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你夫人被我绑架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打车来到约定好的咖啡厅,她刚进门,就看到邱嘉茗坐在一个卡座上等她,脸上笑盈盈的,似乎并没有什么别的表情。

    “抱歉,路上有点堵车,我来晚了。”宋轻笑对她点点头,在她对面坐下。

    “没关系,时间正好,我也是刚来不久。”邱嘉茗理解的一笑,将设计精致的菜单推到她面前,“宋小姐你看看,想喝点什么?”

    宋轻笑扫了一眼菜单,随口说道:“来一杯蓝山就行。”

    邱嘉茗唤来侍应生,点好喝的与甜点,正了正色,“抱歉,宋小姐,上次是我做的菜不好,让你吃了胃疼。”

    宋轻笑没想到她会先说起这个,顿时脸色一僵,摆摆手,“没事,是我肠胃不太好,跟你没关系,你做菜很好吃。”

    她无意在这上面多做纠缠,反正不管怎样都已经过去了,再提也没意思了。

    邱嘉茗似乎也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又跟她聊了一些别的。

    两人就一边吃着甜点,一边随意聊。

    宋轻笑其实有点憋不住了,心里猫爪似的痒,她很想知道关于傅槿宴的秘密,于是主动问道:“是这样的,邱小姐,关于你在电话里给我说的那个,呃…槿宴的秘密,方便说一下吗?”

    邱嘉茗一拍脑门,恍然大悟的说:“瞧我这记性,跟宋小姐聊天聊得太愉快了,差点就忘了。槿宴的秘密呀,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样吧,一会去一趟我家里,我给你看几样东西,到时候你都明白了,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嘛。”

    宋轻笑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她对这个女人说有防备心,其实也有,毕竟她在某种程度上算是自己的情敌。

    但说她没有防备心,也可以说没有,因为她一直以来都觉得邱嘉茗很可怜,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如此苦苦追求,似乎到死也不放手。

    这种劲头,至少她是没有的,所有还会有些佩服的味道在里面。

    宋轻笑端起咖啡啜了一口,眼珠子一转,“不过,可不可以请邱小姐稍微透露一点,是关于槿宴哪方面的秘密呀?”

    邱嘉茗越这样说,她越好奇,想提前知道一点,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邱嘉茗拈起一块抹茶蛋糕,并没有急着吃下,而是对宋轻笑咧了咧嘴角,笑容中透着一股苍凉以及绝望。

    “秘密呀,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秘密,只是一些槿宴当年对不起我把柄而已。不然,宋小姐以为,为什么我这些年会抓着他不放?”

    宋轻笑顿时如遭雷劈,脸色蓦地一白。

    傅槿宴对不起邱嘉茗的把柄?

    难道是他当年让人家怀孕了,然后又始乱终弃?

    或者是傅槿宴脚踏几只船,给邱嘉茗造成了难以挽回的伤痛?

    她的心此时就像波涛汹涌的大海,难以平静下来,脑袋嗡嗡作响,思绪极度杂乱。

    按照她的思维逻辑以及所见所闻,能猜到的就这有这么多了,她几乎压根都没想过,还有其他的可能。

    比如,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邱嘉茗见目的达到,眼中闪过一抹诡谲的光,心情很好的将蛋糕放到嘴里细细品味。

    嗯,味道真好,真甜!

    “走吧,宋小姐,咱们出发吧。”邱嘉茗伸手招来侍应生,将账结了,唤回宋轻笑乱成一团的神志,起身走出咖啡厅。

    宋轻笑坐在副驾驶上,一路目光呆滞的望向车窗外,没有心思说话,心里却一刻也无法安静下来。

    对于接下来会见到的东西,她怀着几分期待、几分担忧,更多的是恐惧,是抗拒!

    她怕……那是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然而,不管她多么希望时光慢下来,再慢下来,邱嘉茗的家仍旧到了。

    宋轻笑木楞着脸,随着她一起进了屋,忐忑不安的问道:“不知道邱小姐想给我看的是什么?”

    邱嘉茗指着茶几上那几页纸,淡淡的说:“就在那里,宋小姐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宋轻笑的心顿时咚咚跳了起来,额头有些冒汗,觉得双腿有点发软,她像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犯人一样,慢慢挪动着步子,往那边靠了过去。

    她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洒脱,她对傅槿宴竟然这么在乎。

    在乎到,他的一段过往,都能让自己变成这样子,呵。

    这段路,是她此生走过的最长的路。

    陷入混乱思绪中的宋轻笑没有发现,她背后邱嘉茗嘴角浮起一抹森冷的笑容,以及她的一些动作。

    就在她的手正要触摸到那几张纸的时候,突然觉得头上传来一阵剧痛,像是被人用什么狠狠敲打了一下似的,她承受不住这种痛,再也无力思考。

    下一秒,她两眼一翻,身体一软,昏倒在沙发旁。

    邱嘉茗丢掉事先准备好的棍子,拍了拍手掌,心情复杂的看着宋轻笑,“几句话,几张纸,就能将你骗到这种地步,宋轻笑啊宋轻笑,不知道我是该说你天真好呢,还是该说你傻?”

    她走过去将纸拿起来,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个人的名字——傅槿宴,字体清秀好看,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狠劲。

    邱嘉茗先将宋轻笑的手机强行关机,再摸出一部新手机,里面是她才办理的新卡,通过特殊渠道办理的,压根查不出卡主人的任何信息。

    她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给傅槿宴发过去一条消息——你夫人被我绑架了,现在在我手上,想要人的话,最好不要报警,乖乖等着后面的指示,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撕票。

    她按下发送键,然后干脆利落的关机。

    她的目的就是要让傅槿宴着急、慌乱,也算提前让他尝一尝,这些年她尝过的滋味吧。

    傅槿宴正在会议室给高层开会,总结本年度的工作情况,以及完成进度。

    收到短信时,他只是大概瞥了一眼,随即就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一动不动。

    陈盛在旁边小声提醒道:“傅总,销售总监已经说完了,下面该你发言了。”

    “散会!”傅槿宴似乎从梦中乍然醒来,他刷的一下站起来,快速说完这两个字,转身就出去了,似乎有天大的事在等着他去做,比这个会议重要无数倍的事。

    陈盛以及傅氏众高层顿时瞪大了眼,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看着这个行为奇怪的总裁,众人在心里咆哮。

    卧槽,总裁这是抽风了吗?中邪了吗?

    好好的会开到一半,竟然说走就走,让他们情何以堪呀。

    还有什么事,比这个更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