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我们聊聊天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被蒙着眼睛,看不清周围事物的宋轻笑并不知道,就在距离她不到五米的地方,邱嘉茗坐在椅子上,面带微笑的看着她仓皇无措的样子,像一个瞎子一样,在那里摇晃,心情好得简直要飞上天。

    就像一只可怜的蝼蚁,无比恐惧自己何时就会被踩死了!

    眼看着她呼喊的声音越来越大,邱嘉茗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故意发出了一些声音,眼看着她猛然闭上了嘴。

    宋轻笑原本还在呼喊,心存希望,以为不过是一场恶作剧。

    可是喊了许久,始终没有听到半分回应,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越来越慌乱,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大了起来,仿佛这样,她才能控制自己,不会因为恐惧而哭出来。

    不能哭,绝对不能哭!

    现在敌我情况还不明朗,不能自乱阵脚。

    冷静,冷静,宋轻笑,淡定一些,坚强一些!

    想当年,三鹿奶粉、三聚精胺、人工皮革、sars都没能将你杀死,这次也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冷不丁耳边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撞落在地,宋轻笑猛的愣住了,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扭着头。

    那一刻,邱嘉茗甚至以为她已经发现自己了。

    但是宋轻笑接下来的一句话,打破了她的顾虑。

    “是谁?谁在那里?说话,说话!”

    “咳咳,宋、宋轻笑,是,是我……”

    邱嘉茗捂着嘴,捏着嗓子,故意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假装自己也是受制于人的样子。

    听到声音,宋轻笑觉得十分耳熟,下一秒,猛然提高了音量,大叫道:“邱嘉茗?是你吗?”

    “是我。”邱嘉茗嘴角含笑的回道,声音却很虚弱,仿佛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这种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

    感觉到她的不适,宋轻笑一下子紧张起来,连忙急切的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听着你的声音感觉十分难受,你是不是受伤了?”

    耳边传来几声低微的轻咳声,过了片刻,邱嘉茗的声音再次响起,比之前好了许多,“没事,就是头有些疼,好像是被人从背后狠狠地打了一下一样,有些恶心,想吐。”

    听着她的叙述,与自己的状况相似,宋轻笑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答案——恐怕她们两人是被偷袭了,被哪个混蛋打晕之后,偷偷地带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咬了咬牙,宋轻笑凭着感觉,向着邱嘉茗的方向蹭了几下,可惜她身上的绳子绑得太紧了,很大程度的限制了她的自由,让她都没有挪多远的距离,就累得呼呼直喘粗气。

    邱嘉茗端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看着宋轻笑以一种屈辱的姿势挣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呵,这个女人简直愚蠢得令人发笑!

    “呼,呼,不行,我身上的绳子绑的太紧,动不了。”宋轻笑懊恼的说道,“邱小姐,你有没有被蒙住眼睛,还有你的绳子绑的怎么样,能不能挪到我这里来?”

    她想的很好,若是两个人能够碰到,那样的话,或许可以依靠对方将身上的绳子解开。

    但是这些她想的到,邱嘉茗自然也想得到。

    邱嘉茗轻咳一声,装出一副挣扎的模样,发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响动,然后很无奈的说道:“不行,我也动不了,我才发现,我的腿似乎受伤了,没有力气。眼睛上也蒙着黑布,什么都看不清。”

    闻言,宋轻笑心中刚刚燃起来的希望的小火苗再一次被浇灭,顿时委顿在地。现在该怎么办?

    看着宋轻笑像突然失去了全身的筋骨,软弱无力的趴在地上,邱嘉茗无声的冷笑。

    过了半晌,宋轻笑突然幽幽的问道:“邱小姐,你之前要给我看的有关于‘傅槿宴对不起你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当时我还没有看清就被打昏了,现在我们暂时也逃不出去,不如你告诉我,我们聊聊天,以免放松了警惕。”

    邱嘉茗没想到,她会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和建议,一时之间有些愣,反应过来之后,她只想冷笑。

    这是多么头脑简单的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想着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简直愚蠢得让人不忍直视。

    邱嘉茗轻蔑的瞥了她一眼,继续装着虚弱的声音说道:“那个其实,是我骗你的。”

    “骗我的?”

    宋轻笑有些反应不过来,傻傻的问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根本没有什么槿宴的秘密,那不过是我骗你的一个借口罢了。”邱嘉茗坦然的说了出来。

    闻言,宋轻笑顿时惊在了原地,张着嘴,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半晌之后,才听到她有些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你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呢?”

    “因为我若是不这么说的话,你一定不愿意出来见我的,所以无奈之下,我只能出此下策了。很抱歉,骗了你。”

    得到了道歉,可是宋轻笑并不觉得开心,她总觉得自己这一次好冤,莫名其妙的被骗出来,又莫名其妙的被绑架,心情简直已经dn到了极点!

    “你骗我出来……为什么一定要见我?”宋轻笑不解的问道,“难不成就是因为那顿饭的事情吗?”

    “有一部分的原因。”

    说着,邱嘉茗突然咳嗽了一下,仿佛很难受——但是其实只是因为她一直压着嗓子说话,喉咙有些不舒服,需要清一清。

    但宋轻笑并不知道,听到声音,她连忙问道:“你还好吗?是不是还是很不舒服?”

    她的关心并没有得到邱嘉茗的感动,相反,邱嘉茗只觉得她在惺惺作态罢了。

    “没事,缓一缓就好了。”

    她依旧是虚弱得仿佛随时都会断气的声音,“除了这个原因外,还有是因为,我想和你聊聊天,从你那里了解一下槿宴最近过得怎么样了。”

    宋轻笑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原因,顿时呆在原地,无言以对。

    怎么说?自己老公的爱慕者爱慕自己的老公,但是求而不得,所以想要通过自己了解自己老公的近况?

    卧槽!这一串下来,宋轻笑差点儿把自己给绕晕了。

    没有一定的逻辑思维都解释不清楚这个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