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清淡的大闸蟹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窝在他的怀里,又是一阵痛痛快快的哭泣,宣泄得差不多了,才算好了许多,只剩下抽抽噎噎的声音,像一只小猫。

    “不哭了?”傅槿宴轻声问道。

    宋轻笑摇了摇头,皱了皱通红的鼻子,可怜巴巴地开口,“槿宴,我饿了。”

    傅槿宴:“……”

    她哭完了就没事了?就已经想吃东西了?

    果然是他媳妇儿,就是不一般,心理素质贼好!

    傅槿宴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心里却也有了着落,他温声回道:“好,饿了就吃饭,我让冯妈赶紧准备。”

    宋轻笑点了点头,乖巧得不行。

    傅槿宴看得心里一软,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顶,转身走出房间。

    冯妈一直都有准备,听到宋轻笑醒了,顿时也十分惊喜,做饭的时候干劲十足。

    没一会儿,饭菜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此时,傅槿宴也已经抱着宋轻笑走了下来——她身体虚弱,他不想让她下地行走。

    宋轻笑被放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饭菜,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看着她的神情,傅槿宴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没有胃口吗?”

    宋轻笑连忙点了点头,说话的时候语气还很虚弱无力,“我想吃红烧肉和东坡肘子。”

    傅槿宴、冯妈:“……”

    “不行!”

    一声坚决的拒绝,让宋轻笑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眼中又涌上了泪水,委屈巴巴的,看得人心生不忍。

    傅槿宴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柔声跟她解释,“笑笑啊,你现在身体太虚弱,还不能吃那么油腻的东西,对你的肠胃不好,只能吃些清淡的,等你养好身体,你想吃什么我都不拦着,好不好?”

    “清淡的?”

    宋轻笑皱了皱眉,很是不愿意的说道:“那好吧。”

    听到宋轻笑答应了,傅槿宴刚要松口气,就听到她又说道:“那我吃清蒸大闸蟹,这个总可以了吧?”

    多!清!淡!

    傅槿宴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心生郁闷。

    果然是吃货,脑子里除了吃,就没有别的了!

    别人遭遇这种事,估计几天都吃不下去饭,她倒好,想吃这想吃那的,完全没有影响。

    傅槿宴叹了口气,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再次跟她解释,“那个也不行,太凉了,对你的胃也不好。乖,先吃这些,我保证,等你养好身体,想吃什么都可以,好不好?”

    再次被拒绝,宋轻笑很难过,很不高兴。

    但是她也明白,傅槿宴说的都是真的,自己的身体很是虚弱,不能任性。

    宋轻笑撅了撅嘴,万分不愿意的点了点头,“那好吧。”

    一顿饭,就在宋轻笑的狼吞虎噎中结束了,虽然饭菜清淡,但她抵不过饥饿,仍旧吃得很香。

    见状,傅槿宴很欣慰,他平时虽然嫌弃她吃饭粗鲁,但此刻,看到她这鲜活的样子,却感到无比的庆幸以及幸福。

    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终于不像是在做梦了。

    饭后,夫妻两人坐在外面晒太阳,冬日的阳光暖暖的,晒在人身上就像泡温泉一般舒适。

    宋轻笑窝在傅槿宴怀里,好奇的问道:“槿宴,我是怎么回来的呀?”

    她最后的印象就是自己又被绑匪狠狠敲了一棍子,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她下意识的摸摸头上,摸到了小了一些的那个包,疼得轻嘶一口气,在心里狠狠的咒骂:p,丧尽天良的东西,动不动就打人脑袋,要是让劳资知道你是谁,看劳资不敲个十下八下的敲回来。

    “我将赎金放到绑匪指定的地点后,当时并没有看到你。是那晚在家门口,发现了晕倒的你,绑匪还算守信用,把你安全无恙的给送了回来,要不然……”说到这里,傅槿宴拳头紧紧握起,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

    要不然,追查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他翻出来。

    傅槿宴没有说绑匪是谁,关于这次的绑架事件,他也丝毫没提邱嘉茗涉案的事,毕竟只是一个猜测,她只是一个怀疑的对象,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来指证。

    “你真的给了三千万吗?”宋轻笑抬起头,仰着一张已然恢复血色的小脸看着他,神情复杂之极。

    “嗯。”傅槿宴淡淡的说了一个字,并不想趁这个机会表达自己的一番心意。

    宋轻笑觉得,这一个字的分量很重,里面蕴含着一份深沉的爱,远超自己以前所理解的。

    现在,她终于切身体悟到这份爱了。

    言语上说再多,都不如经过一件事体会来得深刻,来得让人震撼。

    她明亮的大眼睛里顿时浮上泪水,泪眼朦胧的看着这个男人英俊的侧脸,颤抖着说出声,“槿宴……”

    “傻丫头,我们是夫妻,夫妻就该患难与共。况且……”傅槿宴似是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轻轻在她额头落下一吻,抚去顺着脸颊流出来的泪水,淡淡一笑,“为你做这些,我心甘情愿。”

    宋轻笑心神大震,久久的盯着他,似乎忘了言语。

    这一刻,耳边所有的声音都远去了,天地之间,她的世界里面,仿佛只剩下了这个人,这个给她安全与爱的男人。

    得夫如此,再无所求……

    等她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傅槿宴按在长榻上,额,那个……亲吻。

    傅槿宴一把搂住她的纤腰,在她唇上轻轻的咬了一口,似乎是在惩罚她的不专心。

    一个长长的吻结束,宋轻笑已经是满脸通红,气喘吁吁了,她静静的靠在傅槿宴怀里,默默的享受着这一份难得的宁静。

    她并没有提邱嘉茗也被绑架了的事,甚至她还是因为自己才被绑匪绑架的,从始至终,她都是最无辜的那一个,是她连累她了。

    第二天,傅槿宴接到来自警察局的电话,对方客气的说道:“傅总,能不能麻烦您来局里一趟,我们有东西要交给您。”

    傅槿宴看了一眼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宋轻笑,淡淡的说:“好,我稍后就到。”

    看着傅槿宴站起来准备穿外套,宋轻笑从电视上移开自己的目光,疑惑的看着他,“你要出去吗?槿宴。”

    “嗯,去警察局有点事,你乖乖的待在家里,我一会就回来。”他安抚似的摸摸她脑袋。

    宋轻笑知道,他这趟去,可能是跟这次的绑架事件有关,也就没有多问,剩下的事交给傅槿宴去办就行了。

    她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吃吃吃,外加睡睡睡,养好身体,做一个健康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