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绑匪”出现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过了一会儿,派出去搜寻的人也陆陆续续回来报道。

    “总裁,左边路上没有看见任何可疑的人。”

    “总裁,右边路上没有看见任何可疑的人。”

    “总裁,中间路上……”

    话还没说完,傅槿宴就已经抬手制止住了他,脸色紧绷,十分难看。

    “我知道了,你们现在回去,跟着陈盛继续找,一丝一角都不要放过,听见没有?”

    “是!”

    几个人又像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只有车轮在地上摩擦时发出的声音,尖锐而刺耳。

    傅槿宴站在原地,良久之后,掏出手机,再次拨出了那个号码。

    这一次,电话响了几声,便被接起了。

    “喂,哪位啊?”声音很诡异,听不出来是男是女,明显是被处理过的声音。

    傅槿宴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声音冷得像是寒冬腊月窗外刮过的冷风一样,冰冷刺骨,“你把笑笑带到哪里去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有什么条件你就提,我绝对会满足你,只要你将她平平安安的放回来。

    “哟,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这么的大方,为了这么一个普通到极点的女人,居然敢许下如此的承诺,简直是不可思议,哈哈哈。”

    诡异的声音配上“她”诡异的笑声,简直渗得人后背汗毛直立。

    但傅槿宴却不为所动,再次冷漠的说道:“你到底把笑笑带到哪里去了?”

    “带到哪里……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们在郊外的水库吗?怎么,你还没有找到我们吗?”

    “你在说谎。”傅槿宴的声音已经满是怒气,“我到水库了,可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明显就是你在耍我。快告诉我,你们到底在哪?若是惹急了我,我绝对让你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他的语气成功的将绑匪——邱嘉茗畏惧到了。

    邱嘉茗咬了咬唇,强装淡定,快速的说道:“没错,我们确实不在水库,但是具体位置在哪,我现在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就慢慢的找吧!”

    说完,她便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傅槿宴望着“嘟嘟”作响的手机,眼眸中升腾起熊熊的怒火,几乎有着足以燎原的气势!

    “你最好祈祷不要被我找到,否则我绝对会让你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

    扫了一眼,傅槿宴转身回到车旁,开门坐进去,拧钥匙,动作一气呵成,毫不含糊。

    笑笑,再坚持一下,不要怕,我马上就来救你了!

    在与郊外水库相反方向的废旧仓库里,邱嘉茗望着被自己挂断的手机,眸光沉沉,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她对你……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为了她,你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孤掷一注,甚至连危险都不顾,就这么去了那里,难道你就不怕危险吗?你就不怕会有危险或是坏人吗?”

    波涛汹涌的嫉妒,深深的嫉妒再一次涌上心头,邱嘉茗的眼睛都因为妒忌而变得猩红了。

    “看来,你是真的爱上她了,否则你怎么会如此的不管不顾?槿宴,我真的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么倾心相待。她配吗?她值得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看不见我对你的心意呢?还是说,其实你早就看见了,但是故意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槿宴,你这样,真的是太伤人了。”

    娇嫩的唇瓣因为愤怒紧紧地抿在一起,都已经泛起了青白的颜色。

    邱嘉茗再一次愤然的将手机关机塞进口袋,步伐急促的回到了仓库中。

    仓库中,宋轻笑保持那个趴在地上的姿势已经很久了,但是因为手脚都被绑着,所以无力翻身,连换个姿势都难如登天。

    此时,她的左边肩膀因为与地面接触的时间最长,所以已经开始麻了,有一种绵绵密密的针扎的感觉,伴随着她低低的呻吟声,听起来很是可怜。

    哼!贱人就是矫情!

    邱嘉茗冷哼一声,冷冷的开口,“叫唤什么,这还不是春天,你叫春也没用!”

    带着变声器,她发出的声音很是诡异,很是难听,与她原本的声音相差甚远。

    听到生人说话的声音,宋轻笑的身体猛地一僵,那种麻麻的恐惧的感觉再次袭来。

    “你、你是谁?为什、为什么要将我们绑来这里?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听着她颤颤巍巍的声音,邱嘉茗眼中划过一抹嘲讽,轻咳一声,语带嘲讽的说道:“绑你们来,当然是因为你们惹到我了。”

    “惹到你?因为什么事情,你说清楚。”

    “哼,你要我说我就说,我不要面子的吗?”

    轻嗤一声,邱嘉茗关掉变声器,捂着嘴,捏着嗓子,装出之前虚弱的深意,“你……你到底是谁?你说你要什么,我们会尽全力的满足你,只要你放我们走……”

    “想的美!”

    邱嘉茗又打开变声器,诡异难辨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是谁,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我要是说了,岂不是暴露了我的行踪,我可没有那么傻!”

    宋轻笑被“她”的话弄得一噎,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厮打一般,时不时地伴随着一两声咒骂,“贱人,就是因为你,我才会落得如此地步,今天我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让你明白,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招惹!”

    说完绑匪的台词,邱嘉茗连忙关掉变声器,再次伪装成了虚弱的声音,“你放开我,你要做什么,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宋轻笑听得心惊胆战,慌忙问道:“邱嘉茗、邱嘉茗,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有话要和她单独谈一谈,在这里不合适,所以你们两个要暂时分开了。”

    闻言,宋轻笑大惊失色,语气又气又急,“你要做什么?你放开她!”

    “你还有胆量要求我?”邱嘉茗用变声器冷嗤一声,“有那功夫,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可是没有不和女人计较的规矩!”

    “他”恶狠狠的抛出狠话,伴随着渐行渐远挣扎的声音,周围再次陷入寂静。

    宋轻笑使劲仰着头,即使她看不见,但依旧倔强的“看”着她们离开的方向,心中慌乱得无法平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