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秋后算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而同样听懂了的欧宫越,脸色也变了,只是他是变成了黑色,像是锅底灰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老婆跟别人跑了。

    他脸色的变化,自然没有瞒过傅槿宴的眼睛。

    他默不作声的笑了笑,眼眸中神色不明。

    想撬我的墙角,难不成你以为我傅某人是吃素的?

    不把你打击得头昏脑胀,都是因为你脸皮厚!

    轻咳一声,傅槿宴一手搂着宋轻笑的肩膀,另一只手继续他的投喂工作,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耽误。

    他喂得惬意,宋轻笑吃得也挺开心——毕竟不用自己动手,想吃什么,一个眼神示意,下一秒食物就已经递到了自己面前,服务也不过如此吧?

    服务还不一定有她现在享受的好,毕竟长得像傅槿宴这么好看周正的小哥哥可是不好找啊!

    他们两个你一口我一口吃的眉开眼笑,只是可怜了坐在对面的欧宫越,点的食物基本上没吃几口。

    不是不好吃,只是他吃狗粮已经吃得要吐了,再也吃不下去别的东西了。

    鬼知道他为什么要来受这个刺激,而且还是他主动要求的!

    作死也不是这么个作法啊!

    苍天呐,收了这两个天杀的吧——算了,收走傅槿宴一个就好了,轻笑还是要留下的,她是无辜的,只是太单纯了,所以才会被骗!

    一顿饭,就在彼此之间的暗暗针锋相对中愉快地结束了。

    当侍应生拿着账单过来的时候,傅槿宴毫不客气,很是理所当然的抬了抬手,“多谢欧少破费了。”

    闻言,欧宫越原本正要掏卡的动作一顿,抬头对上他的眼眸,看到了其中的戏谑和……得意,不由得又是一阵气闷。

    不带这样的啊!

    中国人的酒桌礼仪——结账的时候不是都应该互相让一让,抢一抢的吗?为什么你丫的连个动作都没有?

    我不是心疼钱的人,但是我好憋屈啊!

    宝宝委屈,宝宝想说却没有地方说!

    欧宫越几乎是含着泪的把银行卡递了过去,露出一个很假的笑容,“客气了,本来说好的就是我请你们吃饭的嘛。”

    “没错,”傅槿宴好像是生怕气不到他一样,还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欧少这么大方的请我们吃饭,我们也就不整那没用的了,两个大男人为这点儿小钱再拉拉扯扯的,也没有意思,你说是吗?欧少。”

    “……是!”欧宫越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般,充满了咬牙切齿般的哀怨和不甘。

    对此,傅槿宴心中只有两个字——呵呵!

    自己不知死活的非要看着别人秀恩爱,那就要做好承受暴击的准备!

    傅槿宴撇了撇嘴,搂着宋轻笑站了起来,对着他微微颔首示意,“多谢款待,只是我和笑笑还有事情,就不多耽搁了,先走一步了。”

    听到他这么说,欧宫越即使再不愿意,也不能再拦着他们了——都说了有事情了,再不放人,未免显得说不过去了。

    只是……这个“事情”,为什么他会不由自主的想歪了?

    若是傅槿宴能够知道此刻他心中想的是什么的话,恐怕就要给他伸出代表赞许的大拇指了——

    真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

    再次道别之后,傅氏夫妇挽着手,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个人回头,欧宫越目光急切似火的望着宋轻笑的背影,用力到几乎可以在她身上刺穿两个洞了,也没有盼来她的回眸。

    一次都没有。

    因为傅槿宴之前已经向家里打过电话,所以冯妈早就将饭菜都收拾起来,收拾完一切,早早地回房休息了。

    两个人进到家里的时候,屋子里很安静,没有任何声音。

    “呼,果然还是家里舒服……”

    宋轻笑脱掉鞋子,一路小跑到沙发处,一个小冲刺,伸出手臂,双腿用力蹬地,“嗖”的一下,整个人都飞到了半空中,然后,“啪”的一声,掉在了柔软如棉花的沙发上。

    傅槿宴跟在她的身后,目睹了全工程,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嘴角。

    这么欢脱的性格,是不是应该……换个结实一点儿的沙发,确保她的安全?不然哪天这么一蹦,沙发整个塌了,那就真的是尴尬了。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缓步走过去,在她的头顶位置坐下。

    傅槿宴刚坐下,一双小手就爬上了他的腿,随后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颗小脑袋很自然的枕在了他的腿上,小脑袋的主人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轻轻地勾起唇角。

    看着她这么惬意的模样,傅槿宴感到一阵无语,伸手捏了捏她小巧挺拔的鼻子,没好气的说:“你倒是知道找舒服的地方。”

    “嗯哼。”宋轻笑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应了一声。

    傅槿宴轻哼一声,眼眸一转,想起某件差点儿被他遗忘的事情,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微微俯下身子,靠近宋轻笑的耳边,暧昧的耳语,“有件事差点儿忘了……吃饭的时候,你说‘唯有设计与美食不可辜负’,那么问题来了,我呢?你把我放在哪里了?”

    温热的气息轻抚过耳畔,带来战栗般的轻颤。

    宋轻笑情不自禁的扭了一下,睁开眼睛,怔怔的望着他。

    半晌之后……

    “卧槽!”

    一声惊叹冲出天际,宋轻笑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眼神惊恐,脸皮都在微微的颤抖。

    妈妈咪呀,她怎么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呢!

    宋轻笑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干笑了两声,“那个,那个,设计和美食都是我不可割舍的心头好。”

    “那我呢?”傅槿宴还是执着这一个问题。

    “呃……”

    宋轻笑憋屈得简直要哭了。

    我特么怎么知道你去哪了?当初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你是哪棵葱呢!

    p,现在突然跑过来斤斤计较,是不是有些太欺负人了!

    悲愤的宋轻笑很郁闷,很难过,很绝望。

    因为她已经感知到了,今天自己可能会“死”的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