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郊外的水库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没有抢人,我一直都是正大光明,名正言顺的,不能将别人的感受强加在我的身上,我不是圣人,我不能因为你难过、你伤心,我就要退步,那样对我也不公平,对傅槿宴也不公平。”

    如此想着,宋轻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般郁闷与纠结。

    只是……邱嘉茗那里,就只能可怜她一片芳心却找错对象了吧。

    陷入沉思的她并不知道,她可怜的那个人,此时正一脸嘲讽的看着手机。

    原本给傅槿宴发完消息之后,她便将手机关机了,为的就是以防他通过定位找到自己,那样的话,自己的计划就全都失败了。

    现在她掏出手机,刚一开机,一连串的震动感袭来,连绵不绝,几乎要将她的手震麻了。

    邱嘉茗皱了皱眉,待到手机终于停止了动作,她才甩了甩手,逐字逐句的看下去。

    越看,她的脸色越难看。

    上面的每一条信息,每一个未接来电,都是傅槿宴发过来的,密密麻麻的,翻了好几页都没有看完,内容几乎也是一致,询问“他”将人绑去了哪里,目的是什么。

    看着上面黑色的字体中蕴藏的强烈怒气,邱嘉茗嘴角轻轻勾起,眼眸中却是一片冰冷。

    她冷冷的扫了一眼趴在地上沉默的宋轻笑,无声的啐了一口。

    看样子,你还挺是担心她的啊?那我倒要看看,你是否真的会奋不顾身!

    想至此,邱嘉茗拿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悄悄地点击,无声无息的发出去一条消息。

    “宋轻笑被我带去了郊外的水库,若是你想救她,就马上过来,不然的话,我就要把她丢到河里,让她直接淹死在里面!”

    消息发送出去之后,邱嘉茗再次关掉手机,端坐在椅子上,抿着唇,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与这一边的寂静不同,另一边的傅槿宴此刻却是心急如焚。

    自从收到那条消息之后,他便慌忙的跑了出去,将一会议室的人都丢在了脑后,丝毫不在意这样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损失。

    笑笑有危险,她现在需要我!

    此刻,傅槿宴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想法,再无其他。

    他快速找到了自己的车,坐进去,一脚油门便踩了下去,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一边开着车,傅槿宴一边分心的拨打着宋轻笑的手机,可是打了很多遍,始终都是“您播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冰冷无情的电子音在耳边回荡。

    想了想,他又找出方米朵的电话,直接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便被接起,传来方米朵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声音,“总、总裁,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笑笑在不在公司?”傅槿宴的语气中是掩不住的焦急。

    “笑笑姐?”方米朵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想了想,摇了摇头,”不在,刚才我还去找她问设计稿的事情,但是她的助理说,她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一直都没有回来。怎么了吗?出了什么事了吗?”

    “没事。”傅槿宴心里一沉,沉声吩咐她,“这件事不用告诉别人。”

    他说完,便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看来公司确实是没人。

    想了想,他又将电话打到家里,接电话的是冯妈,得到的也是类似的答案——宋轻笑不在家,早上出门之后,一直都没有回来。

    傅槿宴又陆陆续续给许多人打了电话,所有宋轻笑可能去的地方,甚至就连西餐班他都有询问。

    接到电话的华少翔很是诧异,但是还是摇了摇头,“她不在这里。自从退完课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来过。”

    闻言,傅槿宴的心沉入谷底。

    所有所有可能联系到的人都没有她的行踪,此时此刻,他不得不相信,宋轻笑,真的被绑架了!

    一想到宋轻笑独自一人面临着危险与恐惧,傅槿宴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攥住一样,痛得他无法呼吸。

    天知道,她有多么胆小,怕黑怕冷怕打雷,如今她一个人面对着那些无知的危险,一定非常的害怕。

    她会不会哭?会不会受伤了?绑架她的人究竟有何目的?

    一连串的问题像是潮水一般,涌入他的脑袋,几乎要将他淹没。

    傅槿宴冷了眉眼,掏出手机,冷声吩咐,“现在立刻派人去查找笑笑的行踪,将她今天都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最后一次出现时是与谁在一起,都给我查清楚!”

    挂断电话,他倚靠在椅背上,双眼紧闭,紧紧皱起的眉头显示着他焦虑的内心。

    究竟是谁,是谁?

    笑笑,你在哪里?

    即使始终是关机状态,可傅槿宴还是不厌其烦的拨打着那个号码,寄希望于它会被再次开机。

    过了不知多久,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仿佛是触电一般,傅槿宴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拿起手机,手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郊外的水库……该死,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

    他立刻按着号码拨了出去,果不其然,还是关机状态。

    愤愤然的锤了方向盘一下,傅槿宴踩下油门,再次飞驰而去。

    “陈盛,安排几个人随我去郊外的水库,现在、马上!”

    “是!”

    没过多久,傅槿宴便已经开到了目的地。

    郊外距市中心十分遥远,可是却被他用短短的时间就赶到了,可以想象,他开车的速度有多快。

    心急如焚!

    随后没过多久,陈盛安排的人也已经赶到了,齐齐站在傅槿宴身后,等待着他的吩咐。

    “你们几个兵分三路,顺着这三条路线沿途查找,有可疑的人一个都不许放过!”

    “是!”

    几个男人齐齐应了一声,转身悄无声息的搜查起来。

    而傅槿宴冷着眼,大跨步的向前走去,手死死的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起,彰显着他焦躁的内心。

    当他站在水库的边上的时候,不知为何,心里越发的慌张,有一种莫名的直觉告诉他,宋轻笑……并不在这里。

    只是念头刚一升起,就被他狠狠地压了下去。

    “不会的,不会的,笑笑一定就在这里,不会错的,不会有错的……”

    他慌慌张张的四下寻找,几乎找遍了每一个角落,连杂草都没有放过,但是遗憾的是,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发现。

    傅槿宴茫然的站在那里,眼神难以言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