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傅槿宴的秘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病房门口,邱嘉茗像突然失去力气支撑了一样,一下子背靠在墙壁上,慢慢往下滑。

    其中一个过路的护士看见失魂落魄的她,好心的上前询问,“这位女士,你怎么了?”

    邱嘉茗朝她勉强一笑,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

    小护士也只好离开,在心里暗暗想到,也许她是某个病人的家属,刚得知自己的家属得了不治之症?

    将脑袋埋在膝盖上,邱嘉茗却没有流一滴泪水,绝望到极点反而是这种感觉,哪里还哭得出来。

    那些能够流出的泪水,都代表了一个个希望,让人觉得前路是明亮的。

    而她,彻底身处深渊,不见天日。

    “傅槿宴呀傅槿宴,你真是好狠的心,你当真是爱上宋轻笑了吗?即便她随时都在把你往外推,随时都想着要放弃你?你还是不可自拔的爱上她了吗?正如我爱上你一样?”

    “呵呵,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实吗?为什么你还不放弃呢,邱嘉茗?你还在等什么?你还不死心吗?你现在知道了吗,这个男人永远不会把目光投注在你身上,哪怕你的工作完成得多么出色,哪怕你长得再好看再能干,永远不会!你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可怜虫!”

    她蹲在地上,目光呆滞的自言自语,看上去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浑身都被一种孤独苍凉之气包裹着,仿佛自成一个世界。

    别人休想进来,而她,也不愿意出去!

    但是为什么,明明她什么都知道,对傅槿宴傅态度也看得一清二楚,但她仍旧……好不甘心呀!

    傅槿宴进到病房,见宋轻笑正无聊的盯着输液袋,似乎在数滴下来的液体,他走过去,好奇的问道:“你在看什么呢?”

    宋轻笑神秘兮兮的转头看向他,将葱白的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我在研究一项世界性难题。”

    傅槿宴顿时来了趣味,也凑过去,挑眉示意宋大师讲解一番,“还望不吝赐教!”

    宋轻笑得意了,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我在数呀,这么一瓶液体滴下来,一共会有多少滴水珠。按照比例算出来,然后就可以得到一个大海里究竟有多少滴水珠这个超级难题了。”

    傅槿宴:“……”

    他无语的看着宋轻笑,嘴角抽搐个不停,他现在相当确定以及肯定,他媳妇一定是吃那菜吃傻了。

    或者是胀傻了。

    “现在感觉好些没有?”他坐到床边,转移了话题,继续探讨这个超级难题的话,他估摸着自己没多久就疯了,呵呵。

    宋轻笑收回目光,似乎是感受了一下,这才说道:“没有刚才那么疼了,但偶尔还隐约有点抽抽的感觉,哎,这顿饭吃得好心塞呀。以后这类饭局,咱们不约,谢谢!”

    傅槿宴抱歉的看着她,“对不起,笑笑,我也不知道最后会成这个样子。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三个人一起吃的饭,为什么就你一个人中招了?平时肠胃功能比你还不好的我都没问题。”

    对呀,是为什么呢?

    她不会傻到真相信是邱嘉茗给她下了鹤顶红啥的毒药,她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做这么明显的事。

    宋轻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才不确定的说道:“也许、大概、可能是我吃得最多最杂吧,因为你们都没怎么动筷子,有些不能混在一起吃的菜我吃了却不知道。”

    傅槿宴觉得,他媳妇可能真相了。

    果然,吃货有风险,入行需谨慎。

    这病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四瓶液体输下去后,基本上胃已经不疼了,于是宋轻笑便嚷嚷着要回家。

    在医院过夜一点也不舒服,不能抱着自己心水的身体睡觉,睡不踏实的说。

    傅槿宴拗不过她,只好让医生开了点药,然后将人带回去休养了。

    两天后,宋轻笑又是一条好汉,开始生龙活虎的活跃在公司以及家里。

    邱嘉茗回家之后,难得的向公司请了两天假,将自己闷在家里,断绝一切与外界的联系,不出门也不说话,饿了就吃,渴了就喝,困了就睡,仿佛只剩下本能。

    说是行尸走肉也不为过。

    然而,在这种近乎诡异的平静下,有什么东西正在她心里暗暗积蓄力量,似乎等着全面爆发的那一刻。

    是的,她不甘心,极度不甘心。

    既然,这种方式不行,那么就试试别的方法吧。

    总得试个遍,她才甘心。

    于是这天,她终于将手机开机,果不其然,微信消息和未接来电一大堆,好多都是华少翔发来的消息,说联系不上她,很担心,问她怎么了。

    邱嘉茗眼神一软,给华少翔回了三个字:我没事。

    她翻出宋轻笑的电话号码,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拨出去。

    宋轻笑正在办公室和一个设计稿奋战,接到邱嘉茗的电话时很诧异,“邱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邱嘉茗也不拐弯子,直接说道:“我想约你喝个咖啡,不知道宋小姐有时间吗?”

    傅槿宴不在,她又将称呼改成了宋小姐,似乎这样能安慰自己一下。

    想到上次的吃饭事件,宋轻笑刚想委婉的拒绝,就听得邱嘉茗的声音又响起,“哦,对了,宋小姐,这次我主要想告诉你一点事,是关于槿宴的秘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听?”

    傅槿宴的秘密?

    宋轻笑一愣,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

    他还能有什么秘密?不都完全裸的袒露在自己面前了吗?

    但是,话又说回来,每个人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也许傅槿宴这种看起来气质高冷疏离的人更是藏着一段不能说的秘密呢?

    想到这里,她的好奇心完全被调动起来,她迫切的想知道傅槿宴的一切,包括他的过往。

    “邱小姐,那你给我说个时间地点,我会过去的。”

    听到宋轻笑这么说,邱嘉茗高高吊起的心总算放下去了,嘴角浮上一抹森冷的笑容,女人最了解女人,她抛出这个诱饵,还怕宋轻笑不上钩吗!

    “好的,稍后给你发信息,很期待我们的见面哦。”她挂上电话,心情愉悦的吹了吹指甲。

    只要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就好办了。

    没过多久,宋轻笑就收到邱嘉茗发来的消息,她看了看时间,收拾了一下办公室,拎起包包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