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就是你要回家的意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哼,不管我有没有资格,也不是你这个人质能评判的,你还是乖乖做好你人质的角色吧,再瞎嚷嚷,别怪我用抹布把你的嘴堵上,让你吐不出半个字。”邱嘉茗眼中冒出一簇小火苗,明目张胆的威胁道。

    宋轻笑被“抹布”二字吓得立马闭嘴,毕竟,她不怕疼不怕冷,就偏偏厌恶那些脏东西,谁知道那些抹布被拿来擦过什么,那种塞到嘴里的滋味,想想就忍不住想吐了好吗!

    邱嘉茗见她终于安静了,满意的在椅子上坐下,看了看时间。

    她今晚和宋轻笑聊了这么多有的没的,还将自己撇了出去,也是为了不让宋轻笑回家后,在叙述这两天的经过时,让自己成为警察的怀疑对象。

    毕竟,很多警察擅长侦查案子,从蛛丝马迹中发现线索,不是吃素的。

    为了不让自己栽跟头,她必须堵死每一个可能的漏洞,想好每种情况下的每句措辞。

    这边,傅槿宴在挂掉电话后,立马吩咐陈盛去取现金。

    “三、三千万?傅总,我没听错吧?”

    陈盛听到这么大笔数目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没错,对方指定要这些数目。”

    傅槿宴没理会他的惊愕,在脑中细细思考着,给了绑匪钱之后的每一个情节,甚至连绑匪打算赖账,不把宋轻笑还给他这种可能的因素也考虑在其中了。

    陈盛算是比较了解内幕的人之一,惊愕过后,也只好加快速度去办理这件重大的事了,时间紧急,耽误不得,不然要是误了总裁的事,导致太太发生点什么意外,怕是一千个他都不够赔的。

    晚上七点半,傅槿宴就迫不及待的带上陈盛和几个保镖,来到指定的巷道,然后四处查看了一下,这里比较荒凉,没有人,他示意陈盛将用黑色塑料袋层层密封好的现金放到垃圾桶里,然后将这一幕拍了照片,发送到绑匪的手机上,示意自己已经照做了。

    很快,绑匪就回了一条信息过来——你们全部离开,宋轻笑自会归还,否则免谈。

    “我们撤,先回公司,这里有警方安排的人手。”傅槿宴眼神冷冷的,这种把柄被人拿捏在手上,受人摆布的滋味简直太难过了。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傅总,那夫人呢?”陈盛眼中流露出一丝着急。

    “对方说,自会归还。”傅槿宴嘴角露出一丝歃血的笑,“好一个自会归还,该做的我已经做了,钱也给了,要是做不到还人,那就等着下地狱吧,我保证,让他生不如死,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这还是陈盛第一次看到如此恐怖的傅槿宴,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邱嘉茗将手机锁屏,放回兜里,起身站了起来。

    “你要走了吗?”宋轻笑耳朵一动,敏锐的捕捉到他的动作。

    都说看不见的人听觉尤其敏锐,看来说得真没错,她现在就是这样一种状态,一阵风从窗外吹过,她似乎都能听到叶子沙沙作响。

    邱嘉茗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嘴角含笑的回答,“是呀,我要走了呢。不过,你也要走了。”

    “什么意思?”宋轻笑懵逼的问道。

    然而,回答她的,是大脑的一阵剧痛,跟几天前在邱嘉茗家里被偷袭的情况一样,绑匪用棍子狠狠敲了她一棒。

    在彻底失去意识前,宋轻笑还有余力想到:卧槽,尼玛又敲我脑袋,真当劳资的头是铁打的吗!

    “呵,没什么意思,就是你要回家的意思!”她无奈又绝望的嘲讽一声。

    看着宋轻笑瘫倒在地上,邱嘉茗将她半扶半抱的弄到车后座上,将废弃的旧仓库大概收拾了一下,恢复了之前的原貌,将那些不属于这里的东西全部带走,连跟头发丝都不放过,这才驱车离开这里,往傅槿宴家里驶去。

    在到达后,她将宋轻笑身上的绳子解开,蒙着眼睛的黑布取下,将人直接丢在门口,然后扬长而去,没有留下一丝一毫可供人查询的线索。

    傅槿宴左等右等,还没等到有用的消息,于是心烦意乱的开车回家,在家门口,车灯照射下,他突然看见一个隆起的不明物体,直到走近后才发现,那是一个到在地下的人。

    他心里一咯噔,像是有什么感应似的,立马下车,上前查看。

    等看到眼前苍白的小脸时,傅槿宴心里涌上一股狂喜,他颤抖着双手急忙将宋轻笑抱起来,紧紧拥在怀里,又害怕这样会把她弄疼似的,随即又放松了力道。

    “笑笑,笑笑你醒醒,我是槿宴。”他轻轻摇晃着她,然而怀中的人没有丝毫反应,连紧皱的眉头都没有松开过,呼吸更是均匀又清浅,像是陷入了某种深层次的昏迷。

    傅槿宴心里疼得缩成了一团,连忙把她轻轻抱起来,像抱着一片轻盈的羽毛,那般没有重量,才几天,她就瘦了这么多。

    他心里涌上强烈的自责与愧疚,是他没有照顾好她,让她深陷危险之中,却又没及时救出来。

    “抱歉,笑笑,让你受苦了,等你醒来,想怎么罚我都行。”

    走进屋,冯妈看着他的样子,惊讶的走上前来,“先生,太太这是怎么了?”

    宋轻笑被绑架这事,知道的人不算多,公司那些员工都被勒令封口了,冯妈更是一无所知,只知道这几天宋轻笑有事不回家,现在乍一见到这样狼狈的场面,难免有几分惊讶和担忧。

    “你立马去将家庭医生叫过来。”傅槿宴没有多做解释,而是皱着眉头吩咐道。

    “是的。”

    主卧的大床上,医生为宋轻笑仔细看过之后,急忙将情况告诉傅槿宴。

    “傅总,看情况推断,夫人这几天遭受了饥饿与寒冷,睡眠也严重不足,除此之外,她头上还被人用什么大力敲了两下,有一大一小两个包,导致昏迷的主要原因应该是被人敲晕的,冷饿困只是次要因素,至于有没有其他的伤口,只能请傅总一会亲自检查下了。现在她最需要的是好好休息,恢复元气,等她睡到自然醒,然后慢慢养着就好了。”

    虽然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但此刻从医生口中说出来的话,仍旧让他忍不住浑身散发出怒气与冷气。

    “需要开点什么安神的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