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归还现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驱车来到警察局,是张局长亲自出门迎接的,将他热情的引进了局长办公室,“傅总大驾光临,实在是蓬荜生辉,快请坐。”

    傅槿宴也不跟这个老朋友客气,在皮质沙发上坐了下来,打趣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酸了!牙都要酸掉了,啧啧。”

    “哈哈,这不显得我热情好客嘛。”张局长灿烂一笑,随即又神秘兮兮的看着他,“你猜,我这次叫你来是要给你什么?”

    “反正不管是什么,总归不是绑匪。”傅槿宴笃定的说道。

    张局长一下子瞪大了眼,捂着胸口,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扎心了,老傅,你这样说,显得我们太无能了啊!”

    不过,下一秒,他又瞬间变脸,恢复笑容,“虽然不是绑匪,但也是很重要的东西。说出来你可能都想不到。”

    “哦?是什么?”傅槿宴也来了兴趣,挑挑眉。

    张局长没有说话,而是拿出钥匙,插进被锁的柜子,从中取出一个结实的黑色塑料袋,放到傅槿宴面前。

    “喏,物归原主!”

    “这是?”傅槿宴盯着黑色塑料袋看了一会,觉得有几分眼熟,一会想起来了,脸色一变,“这不是当时给绑匪装现金的袋子吗?现在是怎么回事?”

    “难道,你们抓到他了?”

    张局长苦笑一声,摇摇头,“没有,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那天晚上,我们的人一直隐秘的守在巷道口,但却没有人出来拿这个袋子,甚至连一个可疑的对象都没有。然后没多久,就接到你的消息,说嫂子已经被放了回来。”

    他无奈的摊摊手,“我们就只好将这贵重物品一起带了回来,我们也是一头雾水,第一次遇到这种案子,奇葩、古怪!”

    “你说绑匪要是猜到我们也许会埋伏在周围,就不会将嫂子放回来,毕竟人质在手,才是拿到钱的重要保障。现在对方既不要钱,也不要人了,难不成是突然善心大发、大彻大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我去,这说起来谁信呀,简直是天方夜谭!还有啊,他要是突然胆怯了,那当初绑架嫂子干嘛,吃饱了撑的,想试试自己的胆量吗!”

    傅槿宴点点头,眉头紧紧皱起,“是很奇怪,我以为他们已经拿到钱走了。”

    种种奇怪的迹象显示出了某种征兆,他心底有个声音越发清晰了——邱嘉茗!

    哼,最好不要让他查到,不然……

    “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个案子我们必须得继续追查下去,你放心,槿宴,交给我们吧。还有,嫂子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张局长说道。

    傅槿宴淡淡一笑,“她今天已经清醒了,没有大碍了,胃口不错,精神也还好。”

    “那就好。”

    傅槿宴载着这三千万现金回到家里,宋轻笑看到后,两眼都变成了星星眼,口水差点没流三千尺。

    “你取这么多现金是要干嘛?是拿来刺激我这个穷人的吗!”

    傅槿宴为她阴暗的猜测感到好笑,“宋轻笑,你脑子里可以不要把我想得那么暗搓搓的好吗?这是刚才警察退给我的赎金,绑匪并没有去拿!”

    “卧槽,尼玛这绑匪是疯了吧,为了这些钱,将我折腾得几天没吃好没睡好,又冷又饿,提心吊胆的,现在钱都放那里了,他竟然不去拿。”宋轻笑叉着腰,愤愤不平的骂道:“特么的神经病呀,绑劳资好玩啊。”

    她真想将那脑残一巴掌pia墙上,扣都扣不出来。

    “他不要也好,免得被撑死,不义之财拿走了,上天都会要他吐出来的。”傅槿宴突然看向宋轻笑,“笑笑,关于这笔钱,我突然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宋轻笑懵逼的看着他,心神还留在钱上面。

    好多好多的钱呀,她这辈子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现金,简直是亮瞎了眼睛,以后跟别人吹嘘就有资本了。

    “我一向是个无神论者,可是这次,不得不相信,也许真有什么东西在背后操纵我们的人生。我特别感恩老天爷,这次能让你安然无恙的回来,我觉得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傅槿宴顿了顿,深深的看着宋轻笑的双眼,“所以我想把其中三分之一,也就是一千万,拿出去捐给福利院,作为老天保佑你平安归来的感恩表达。你觉得呢?”

    宋轻笑听到他的话,一下子愣住了,细细想了一番这话,然后猛点头,“我非常赞成你的想法,举双手双脚同意。我也觉得,其实人平安就好了,物质上真的要不了那么多,不如把它们给真正需要的人。”

    “在被绑架后,什么都看不到的那几天,我觉得,能吃饱穿暖就是非常幸福的事了,那些金钱名利地位都是浮云,我们真正需要的,并不是大量的财富,而是恰到好处的满足。”她感慨的说道。

    傅槿宴突然觉得,宋轻笑经此一事后,性格有些变化,但这种变化他也很喜欢,不管她怎么变,始终都是她。

    他欣慰的看着她,“能说出这些话,说明我家老婆长大了。”

    “切,本姑娘一直都很大好吗?哪里还需要长!”

    傅槿宴顺着她的动作往下看去,不赞同的摇摇头。

    “那好吧,下一顿我要吃东坡肘子红烧肉大闸蟹香辣虾……”宋轻笑打蛇随棍上,点了一大堆油腻腻的美食。

    傅槿宴懵逼的看着她,“刚刚是谁说的,需要的是恰到好处的满足?”

    “对呀,这些对我来说就恰到好处呀!”宋轻笑一脸的坦然、无畏加淡定,在厚脸皮的路上越奔越远了。

    本次pk,傅槿宴卒!

    傅槿宴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就让陈盛考察联系好了一家福利院,以宋轻笑的名义捐了一千万给那里的小朋友。

    周六一大早,他就将宋轻笑从被窝里拖出来。

    “唔……你干嘛不让伦家睡觉呀。”宋轻笑半闭着眼,含糊不清的说着,整个人仍旧处于一种梦游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