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蛋糕风波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他明白傅槿宴这样说,肯定是知道了,但他现在也只能咬着牙不松口了,一旦落人口实,那就麻烦了,会声明尽毁的。

    “所以,你特意给学员说的结果就是,学员宁可不去上你的课了,啧啧,你这个金牌老师的能力也可见一斑嘛。”傅槿宴露出一个毫无笑意的笑容

    “好心劝告你一句,不要为了一些得不到的,而毁掉自己的前途啊。”

    可不是嘛,他追邱嘉茗追了这么久,都没有追到手,依着邱嘉茗那性格,华少翔的前途简直渺茫,不管他愿意为邱嘉茗做多少这种违逆自己心意的事,只怕那个女人也不会回头看他一眼。

    “你不是我,没有资格说我。我今天来,是来看望宋同学的。”

    华少翔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只怕头顶都快要冒火了,傅槿宴字字句句都往他心上戳,打的都是软肋,这个男人简直是杀人不见血。

    他今天算是彻底领教了。

    “你也见到了,我夫人好得不能再好,只要某些人不要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我就谢天谢地了。”傅槿宴意有所指的说着。

    华少翔却一头雾水,难道傅槿宴特意对他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宋轻笑被绑架这件事,跟邱嘉茗有关?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

    邱嘉茗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她不是那样的人,她虽然强势,但仍旧很善良。

    然而他也不好直接问这种私事,只能憋在心里。

    “现在,我夫人也看完了,就请华师傅回吧!”傅槿宴见他往厨房里看了一眼,心里极度不爽,都这种时候了,还在打什么主意?

    于是淡淡的却不容拒绝的下了逐客令。

    华少翔见傅槿宴一副非常不欢迎他来的样子,只好遗憾的转身离开。

    生平第一次,他是被人驱逐而出的,不得不说,这于他而言,是一个严重的打击。

    宋轻笑端着静心拼好的果盘出来时,发现客厅里只有傅槿宴一个人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她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咦,华少翔呢?”

    “走了。”傅槿宴瞅了她一眼,回道。

    “走了?就这样走了?”宋轻笑有点不信,毕竟华少翔既然是专门来看她的,走之前不跟她打一声招呼,怎么都说不过去,不像他会做的事。

    傅槿宴瞬间就不高兴了,这女人说的什么话,不这样走,还能哪样走?

    “不信?要不要去把他追回来问问?他应该还没走远。”

    宋轻笑看出了他眼里的威胁,急忙摆摆手,“呵呵,我随口一说的,你不要介意。来来来,吃水果,这个新上市的桂圆特别甜,简直就是我的菜。”

    她讨好的剥开一颗桂圆,喂到傅槿宴嘴里,以平息他的怒气,讨好的笑笑,“怎么样?是不是很甜?”

    傅槿宴如实点评道:“嗯,但是没有你甜。”

    宋轻笑:“……”

    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又被撩了一把,脸一下子红成果盘里的圣女果了。

    她轻咳一声,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跟他深入浅出的聊,毕竟,聊到最后,不管怎样都是自己吃亏。

    这点她是深有体会,用深刻教训换来的经验呀。

    “这是他留下来的蛋糕吗?”宋轻笑好久没吃甜食,看见蛋糕,口中不自觉就分泌出一种不明液体,催促着她上去咬一口。

    “怎么?你很想吃?”傅槿宴慢悠悠的拆开盒子,见里面是一个做工精致的小蛋糕,上面的人物不是普通的白雪公主,而是穿着板鞋、牛仔裤和t恤的——宋轻笑!

    连扎起的马尾都栩栩如生。

    傅槿宴登时脸更黑了,他此时不得不怀疑,华少翔其实是真的想要挖他的墙角吧?

    不是受邱嘉茗指使的那种,而是发自内心的想改行做一个挖掘机师傅?

    敢肖想他的女人,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哇,这个人是我吗?做得好像呀,真好看,但是我一会怎么吃呀,我是真不忍心吃我自己。”宋轻笑眼睛一亮,像几千瓦的灯泡似的,自恋又纠结的在一旁嘀嘀咕咕。

    傅槿宴看了她一眼,悠悠的说道:“我帮你想了一个好办法,可以让你不再这么为难。”

    嗯?

    “什么好办法?难道你要将这个小人单独弄出来,永久保存吗?”宋轻笑漫天漫地的猜测。

    傅槿宴嘴角一抽,不怀好意的看了她一眼。

    还单独弄出来永久保存?

    呵,不得不说,宋轻笑,你想太多了。

    “就是,像这样……”傅槿宴拿起蛋糕,瞄准方向,算好距离,一下子往旁边的垃圾桶里扔去。

    小蛋糕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然后完美的进了垃圾桶的肚子,那姿势,一看就是三分投篮的高手。

    “这样就不纠结了,是吧?”

    哼,还敢吃别的男人做的东西,看他来个眼不见为净。

    宋轻笑目送蛋糕一秒之内消失在视线,惊愕的坐在原地,大脑里却莫名其妙的唱起了歌: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再也回不来……吃个蛋糕,这么艰难,这是什么时代……

    剧情反转太快,她有些没跟上,等终于反应过来时,顿时恶狠狠的瞪着傅槿宴,纤细的手指指着他,抖啊抖的,像得了帕金森综合征。

    “嗷……你、你还我的蛋糕!混蛋!”

    傅槿宴看着气急败坏的宋轻笑,眼神一沉,“怎么?很喜欢别的男人给你做的东西?”

    宋轻笑感受到了他此刻的危险性,耸然一惊,在蛋糕与小命之间,她只好很没骨气的选择后者。

    她收回手,撅起嘴反驳,“才不是呢!我只是想吃蛋糕而已,哼!天知道,我有多久没好好吃甜食了。”

    p,这个年头,连吃个甜食都这么曲折,这个天杀的作者!

    她愤愤不平的拿起圣女果咬了一口,又急忙吐出来。

    呸,酸的,她不喜欢!

    听到她这么说,傅槿宴眼神缓和了不少,语气也温和了很多,“这样的话,那挑个时间我带你去吃个够。”

    “真的?”宋轻笑立马灿然一笑。

    “骗你的话任你处置。”傅槿宴举起三根指头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