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关于绑匪的职业道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宋轻笑精神一振,知道大概是绑匪又来了,连忙竖起耳朵仔细听,却仍旧躺着一动不动。

    “宋轻笑,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着。”

    一个明显经过处理的声音响起,带着些淡淡的不知名的味道,跟之前的口吻相比,似乎有点不同了。

    宋轻笑慢慢“睁”开眼睛,朝着声源地看去,这个怪异的声音,一开始听各种别扭,头皮发麻,到现在才慢慢适应。

    绑匪嘛,怎么能够让人听到他的真声呢。

    “邱嘉茗呢?”由于这几天说话太少,宋轻笑的嗓子带着几分沙哑,“你把她怎么样了?”

    邱嘉茗突然起了想要逗弄她的心思,恶劣的说道:“那个女人呀,我已经将她的弄失忆卖了。”

    “你!”宋轻笑顿时“瞪”圆了眼,想站起来,却又碍于被绑得死死的,只能气得破口大骂,“你这个禽兽!”

    “我禽兽?”邱嘉茗一脸懵逼的指着自己,“宋轻笑,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禽兽这个词是这样用的吗?哈哈,原来堂堂总裁夫人,竟然是个文盲,说出去要笑死人,简直给傅槿宴丢脸。”

    宋轻笑:“……”

    好吧,丢脸丢到绑匪家了,p!

    不过,该骂的还是要继续骂。

    “你怎么可以做如此丧尽天良的事?就不怕有报应吗?邱嘉茗到底哪里招你惹你了,你竟然用这么残忍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一个区区弱女子?”

    想到那个聪明强势能干却又痴情得傻气的邱嘉茗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宋轻笑不免有些难过、悲伤,感慨人生真是无常,明明前不久她们还坐在一起喝咖啡,虽然聊天到后来不是很愉快,但她还鲜活的坐在自己面前,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然而短短几天,就落到无比凄惨的地步,让她实在有些接受不能。

    邱嘉茗看着宋轻笑这不似作假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一丝触动,也许,正是她身上的纯真善良让傅槿宴深深着迷呢?

    那是她所没有的特质,在商业上摸爬滚打,早就练就了一副刀枪不入、逢人便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面具,时间久了,也就很难摘下来了,真正的敞开自己,她试问还做不到,哪怕是对傅槿宴。

    “绑匪”突然说道:“跟你开个玩笑的,不要那么激动。我前几天就把她放回去了。”

    啊咧?

    宋轻笑一下子收不住那种心情,悲伤与惊愕齐飞,难过与草泥马共存,害得她差点都以为自己精分了。

    “真放了?”她不确定的问道,毕竟,绑匪能有什么信誉度。

    邱嘉茗点点头,随即又想起宋轻笑看不到,轻咳一声,淡淡的说道:“我骗你干嘛?多一个人就多浪费我一份粮食,你以为绑匪这个职业很轻松,这种人群很有钱吗!都是将脑袋挂在脖子上讨生活,少一个人目标范围就小一些了。”

    宋轻笑:“……”

    特么的,这个理由还真是很好很强大!她竟无言以对。

    but——“为什么你不连我一起放了呢?我一天也吃很多的。”

    “呵,你以为我傻吗?我们盯着你很久了,作为傅槿宴的太太,当然是首要绑架目标了。我们的目标就是你,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邱嘉茗只是不小心错绑的,谁叫那天你们在一起呢,我们威胁了她一番后,就给放回去了。”

    邱嘉茗嗤笑道,很好心的给宋轻笑解惑。

    宋轻笑这才恍然大悟,突然又有一丝愧疚的情绪浮上来,现在看来,是她连累邱嘉茗了。

    “你们没有伤害她吧?”她还是有些挂念邱嘉茗。

    “打人也是需要力气的,当我们傻吃饱了撑的吗?”邱嘉茗双手抱胸,站在她面前,收起了之前带有几分轻蔑的眼神,“况且,我们做绑匪的,也很有职业道德,从不打女人。”

    似乎是闲着无聊,又似乎是因为反正已经坠到了谷底,爱情无望,邱嘉茗干脆抛开这些,漫天漫地的跟宋轻笑聊起了关于绑匪的职业道德等问题。

    好像,她真的是一个绑匪似的。

    宋轻笑嘴角抽了抽,尼玛绑匪是有职业道德,但却压根没有道德好吗,他们提起这两个字都是一种玷污。

    道德表示很无辜。

    “你们什么时候可以把我放了呢?”见绑匪这会情绪似乎比较稳定的样子,宋轻笑问起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邱嘉茗挑挑眉,似乎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绪又弥漫上来,语气不自觉变得尖酸,刻薄。

    “呵,很快了,你不必着急,咱们相处的时间可不多了呢。”

    相处?

    呕……

    宋轻笑觉得,这个词以后她再也无法直视了啊尼玛。

    谁要跟你相处!你丫的一个绑匪,还真爱往自己脸上贴金。

    她突然很想看看这个绑匪的真面目,是不是长了一张自大的脸!

    邱嘉茗继续冷着一张脸嘲讽道:“毕竟,能拿三千万来赎的,根据绑匪的职业道德,不放不行呀!”

    “什么?”听到她这么说,宋轻笑蓦地失声尖叫,“三千万?”

    “你说傅槿宴拿三千万来赎我?”

    “对呀,你家那位可是答应得相当干脆呀,连眼皮都不眨的。”邱嘉茗咬牙切齿的看着宋轻笑,极度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我去,傅槿宴这丫的在想些什么,凭什么要给你这么多!你这么可恶,没有资格拿一毛钱!”气急之下,宋轻笑顿时口不择言,也不管这个绑匪会不会当场暴怒,把她暴打一顿,就这么大吼出来。

    同时,她心里的大海已经波涛汹涌了,傅槿宴竟然愿意拿这么多钱来赎她,是不是代表,她在他心里的分量非常重?

    他们似乎已经远远超越契约上的关系了呢,毕竟,契约上那才多少钱,和这笔钱比起来,简直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她还在心里默默的感动,这种被人无比珍视的滋味,除开她爷爷,她此生从未在其他人身上感受到过。

    而现在,似乎又多了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