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大肆宣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是不是在心里嘲笑我呢?”邱嘉茗语气幽幽的问道。

    宋轻笑一愣,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后来想起来她也看不到,又说道:“没有,我并没有嘲笑你,只是有些乱,要好好的理一理。”

    剪不断理还乱啊!

    宋轻笑在心里流下两条宽面条泪。

    “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十分鄙夷我的行为和想法,可是我没有办法,你不知道,我已经爱了他多久了,久到我自己都快记不清了,这些年里,抗不过暗恋的感觉,我总是时不时地就去找他表白心意。开始的时候,他很是干脆的拒绝了我,那时候我想着,或许是因为我的能力还够,所以他对我不满意,才不接受我。于是我开始没日没夜的工作,在短短的时间里,一路高歌猛进,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坐到了总监的位置。”

    “任命书下来的那一天,我以为这就是我的机会了,那一天,我特意找了一身最漂亮的衣服,画了一个精致的妆,每一个见到我的人都夸赞我漂亮、优雅,这一路走来,我的信心一点一点的增加,甚至还没见到他,我就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他的爱,他已经接受了我。可是理想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

    说着说着,邱嘉茗突然发出一声苦笑。

    这声音听在宋轻笑的耳中,她只会觉得她是因为回想起过去的事情而伤心。

    但那却是邱嘉茗对自我的嘲笑。

    那种一片真心被踩在脚下的感觉,无法言喻。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处理文件,头也没有抬的问我有什么事。我还记得当时的每一个细节,我双手紧紧握成拳,将心中已经酝酿了许久的心意告诉给他,全部都告诉他。那一刻,几乎用掉了我全部的勇气,我忐忑不安的等待着他的回答,心跳从来没有像那一刻那么激动。”

    “可没想到的是,他依旧连头都没有抬,只是冷冷的跟我说,如果没有事情做,就去员工那里视察一下,不要浪费时间在不相关的事情上。”

    “不相干的事情,不相干的事情……”

    邱嘉茗说着说着,突然笑了起来,开始的时候,只是低低的笑,后来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肆意,有一种绝望的情绪交杂在其中。

    听着她疯狂的笑声,宋轻笑突然觉得有些瘆得慌,像是长长的指甲在黑板上划过,发出刺耳声音时,带来的那种难受的感觉。

    “那个,我……”

    宋轻笑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按照现在的情况,她说什么都显得不合适,都不合时宜。

    不过邱嘉茗也并不是真的想听她说什么,自己说起这些往事,也不过是碰巧气氛对了,让她有一种想宣泄的。

    “进去之前的我有多骄傲,走出来的我就有多狼狈,那种感觉就像是光着身子站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样,难堪的感觉几乎要将我淹没。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对他表达着我对他的爱意,一直都在坚持。因为他的身边一直没有别的女人出现,我就觉得,或许我还有机会,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可是你的出现,完全打破了我的猜想,那一刻我才知道,他不是冷漠,也不是无情,他只是不喜欢我,仅此而已。自从你出现之后,他对我的拒绝越来越直接明白,直到那天,你在我家吃饭,结果胃痛,他当时在医院里对着我一阵吼,觉得是我故意害得你生病。那一刻,我才明白,一个男人若是对你没有感情,那么你的所有辩解都是狡辩。”

    说着,邱嘉茗再次苦笑出声,笑声中的仓皇无助全部倾泻无疑,在医院走廊上蹲下时,那种被全世界抛弃的绝望感重新袭来。

    “可是我就是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我喜欢了他那么久,为了他,我努力地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更配得上他,可是他却视而不见,眼中只有你一个人,宋轻笑,你到底凭什么呢?”

    凭什么?

    凭什么你就能得到他的垂怜,得到他的宠爱?

    与我相比,你样样都不如我,可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我不甘心,不甘心!

    宋轻笑也被她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傅槿宴偏偏对她情有独钟,以他的身份和样貌,有多少名门贵女会对他趋之若鹜,如同狂蜂浪蝶一般。

    宋轻笑想不明白,却也不想再想。

    感情这种东西,向来都没有人可以讲明白,没有人知道根本原因是什么,或许就是一个眼神,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就在刹那间捕捉了他的心,深陷其中,从此再也爬不出来了!

    这,就是爱情本来的样子吧?

    奋不顾身,义无反顾,孤掷一注……

    邱嘉茗并没有想要得到她的回答,刚才也不过是顺势喊了出来罢了,这是一种宣泄,无可厚非。

    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声音又恢复了之前的虚弱无力,“宋轻笑,我真的很羡慕你,羡慕你能够和他朝夕相处,相依相偎。他的柔情、他的温暖,全部都给了你一个人。但同时,我也嫉妒你,因为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夺走了我梦寐以求的梦想,而你还不珍惜,将他当作烫手山芋一般,恨不得丢得远远的。宋轻笑,你真的是让我嫉妒得无法言喻。”

    闻言,宋轻笑也很无奈。

    明明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相遇,她和傅槿宴两人阴差阳错的走到了一起,莫名其妙的结了婚,从此以后生活在了一起。虽然说是因为一纸合约,因为自己的“负债”,可是现在两人的相处模式,傅槿宴对自己的态度,自己对他的情愫,无一不说明,这协议已经悄悄的变了味道。

    而现在,她听着邱嘉茗悲伤的诉说,心中不知升腾起一种什么感觉。

    总有一种自己抢了别人男人的感觉,即使傅槿宴和她根本就没有关系!

    可是看着这么一个自立自强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展露如此脆弱的一面,宋轻笑就觉得,自己特么的简直是罪大恶极!

    但是这种想法刚一冒出来,就被她自己否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