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作伪证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华少翔有点心疼,有点惋惜,也有点庆幸,心疼的是她这几天承受了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惋惜的是邱嘉茗为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早在她当初要求自己接近宋轻笑时,他就隐隐有种感觉,这事还没完,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而他庆幸的是,这件事并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至少钱应该一分不少的归还了,而宋轻笑也安然无恙的待在家里。

    “嘉茗,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知道,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做任何事我都无法阻止的。我很高兴,你能在第一时间想到我,并毫无保留的将这件事告诉我。”华少翔揽着邱嘉茗在沙发上坐下,拍拍她的背,安慰道。

    “现在我既然知道了,就不能放着你不管。”

    邱嘉茗一下子抬起头,惊喜的看着他,“少翔,是真的吗?你真的打算帮我吗?”

    “嗯,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当做自己没看到,置身事外,这不仅是因为对你的爱,也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担当。”华少翔毫不迟疑的点点头,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

    邱嘉茗心里突然浮上些许感动,这么多年来,追求她的人如过江之鲫,然而那些男人都不过是为一些表面的东西所惑,他们往往在看不到未来时,便干脆利落的放弃,转而追求别人去了。

    他们的爱只是基于生物层面的,一种肤浅的好感罢了,或者说是种自私、交换。

    但只有华少翔一个人,明明自身条件这么好,明明喜欢他的人都可以排成一条街了,他却偏偏喜欢了自己这么多年,没有传出什么绯闻,总是默默的站在她身后支持她。

    好到,她都快觉得这人成自己身边的空气了,不存在,却又不可或缺。

    她从那些莫名的思绪中收回意识,想了想,然后提出了一个可行的办法。

    邱嘉茗就是这样,明明都走投无路了,却仍旧能够理性的思考、分析,有一颗强大的头脑。

    却有一颗脆弱偏执的心。

    “这样吧,最明显的证据就是那天,我约宋轻笑喝过咖啡后,监控显示她上了我的车,其实是我将她骗到家里来,打晕了她,然后载到郊外一个废弃的旧仓库里了,但这一段并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需要在这段时间内证明,我自己不是一个人。”

    她眯起眼睛,继续说道:“我当时是这样告诉傅槿宴的,宋轻笑半路从我车上下去了,我并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没过多久,我就去了公司,所以中间我一个人的这段时间,就需要你来帮我作证,我们两个是在一块的。这样,时间上才衔接得刚好。没有我单独一个人的证据,就无法证明是我绑架了她。”

    她又将后来自己是怎样分饰两个角色的事,详细的给华少翔说了,连一丝一毫的细节都没错过。

    华少翔听罢,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嘉茗,我突然觉得,你简直比我聪明太多了。”

    这一连串匪夷所思的情节,很难相信,是由前面这个女人一手编造出来的,并且,还很顺利的实现了。

    邱嘉茗撇撇嘴,“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不不不。”华少翔连忙摆手,开玩笑,在这种拿下心爱女人的好时刻,他怎么可能讽刺打击呢,全力支持,温柔以对才是上上策。

    “我只是纯粹的感慨一下,没有任何讽刺的意思,你别误会了,嘉茗,我是真的很欣赏你的头脑。”

    顿了顿,他同意了邱嘉茗的提议,补充道:“这样吧,如果警察真的上门问起,我一定会给你作证的,就说我们在一起,嗯,就说那个时候你刚好有一点厨艺上的问题,想要问我。这样行吗?因为说别的,我害怕太过突兀,与常理不符,他们一下就拆穿了。”

    邱嘉茗细细思考了一番,终于点头,然后朝他粲然一笑,似乎这几天的压力在这一刻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谢谢你,少翔,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在这种时候,我脑子里能想到的人就只有你了,因为我知道,你会义无反顾的来帮我的。”

    华少翔淡淡一笑,英俊的脸上重新绽放出光彩,定定的看着邱嘉茗,“跟我不用这么客气,嘉茗,你能想到我,就是我莫大的荣幸了,我很开心,真的。能帮到你,哪怕只是一点点,我就心满意足了。”

    “好啦,有什么事我一起帮你担着,你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傻姑娘。”

    他宠溺的说道,像邱嘉茗这么好强的性格,很少在他面前流露出软弱的样子,在他印象中,这应该是第一次见她如此哭泣。

    简直是让他心疼不已,恨不得将全世界的好东西都捧到她面前,只为博她一笑。

    然而她的心思也很明确,她喜欢傅槿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华少翔的性格就是有一点好,特别坚韧,自己看中的东西不仅会主动追求,还会守很久很久,直到不是自己的了,才会死心。

    这几天,宋轻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因为每次她回到家里,厨房总是会传来一阵特别熟悉,又特别香的味道。

    她开始还以为是冯妈特意去学了什么绝技,不然哪能如此勾引自己的胃?

    直到有天,她终于忍不住,小狗似的轻嗅着鼻子,跑到厨房围观。

    这一看,可不得了。

    她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看着某个围着围裙的家庭煮夫,“卧槽,槿、槿宴?怎么是你在做饭?”

    傅槿宴回过头,不爽的问道:“我都做了好几顿了,敢情你还不知道?”

    宋轻笑整个人顿时斯巴达了,尼玛她是真的不知道嘛,她每次回家,桌子上菜都摆好了,甚至连米饭都盛好了,只等她来开吃。

    开始几次,她觉得味道很熟悉,而且很香,但并没有往这方面想,只是比平时吃饭多吃了一碗……好吧,是多吃了两碗!

    她还很想鼓励冯妈继续发挥下去来着,但后来又忘了。

    谁知道,这几天的东西竟然是傅槿宴做的,她可还记得,这个男人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下厨了,自从请了保姆之后,他们两人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颓废日子。

    为此,她的肉都多长了几斤呢,不过又被一场绑架折腾没了。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