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撒狗粮进行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闭眼,张嘴!”傅槿宴眨眨眼,轻声说道。

    宋轻笑像个牵线木偶似的,在他的指令下乖乖的做着每一个动作。

    然后下一刻,尝到嘴里的东西之后,宋轻笑整个人都酸爽了、炸毛了,连忙到处找纸。

    卧槽卧槽,这货竟然给她吃柠檬啊p!

    厚厚的一片鲜嫩多汁的柠檬!

    尼玛她平生最不爱吃酸的了,尤其是这种神一般的存在,平时她敬而远之,有多远离多远。

    宋轻笑双眼含着两泡心酸泪,控诉似的看着淡定喝水的始作俑者。

    她可以喷他一脸农夫山泉,然后问他甜不甜吗?

    如果可以出书的话,她一定会写一本凝聚了她各种辛酸史的自传体小说:一个吃货的悲惨人生!

    经过这么一打岔,原本就记忆不好,有点朝老年痴呆退化的宋轻笑,这下是彻底忘记自己刚才想说的话了。

    她耷拉着脑袋,兴致缺缺的埋头喝白水——鉴于刚刚的恐怖经历,她已经请侍应生换掉了柠檬水!

    欧宫越经过这次打击之后,比宋轻笑还焉,作为一个请客吃饭的主人,却不怎么说话。

    直到点的食物上桌之后,宋轻笑又燃起了革命的热情,拿起刀叉就开动。

    “笑笑,来尝尝这个牛排,做得很不错呢。”傅槿宴优雅斯文的切着牛排,然后时不时用自己的叉子喂宋轻笑一口。

    宋轻笑乐得有人伺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就那样不避讳的吃着,还幸福得眯起了双眼,“味道确实不错,but,我还是觉得没有我做的好吃哈哈。”

    “那什么时候你做给我吃好不好?”傅槿宴趁机提要求,他就是要当着欧宫越的面这样做,想让他看看,挖墙脚,也要看锄头挥得好不好!

    哼,这年头,挖墙脚的都等着被他挨个收拾吧。

    宋轻笑突然扁扁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你刚刚要是没给我吃那片柠檬,我还可以考虑一下,现在嘛,没门咯。”

    “好笑笑,是我的错,我不知道你这么不能吃酸,我想着柠檬是美白养颜的,你们女孩子应该都爱吃。”傅槿宴连忙低伏做小,“下跪”认错,将姿态摆得极低。

    “什么?你竟然嫌我丑,嫌我不够白不够漂亮?”宋轻笑立刻炸毛。

    傅槿宴眉头几不可见的跳了跳,他很确定,要是这里只有他们两人的话,他一定会好好和宋轻笑交流一下,“深入浅出”的剖析一番这句话的意思。

    但最终,他只是呵呵一笑,不咸不淡的说道:“以你这天马行空的理解能力,不去写小说简直是浪费人才!”

    宋轻笑不接招,突然看向正在喝汤的欧宫越,“欧总,有人要挖你的员工,忽悠她去写小说,此事,你怎么看?”

    欧宫越被猝不及防的点名,差点没被呛到,在听了宋轻笑这番话之后,终于还是成功的被呛到了。

    他捂着嘴咳嗽了几声,这才无奈的看向宋轻笑。

    “小学妹呀,如果那人真有这个天赋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培养的,毕竟,咱们公司不仅缺做设计的人才,也缺能写的人,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身兼多职,全面发展?”

    宋轻笑讪讪一笑,“呵,不用了,不用了,那个人说,她的人生信条只有一个:唯有设计与美食不可辜负。”

    傅槿宴特意看了她一眼,是想确定她是不是有哪里说漏了?

    他呢他呢他呢?

    他就可以被辜负吗?

    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没良心?

    被宋轻笑遗忘的干净的傅槿宴感觉很受伤,很难过,任督二脉中的真气都在控制不住的翻涌着,似乎有了冲体而出的感觉!

    他轻哼一声,手腕一转,将原本要送到宋轻笑嘴里的食物,直接送进了自己的嘴里,嚼得“咯吱咯吱”直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吃胶皮。

    宋轻笑见他不喂自己了,不满的撅起了嘴,“你不是说要喂我吃的吗,怎么送到你自己嘴里去了。”

    傅槿宴本来是想很傲娇的回一句“当然是因为我生气了”,但是眸光一扫,看到坐在对面的“敌人”,他便转换了答案,“这块我看着煎得有些不好,想着你吃起来会不喜欢,所以我就给吃掉了。”

    他说着,又切了一小块,递到她的唇边,轻声诱哄,“这一块还不错,你尝尝看。”

    送到嘴边的美食,哪有拒绝的道理,宋轻笑毫不客气的张开嘴,“嗷呜”一声,一口将肉块咬进了嘴里,眯着眼睛咀嚼,像是一只偷腥的小狐狸,别提多满足了。

    见她露出这么可爱的模样,傅槿宴只觉得手心痒痒,忍不住伸手在她的头顶揉了揉,宠溺意味十足,“吃个东西就这么容易满足,像个小孩子一样。”

    宋轻笑晃了晃头,将他的“狼爪子”甩了下去,轻哼一声,没好气的说道:“那说明我心性纯善,简单真诚,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品格啊,你应该感到庆幸,娶到我这么一个好妻子。”

    哼!我就是要夸我自己,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那种。

    你丫的要是不服,就,就……忍着吧。

    不许动口,不许动手,也不许动脚!

    “嗯,你说的很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没想到傅槿宴却是连反驳都没有,完全一副赞同的模样,“能够娶到你,是我的福气。”

    宋轻笑下意识的抬起头,不经意间撞进了他那双深邃却又饱含深情的眼眸之中,一颗心也随之沉沦。

    砰,砰砰……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很是激烈的声音,似乎是……她的心跳声,仿佛密集的击鼓声,没有停歇。

    她的脸也不受控制的泛起了红晕,温度正在逐渐升高,眼看着就有了要爆表的趋势。

    傅槿宴望着她这幅明显心动的模样,唇角轻勾,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搂过她的肩膀,当着欧宫越的面,故意用一种看似很小,实则对方完全可以听清楚的音量“窃窃私语”。

    “笑笑,别傻笑,这还在外面呢,有什么……我们回家的时候再详谈。”

    最后两个字,说得真不是一般的意味深长!

    宋轻笑被他这一句话惊得终于回过神儿来,理解清楚之后,脸上的红晕越发浓郁,丝毫没有消退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