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绑架宋轻笑那人就是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之前上课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总是故意迟到,诱骗老师去给她单独辅导,现在好了,居然还追到休息室去,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你是说她在纠缠老师吗?可是我记得她是有老公的啊,那一次她老公还来接她了呢。”

    “有老公又怎样,看她的样子,也不是多么老实的性格,有些别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只是可怜了我们老师,被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骚扰,想想我就心疼。”

    “可不是嘛……”

    这句话迎来了多数人的赞同。

    一群女人叽叽喳喳的聊得热火朝天,而她们话中的女主角,则是一脸菜色,欲哭无泪。

    我靠!你们过分了奥!

    我还在这儿呢,你们就算是想骂我,能不能收敛一下,小声点?

    是觉得我是个聋子听不见,还是觉得我不会发脾气啊?

    我告诉你们,我的脾气可是很暴躁的,分分钟暴走的哦!

    宋轻笑默默地在心中嘀咕了一大串,“暴躁”的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然后——转身快步离开。

    好吧,一个人vs二三十个人,这实力悬殊得有些过分了。

    她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不能将小命就这么交待在这里了!

    这一边的宋轻笑“逃命”去了,另一边,华少翔开着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向着邱嘉茗的家开去!

    刚刚的电话就是她打来的。

    电话里的邱嘉茗一直在哭,边哭边说自己害怕,很害怕,想要他去陪陪她。

    听到她哭,华少翔就已经心疼得难以呼吸了,对于她提出来的要求,自然也是满口答应,根本不会拒绝。

    怎么忍心啊!

    他加大油门,没多久便开到了邱嘉茗的住处。

    停好车,华少翔连忙跑过去敲门。

    门被打开,邱嘉茗脸色惨白,眼睛红肿的露了面。

    “少翔,你终于来了啊!”她说完,闪身将他迎了进来。

    因为刚刚哭泣过,邱嘉茗的声音还很沙哑,说话的时候,像是有沙子堵在喉咙里,很干,很疼。

    看着她一脸憔悴狼狈的模样,华少翔顿时心疼得不行,连忙抚着她的肩膀,柔声问道:“嘉茗,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面对他的询问,邱嘉茗缓缓点了点头,“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做噩梦,简直太可怕了,我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实在是受不了了。刚刚我也是被噩梦吓醒的。”

    说着,她的眼眶又红了起来,眼眸中有泪水在打转,梨花带雨的模样看起来好不可怜。

    闻言,华少翔皱起了眉,沉吟片刻才说道:“你这是心里有事,所以才会心思不宁,从而在你的梦中展现。你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方便告诉我吗?或许我可以帮你,再不济,你有个人倾泻情绪,也会舒服很多。”

    邱嘉茗咬了咬唇,表情有些挣扎,有些无措。

    要将自己做的那些不道德的事情说出来,尤其还是对一个喜欢自己很久的人坦白,简直是一个天大的挑战,需要冲破极大的心理防线。

    作为女人,邱嘉茗也是虚荣的,希望自己给他展现的形象是善良美好的品质,而非丑陋疯狂。

    然而,她自从将宋轻笑放回去之后,打听到警察还在大力追查这件事,似乎并没有收手的打算——即便她既没要钱,也没伤害宋轻笑,对方还是不肯轻易放过她。

    她那些被压抑了许久的慌乱和无措顿时全盘爆发出来了,连着几天都噩梦不断。

    “少翔,你知道之前宋轻笑被绑架的事吗?”她双眼通红的看着他。

    华少翔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兀的提起这件事,但还是点点头,“因为这事,我昨天还特意去看了下宋同学。”

    最后却被赶了出来!

    当然这句话他没有说,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说出来太丢面子了。

    邱嘉茗将眼神挪开,不敢再看他,因为她怕接下来会看见他的嫌弃、鄙视以及厌恶。

    “绑架宋轻笑那人就是我。”沉默片刻,她终于轻飘飘的吐出这句话。

    “什么?”华少翔闻言,震惊得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你说是你绑架了宋轻笑?嘉茗,你没在开玩笑吧?”

    邱嘉茗苦涩的摇摇头,“没有,是真的,我是故意绑架宋轻笑的,因为我嫉妒她。凭什么她就能轻易得到,我追求了这么久却得不到的东西?我到底有哪点比她差了?”

    说道这里,她的脸上浮现出强烈的嫉妒和愤恨之色,让她整张脸看起来都有几分扭曲,跟平时的形象差别很大。

    “这么多年来,我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他却从不曾回头看过我一眼,我为他耗尽了青春,学习各种东西,在职场上奋力向上爬,为了,不就是他吗?然而,这一切却被那个从半路杀出来的宋轻笑彻底打碎了,我的努力成了笑话,甚至我的喜欢也成了见不得光的东西。命运怎么可能如此不公!所以我不甘心,我将宋轻笑绑架,然后向傅槿宴索要三千万赎金,没想到,呵呵,那个男人竟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挣扎。”

    说着说着,她突然大笑起来,眼泪顺着脸庞往下流。

    “哈哈,我觉得自己更像个笑话了,从来没有哪一刻,我觉得自己竟然卑微若此,哪怕宋轻笑被我绑住手脚、蒙住眼睛,蝼蚁一般躺在我脚下,我也从没觉得,自己竟然这么卑微,比那时狼狈的她还不如。你说,我都干了些什么呀!不停的为自己的卑微与绝望找证据吗?”

    邱嘉茗流着泪,静静的看着华少翔,很多话,一开始并不容易说出口,但一旦说了出来,就停不下来了。

    仿佛那些话是排着队,自动往外出,不受人控制似的。

    华少翔怔怔的看着这个默默流泪的女人,收起了那些嫉妒与疯狂,她的面容重新变得平静,“你想告诉我的,就是这个吗?嘉茗?”

    邱嘉茗点点头,摸不准他的想法,于是继续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

    “后来,当然我并没有要那笔钱,那不是我的目的,我也将宋轻笑毫发无损的放了回去。然而警察仍旧在追查这件事,我很怕他们查到我的头上,那我的一切就全毁了,于是这几天我一直做噩梦,没办法睡一个安稳觉。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人不能做亏心事了,呵呵,现在外界一有动作,我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果真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