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我和笑笑准备要孩子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拎着保温桶刚出电梯,就被人喊住了。

    “笑笑,你等等。”

    她回过头,看见欧宫越正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额头上似乎还微微出汗了,当即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学长,你这么累,难不成……你是跑下来的?”

    欧宫越突然就尴尬了,脸色有点窘迫,他张张嘴,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嗯,我好久没运动了,这才想着锻炼下身体。”

    宋轻笑老实巴交的点头,似乎是相信了这个蹩脚的解释,“那学长,你有什么事吗?”

    欧宫越笑道:“我也正准备回去,我们刚好顺路,你坐我的车,我们一起走吧?”

    他确实有很久没和宋轻笑单独待一块了,现在天赐良机,趁机和她多交流交流也好啊,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他这辈子注定打光棍了。

    宋轻笑为难的看着他,正要开口说话,冷不丁一道带着冷意的声音响起。

    “不劳你费心了,我自己的妻子,我自己会送。”

    听到这声音,宋轻笑惊喜的回过头,嘴上不自觉喊道:“槿宴,你来了?”

    傅槿宴还穿着上班时穿的西装,身高腿长,气质不凡,单手插兜的大步走来,整个人显得十分惹眼,吸引了许多路人频频朝他看来。

    “你这丫头,忙完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叫我来接你呀。”

    他亲昵的摸摸宋轻笑的脑袋,将人揽到自己怀里,做出一个十足的霸占的动作,这才淡淡的朝欧宫越看去,“好久不见,欧少。”

    欧宫越在看到傅槿宴那一瞬间,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又要泡汤了,傅槿宴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东西与人都看得十分紧,警惕心很重。

    这天杀的老天。

    他压下那些咆哮,也淡淡的看向傅槿宴,“好久不见,槿宴,最近还好吗?”

    “没有人来打扰,当然好得不能再好了。”傅槿宴意有所指的说道。

    宋轻笑自从傅槿宴到了之后,就再也没开口说话了,也乖乖的任自己被他搂在怀里,虽然这个姿势有点别扭。

    男人间的事,还是交给男人去解决吧,她只需要当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就好了。

    “呵呵,我见小学妹独自一人回去,害怕她一个人不方便,就想顺路送一程,这下你来了也好。”欧宫越摸摸鼻子,浅浅的解释了一番,突然话锋一转,“你们还没吃饭吧?算算时间,我们也有好久没聚了,不如这样,我请你们吃个饭怎么样?咱们坐下来聊。”

    想跟宋轻笑亲密接触的机会泡汤,欧宫越只好退而求其次,能跟宋轻笑多待一会也好,哪怕有傅槿宴这个电灯泡,他也可以当做不在意。

    傅槿宴想了一会了,最后点点头答应了。

    有些人,就是要把自己送上门来吃狗粮,他又哪有不成全的道理。

    这样岂不是辜负了别人的一片美意?

    呵,这种事,他做得最得心应手了,毕竟,也不是地第一次了。

    三人很快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比较出名的西式餐厅,傅氏夫妇坐一边,欧宫越坐在他们对面,

    各自点好吃的之后,欧宫越才没话找话似的说道:“说起来,我们也有大半年时间没聚了吧?要不要来点酒喝喝?”

    傅槿宴摇摇头,“我最近戒酒了。”

    欧宫越挑挑眉,疑惑的看着他,“我记得你酒量还不错的呀,怎么突然想起要戒酒的?”

    毕竟,像他们这种在商业上身居高位的人,看似潇洒随意,其实很多事,有时候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

    一山高,另一山更高。

    上头永远压着一些人,或者说某些单位,所以bss也是需要应酬的,只是对象和级别不一样罢了。

    傅槿宴突然绽开一个狐狸似的笑容,揽过宋轻笑的肩,“我和笑笑准备要孩子了,所以最近不能喝酒。”

    “咳咳……咳……”

    正在喝着柠檬水的宋轻笑悲剧了,这句话简直像个惊天大雷,劈头盖脸的砸下来,将她砸了个七晕八素。

    卧槽,这厮怎么就突然说起要孩子了?

    前几天不是才说过顺其自然的吗?

    她有同意他这样做吗?信不信她去告他!

    “笑笑,你怎么了?”傅槿宴宠溺又无奈的帮她轻抚着背,抽了一张纸巾帮她轻轻擦拭着嘴角的水渍,“喝个水也能把自己呛到,你还真像个小孩子一样。”

    这话里的柔情,简直都快要溢出来了,只要人没瞎,不然谁都听得出来。

    欧宫越当然也一丝不漏的将这突然转折的剧情尽收眼底,心里涌上了一股浓浓的挫败感。

    卧槽他才只说了一句话啊一句话,剧情就特么的发展成这样了,还要不要人活了!

    导演,你非要逼得他打一辈子光棍才甘心是吧?

    他看着面前这恩恩爱爱的场面,勉强一笑,端起桌上的水杯,朝傅槿宴举了一下,“那我就以水代酒,在这里提前祝你得偿所愿了。”

    才怪!

    他巴不得这两人怀不上孩子,做试管婴儿也没用,人工受精也没用,输卵管内移植也没用……

    欧宫越在心里暗戳戳的想了一大堆,心里堵得像吃了十斤土一样。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吃狗粮了,这简直就是吃狗屎的节奏啊摔!

    特么的他一定是脑抽了,才会想着来找虐,明知道傅槿宴这个人,黑死人不偿命,他还偏偏想来试一试。

    好受伤!

    宋轻笑看着这两人一个来回,就将这事搞成定局了,顿时不干了,大眼睛一瞪。

    喂喂喂,你们有问过我这个当事人的想法吗?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的行为很像拐卖失足妇女成功后开的欢庆会?

    她正想开口说话,谁知道傅槿宴像是知道她要做什么似的,转过头,朝她邪魅一笑,“笑笑,给你尝个好吃的。”

    宋轻笑被他魅惑的笑容闪瞎了钛合金狗眼,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只是傻不拉几的随着他的话问道:“什么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