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醒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个……这个还不确定,也要看太太的意志和身体素质,因为她现在很虚弱,所以需要好好修养,沉睡时身体的恢复能力最好。所以傅总您不用担心,少则今天晚上,多则三五天,太太一定会醒来的。”

    家庭医生宽慰道,“若是明天还没有醒来,我会来给太太挂点滴,以免她无法摄入营养,更加虚弱。”

    闻言,傅槿宴点了点头,吩咐冯妈将医生送出门,便坐在床边陪着宋轻笑,静静地等着她醒来。

    冯妈送走医生之后,回到卧室,轻声说道:“先生,您不用担心,吉人自有天相,太太很快就会醒来的,您也累了一天了,去休息一下吧,我来给太太擦洗一下,看她身上有很多污渍,躺着也会很不舒服。”

    傅槿宴随着她的话看了看,只见宋轻笑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只露出一张瘦弱的小脸,脸上有些许污渍,是之前被绑架时蹭到的,还没有来得及清理。

    抿了抿唇,他低声吩咐道:“你去放好水,我来给她洗。”

    “这……”

    冯妈有些迟疑,随即想了想,两人是夫妻,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况且看样子,傅槿宴十分忧心,恐怕也是想仔细的检查一下,看她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的伤处。

    即使医生已经诊察过了,但还是要亲自看一看才心安。

    她点点头,“好的,先生,我这就去。”

    过了一会儿,冯妈将水放好,轻声地回了一句,便离开了房间。

    傅槿宴将宋轻笑轻轻抱起,走进了浴室。

    他动作轻柔的脱下她身上的衣服,眼眸瞬间便紧眯起来,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宋轻笑不是一个太过瘦弱的女孩,可是眼前所见,原本熟悉的身体已经变得十分消瘦了。傅槿宴看在眼里,心里越发不好受,握了握拳,暗下决定,绝对不会让那个人好过!

    欺负他的人,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傅槿宴紧紧地抿着唇,将毛巾用温水浸透,轻轻地为她擦拭着身体,动作轻柔得仿佛在对待一个易碎的珍宝。

    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想着趁机占她的便宜,然而此时此刻,他心中没有丝毫旖旎的念头,只剩下了心疼和怜惜,满满的几乎都要溢出来了。

    好不容易擦好了之后,傅槿宴为她穿好睡衣,又抱回了卧室,轻轻地放在床上。

    “笑笑,你要快一点儿醒过来,我还等着你和我撒娇呢,答应我,好不好?”

    他说完,轻轻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神情隽永深情。

    此后两天,傅槿宴都没有再去公司,一直在家里守着宋轻笑,等待着她苏醒过来,公司的事情,一律由陈盛整理好了,送到家里来。

    两天之后的清晨,一声微弱的嘤咛打破了卧室中的沉寂。

    听到声音的那一刻,傅槿宴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下一秒,他俯身看过去,心情忐忑,紧张得手心都要冒汗了。

    床上,已经昏睡了两天的宋轻笑悠悠的睁开了眼睛,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点缝隙,嘴中含糊不清的喊着:“水,水,我想喝水……”

    闻言,傅槿宴连忙答道:“好,笑笑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

    他立马转身,拿过早就准备好的一直放在床头的水杯,一手轻揽着她的肩膀,一手拿着水杯送到她的唇边,慢慢的喂着她喝水。

    宋轻笑仿佛是行走在沙漠中的旅客,终于找到了水源一般,如饥似渴的喝了一整杯水之后,才算有所缓和,终于也将眼睛彻底睁开了。

    她不适的眨了眨眼,好一会儿才算适应了眼前的光亮,微微转了转头,一下就撞进了一双饱含心疼的深邃眼眸之中,心轻轻一荡,随即,一股巨大的委屈涌上心头!

    “槿宴,我终于看到你了……”

    宋轻笑瘪了瘪嘴,眼眸中迅速涌出的泪水,伴随着她哭泣的声音,源源不断的流出。

    “呜呜呜!槿宴,你知道吗,我当时特别害怕,他蒙着我的眼睛,绑着我,我什么都看不到,简直是要害怕死了!呜呜呜……”

    一开始,宋轻笑哭的声音还很微弱,慢慢的,到了后来,声音越来越大,颇有一种嚎啕大哭的架势,震耳欲聋,像是要把在那几天里积压的各种情绪,全部释放出来。

    听着她嚎啕大哭,傅槿宴心疼之余,升腾起了一丝庆幸——她哭声这么大,这么响亮,看来身体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若是宋轻笑知道他此时心里的想法,一定会瞬间炸毛。

    卧槽,劳资都已经受了这么大的罪了,你丫的居然还会觉得庆幸?

    丫的要不要这么残忍,简直没法再爱了!

    你这个薄情寡义的男人!

    然而此刻宋轻笑并不知道,她只是死命的在哭,心中的委屈都要逆流成河了。

    此刻的她急需傅槿宴的呵护,这个时候,她无比需要这个男人,她需要他!

    “槿宴,槿宴,嗝,你抱、抱抱我,嗝,抱抱我好不好……”

    因为哭泣的缘故,她说话时会有噎气的声音。

    傅槿宴闻声,连忙毫不犹豫的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搂着她,像是哄着一个小孩子一样,轻轻抚摸着她的背,口中柔声安慰道:“笑笑,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乖,别怕,我抱着你呢!”

    宋轻笑靠在他怀里,鼻间萦绕的都是熟悉的味道,高悬紧张的心逐渐落下,双手紧紧抓着他的睡衣,脸上的眼泪都蹭到上面了。

    傅槿宴原本正专心的安抚她,突然觉得胸前似乎有了些潮湿的感觉,他下意识的低下头看去,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的小动作,顿时无奈一笑。

    “你还真是……”

    话没说完,宋轻笑便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看得人心都软了。

    傅槿宴这下什么指责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叹了口气,毫不犹豫的将她环得更紧。

    蹭吧,蹭吧!

    什么洁癖小毛病都没有自家媳妇儿开心来得重要。

    只要她觉得开心,别说是眼泪了,就算是鼻涕,他也绝对不会——绝对不会允许的!

    眼泪是他的底线,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