。

    冯妈原本正在房间里看电视剧,突然听到外面爆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连忙将音量调小,打开门偷偷地看了看。

    当她发现是小两口正在打闹的时候,她又悄悄地将门关上了。

    要不说还是年轻好嘛,看看,多有精力,简直让人羡慕!

    “啊……我靠!”

    随着一声惨叫,被人羡慕的宋轻笑被无情的丢在了床上。

    而始作俑者,正站在床边解着领带,眼神扫向她,带着一抹深邃的光。

    宋轻笑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整个人顿时像跌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越陷越深……

    第二天,伴随着闹钟声响起的,还有一声低弱的嘤咛。

    “哎哟,我的腰啊!真特么的要断了!傅槿宴这个禽兽,简直太没有人性了!”

    宋轻笑愤愤然的吐槽完毕,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双眼放空的望着天花板。

    半晌过后,她终于还是屈服的起床去洗漱。

    没办法,欧珊珊还在坐月子,还在等着她的爱心营养餐呢!

    现在她可是宝贝、是女王、是老佛爷,绝对不能耽误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宋轻笑像个垂老的人一样扶着腰,进厨房准备好餐点,又扶着腰回房间换衣服,自动忽略了冯妈暧昧的眼神。

    无所谓了,知道就知道吧,劳资无所畏惧!

    只是当她进到病房,又看到欧宫越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丫的怎么来这么早?就算是关系好,也不必如此吧!

    也不怪宋轻笑对他意见大,毕竟昨天晚上的事情,归根结底还都是因他而起——好端端的非要请吃饭,各回各家,各吃各的不好吗?麻烦!

    心烦的宋轻笑对着欧宫越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她简单的打了声招呼之后,便转身看着欧珊珊。

    “安德烈呢?他怎么没陪着你?”

    “家里有些我之前买的东西,现在刚好能用,我就让他回家去拿了。”

    闻言,宋轻笑了然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帮欧珊珊将饭菜摆好,然后静静地坐在一旁。

    “笑笑,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欧珊珊一边吃,一边问道,挑了挑眉,示意她的腰,“我看自打你进来,你就一直扶着腰,是不是着凉了啊?”

    欧宫越在一旁,听到她们的话,耳朵都竖了起来,一双深邃的眼眸早已经转了过去。

    “没什么事……”宋轻笑本想打个哈哈过去,不经意间看到欧宫越的眼神,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叹了口气,又故作苦恼的说道,“都是因为槿宴。”

    她这话说得直白,在场的两个人都沉默了。

    如此情景,宋轻笑非常满意。

    你丫的害得我受罪,那我就让你心里不舒坦。

    看我们谁能抗得过谁!

    欧珊珊不动声色的瞥了瞥自家堂兄的脸色,只觉得真的是……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

    无奈的她只能在心里叹息:没办法,人家夫妻生活和谐,谁也拦不住啊!

    “笑笑啊,真是可以,小姑娘越来越生猛了啊。”

    面对她的调侃,宋轻笑很是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叫谁小姑娘呢,我可是和你一样大哟,别想占我便宜。”

    欧珊珊连忙点点头,“对对对,你说啥都对。”

    这敷衍的态度,简直让人无力吐槽。

    对此,宋轻笑用一个白眼儿怼了回去,没好气的说道:“还有闲心跟我说话,看来你是不怎么饿了呀。”

    “怎么可能。”欧珊珊一把护住碗,眼睛瞪得滴溜圆,一副护崽的母鸡模样,“我都要饿死了,所以你丫的不许抢我的饭。”

    宋轻笑:“……”

    麻蛋这些都是老娘做的,老、娘、做、的!我还用的着和你抢?搞笑!

    宋轻笑嫌弃的撇了撇嘴,掏出手机,无聊的刷着网页。

    “轻笑,我……”

    一直沉默的装鹌鹑的欧宫越张了张嘴,刚说了三个字,就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伴随着一道清冷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笑笑,我回来了。”

    欧宫越一震,缓缓扭过头去,正巧对上了傅槿宴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他顿时像是被抓包的小偷一样,心虚得不行,连忙闪开了眼睛,顺便闭上了嘴。

    啥也不想说了。

    傅槿宴看着他一脸憋屈的模样,心中偷笑不已,面上却还带着轻柔的笑容,淡定的和他们打过招呼之后,直接就在宋轻笑的身边坐下了。

    对于这一场景,欧珊珊已经习以为常了。

    自从宋轻笑来给她送饭开始,傅槿宴也都会出现,亲自接送,次次不落,将一个心疼妻子的好老公形象诠释得非常饱满。

    只是另一个人却有些不习惯。

    欧宫越一大早的就赶来,不过是因为知道宋轻笑也会来,想要和她多一些相处的机会,两个人聊聊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来医院,多么温馨和谐的场景啊!

    ——前提是,没有傅槿宴的情况下。

    “傅总,你怎么一大早的也过来了,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傅槿宴微微抬头,看着他,轻笑一声,“去啊。不过我要将笑笑送去公司,然后我再去。”

    “这样岂不是很浪费时间,不如一会儿我送轻笑过去吧,我们两个在一起,也方便。”欧宫越“好心”地建议道。

    闻言,傅槿宴却只想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