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喂药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医生被冻得打了一个寒颤,这时的傅总好可怕,饶是他见过的世面广,也承受不住这样强大冰冷的气场。

    “需要的,安神药能更快速的帮夫人恢复元气,固本培元,我这就下去拿药。”

    医生战战兢兢的走后,傅槿宴坐在床边,怔怔的看着苍白消瘦的宋轻笑。

    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若是仔细看可以看到他手指在微微的颤抖,似乎是在压抑着心中激愤的心情。

    这几日的遭遇,让宋轻笑的双颊变得消瘦,好不容易长起来的那些肉,早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她憔悴的模样,傅槿宴的心中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

    是愤怒的火焰。

    眼前这个躺在床上虚弱无力,面色苍白的女人,是他放在心上,小心翼翼的想要用心呵护的女人,此刻却被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绑走,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在他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笑笑,你别担心,你受的委屈,你遭受的苦难,我都会一笔一笔的给你讨回来!绝对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的。相信我,这一次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儿委屈,一点儿都不行!”

    傅槿宴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像是冷面阎王,让不经意看到,都会胆战心惊,头皮发麻。

    “噔噔噔”一阵快速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家庭医生端着药和水杯回来了。

    “傅总,药拿来了,”他说着,将手中的药片和水杯递了过去,“那个白色的是宁神的,每天吃两次,每次两片,黄色的是治疗伤寒的,每天三次,每次一片,温水服下。”

    傅槿宴闻言,点了点头,先是搂着宋轻笑的肩膀,将她轻轻扶了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从医生的手中拿过一片药,抵到了她的唇边,想要喂下去。

    可是他没想到,宋轻笑即使是在昏迷的状态下,还有着强烈的身体本能,唇瓣紧紧的抿在一起,死活也不愿意打开。

    眼看着药片在傅槿宴的手中都要融化了,一旁的家庭医生看了,想了下,提出一个建议,“傅总,看样子,夫人很讨厌吃药,尤其是在她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她的抗拒会更加严重。不如这样好了,您试试……亲自喂她,或许就可以吃下去了。”

    “亲自喂?”

    傅槿宴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才叫亲自喂?”

    家庭医生没想到,他居然会问出这个问题,顿时尴尬得不行,嘟嘟囔囔半天,才口齿不清的说道:“就是,就是,您将药片含在嘴里,然后……喂给她。”

    说完后,他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一片,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猴子屁股一样,红彤彤,亮闪闪的。

    听了他这么一说,傅槿宴还有些尴尬,只是当他看到医生神态的时候,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你丫的有没有搞错?弄出这么一副娇羞的模样是要搞哪样?

    挺大一老爷们儿!居然能这么扭捏,简直是可怕!

    傅槿宴嫌弃的撇了撇嘴,垂眸看了看手中的药片,又看了看脑袋靠在肩上,还陷入昏睡中的宋轻笑,沉了沉眼眸,顿时不再犹豫,直接将药片丢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一把夺过医生手中的杯子,仰着头喝进一口水,随即低下头,堵上了那熟悉的绵软的唇瓣。

    唇瓣相触之后,傅槿宴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心疼的光。

    他感觉到的再也不是以往柔软光滑的感觉了,而是一种干涸的,参差的感觉,有点像干枯的木头表面,硬硬的,刺刺的。

    傅槿宴知道,那是因为缺少水分,唇瓣上起了一层死皮。

    想一想宋轻笑这几天可能遭受到的非人待遇,他的怒火又开始燃烧。

    邱嘉茗……你说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那你可一定要把自己的尾巴藏得好一些,否则,一旦被我抓到什么把柄,就不要怪我不念及多年的情分了!

    胆敢动我的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唇瓣相抵,傅槿宴动作轻柔的将药片送进了宋轻笑口中。

    因为是被含在嘴里,所以药片的糖衣已经开始融化,露出了里面苦涩的部分。

    不知道是不是宋轻笑尝到了那令人反感的苦涩味道,秀气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像是一条毛毛虫一样!

    她的反应,自然一分不落的进到了傅槿宴的眼中,因为心疼她受不了苦味道,他连忙将剩下的药片都拿了过去,一把塞进嘴里,然后端起杯子,也是一仰头,将水都喝进了嘴里,丢开杯子,附身低下头。

    又是一次亲密的接触。

    家庭医生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们两个之间的“互动”,轻轻的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夫妻啊,什么都不嫌弃,也是什么都不在意。

    这样的贴心呵护,看着令人十分羡慕啊!

    他总有一种……想要掏出手机,将现在的画面拍下来的冲动——柔弱的美貌女子娇弱的依偎在高大帅气的男人怀中,这样的画面,怎么看怎么觉得养眼!

    只是——

    想了想傅槿宴的脾气,医生还是打消了这个危险的念头。

    毕竟看情况,傅槿宴对宋轻笑的情况很是忧心,自己若是在这个时候,做一些不合适的举动,只怕下一秒,自己就要当一次空中飞人了!

    傅槿宴绝对会揪着他的衣领,将他顺着窗户丢出去的!

    他想想自己的小命,想想未来的社会经济发展问题,终于成功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正在专心喂药的傅槿宴并不知道医生此刻心中百转千回的想法,他的身心都放在了宋轻笑身上,没有功夫理会其他人!

    好不容易将药全部喂了进去,傅槿宴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将她放躺在床上,为她盖上被子,细心的将边边角角都掖得严严实实的,不希望钻进去一丁点儿风——那会冻坏她的!

    做好一切,他才终于有时间,将目光转向屋子里的唯一一个“闲人”。

    “药已经喂进去了,然后呢?”他冰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被查觉的紧张和渴望。

    医生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然后说道:“喂完药,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了,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着她醒来。”

    “她还需要多久才能醒来?”傅槿宴冷冷的问道。

    虽然声音冰冷,但他看向宋轻笑的眼神却满是柔情和不可忽略的担心。

    俨然一幅用情至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