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电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站在门口,她深吸了口气,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不过一会儿,有隐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起。

    “咔”的一声,休息室的门被打开,华少翔那张帅气的脸露了出来,“请问有什么……怎么是你?”

    宋轻笑明显听出了他语气之间的不同,只觉得很是尴尬,扯了扯嘴角,轻声说道:“那个……我有打扰到你吗?”

    “没有。”

    华少翔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但还是闪开身子,将她迎了进去,“你先进来坐。”

    关上门,华少翔看着她,不明所以的问:“你怎么回来这儿?难不成……你想通了,想要重新回来上课吗?”

    “怎么可能。”宋轻笑不假思索的就否认了。

    只是话刚一说出口,她就反应过来,自己表现的有些过分了,再嫌弃也不能这么明显,这多让对方下不来台啊!

    果不其然,华少翔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但不是愤怒,而是尴尬和难堪。

    他深吸了口气,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知道宋同学今天来是干什么的,难不成,昨天的羞辱觉得不尽兴,所以今天再来加把劲儿,夫妻上阵吗?”

    听他这么一说,宋轻笑顿时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果然是傅槿宴那个小气男人的缘故。

    此时此刻,对于华少翔的冷嘲热讽,她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

    这要是换了她被讥讽,别说怼回去了,丫的她都想砍人了!

    老师果然是老师,就是这么的有素质!

    她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理所当然的,宋轻笑也忘记了,自己当时是有多么的嫌弃他。

    记性不好,可能是她身上最大的优点了。

    “你不要误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咬了咬唇,宋轻笑的表情有些尴尬,“我来,我来……我来是想跟你道歉的。”

    说着,她便对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姿态摆的很足。

    华少翔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冒出来这么一句,并且居然还对他鞠躬,一时之间也有些愣住了。

    半晌,他反应过来之后,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连忙说道:“不用不用,这么严肃正经,倒整的我不好意思了。快起来,这样多累啊。”

    不知道为什么,宋轻笑听到他说“快起来”,觉得有种自己现在是跪在他面前的感觉。

    卧槽!什么鬼!

    撇了撇嘴,宋轻笑站直身体,面对着他,脸上堆满了歉意的笑容,“老师,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其实我老公他人很好的,只是因为我受伤的缘故,所以这两天心情有些不好,说话时的语气有些冲,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听到她的话,华少翔抿了抿唇,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轻笑,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是听说了你被绑架,还受了伤,所以想着来看看你,虽然我们之前闹得有些不愉快,可是毕竟也在一起和平相处过一段时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完全没有必要对我那么的仇视。这样弄得我也浑身不得劲儿。”

    闻言,宋轻笑尴尬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其实她好想扯着华少翔的衣领,疯狂的摇晃他,质问他:丫的还知道我们之间不是很愉快,特么的就不知道我为啥不待见你吗?现在整成这副语气,搞得像是我无理取闹,欺负了你一样,还有没有天理啊!

    麻蛋,虽然我是来道歉的,但是——我也是有尊严的,我也是有底线的!

    丫的就会倒打一耙,无耻,太无耻了!

    宋轻笑心中那些浅薄的歉意,被逐渐升腾而起的怒意掩盖。

    她突然觉得,自己来道歉,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好像无形中给了他一个错觉,觉得自己已经原谅他了。

    开玩笑啊!

    老娘已婚,已婚啊!怎么会和这样的孔雀男勾搭,太影响名誉了。

    要不是,要不是因为……心疼那份小蛋糕,劳资才不来瞎折腾呢!

    “那个,我……”宋轻笑觉得在这里待着已经没有意思了,就想着要回去。

    只是她话刚说了一半,就听到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抱歉。”华少翔拿着自己的手机,对她示意了一下,“我先接一个电话。”

    宋轻笑见状,点了点头。

    “喂,怎么了吗……”华少翔接通电话,原本脸上还是和熙的微笑,陡然便慌了脸色,声音也猛然的提高,“什么?好,你等一下,我这就过去……嗯,我知道了……别担心,没事的……好的。”

    挂断电话,他对着不明真相的宋轻笑说道:“宋同学,很抱歉,我有事情现在就要离开,没有时间和你聊天了,下次有机会咱们再聊吧。”

    说完,他也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一把抓起挂着的外套,匆匆忙忙的便离开了。

    全程宋轻笑都只有一个表情——懵逼。

    “什、什么状况?”她满脑袋都是黑人问号脸,一脸的莫名其妙。

    宋轻笑撇了撇嘴,又觉得十分庆幸,“走了也好,否则再呆下去,恐怕我又要爆走了,看来老天对我还是挺好的,明白我的难处,不错不错。”

    她仰起头对着灯,笑得一脸傻气,“给你点个赞哈。”

    灯:“?莫名其妙!”

    既然主人已经不在了,她也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叹了口气,宋轻笑推门走了出去。

    只是刚走了没两步,她突然觉得身后有无数的目光,正齐刷刷的扎在她的后背,那感觉,也就比银针扎上去的时候少了一些疼痛感,但是感觉很不爽啊!

    宋轻笑猛的扭过头去,想要看一看是谁这么神经病,死盯着自己看。

    结果这一转头,差点儿把她吓得蹦了起来。

    只见身后,站着大约二三十个女人,年龄不等,样貌不同,但是都对她投以仇视的目光。

    对于她们,宋轻笑并不陌生,毕竟都在一起上过几次课,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以她的记忆还是可以记起来的。

    嗯,记忆力瞬间又变好了呢!

    “你看,这个女人居然从老师的休息室走出来,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