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在菜里下了鹤顶红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最后警告你一次,千万不要痴心妄想,打什么歪主意,否则,就别怪我不顾念同事的情谊了。”

    他淡淡的说道,口气中却藏着一丝狠绝。

    邱嘉茗脸色一白,顿时心如死灰。

    她丝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向说到做到,柔情时可以让人心化成一滩水,绝情时,让人恨不得一死了之。

    邱嘉茗转过头,一滴泪水滴在青菜上,她没有伸手去擦拭,只是用平淡的口吻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宋轻笑见傅槿宴去了一趟厨房,以为两人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密谋(!),没想到才一分钟他就出来了,不由得有几分好奇,眼巴巴的看着他,无声的询问。

    傅槿宴淡淡一笑,解释道:“我就是去看看她在做什么菜,听说有你爱吃的大虾。”

    “哇,真有大虾。”宋轻笑眼睛一亮,像个百瓦灯泡似的,亮瞎人眼妥妥的。

    傅槿宴发誓,他是真的看见宋轻笑眼底冒出的莹莹绿光了,看上去,真有几分狼劲。

    吃饭的时候,饭菜很丰盛,满满一大桌,不仅有好几样海鲜,还有一些新鲜蔬菜,荤素搭配很合理。

    but!这诡异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宋轻笑看着这两人都默默的吃着,不交流,心里都快憋死了好吧,她一向是个话多的人,哪里吃过这么安静的饭。

    会消化不良的。

    傅槿宴一如既往的很贤惠的给她扒着虾壳,将一个爱妻子的好丈夫形象发挥得淋漓尽致。

    宋轻笑倒是怡然自得吃着他剥的虾,但一旁的邱嘉茗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了,一张红润的脸也恹恹的,像一朵开败的花。

    这是世界上她最不愿意吃的狗粮,却吃得最多。

    她想了想,盛了一碗汤,推到傅槿宴面前,温柔小意的说:“槿宴,你尝尝这个汤,是你爱喝的。”

    宋轻笑吃饭的手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夹菜时,眼神都没瞟向他们。

    她就知道,这顿饭哪会这么安静,自己喜欢的男人好不容易跟自己一桌吃饭了,要是不整出点什么幺蛾子来,才怪了。

    哪怕她这个正儿八经的合法配偶在,也挡不住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啊。

    “谢谢,不过我现在不爱喝了。”傅槿宴看见她的动作,眉头一皱,淡淡的说着绝情的话。

    宋轻笑似乎听到一声脆响,不要误会,那不是碗碎了的声音,那是邱嘉茗一颗心碎了的声音。

    “嘭”的一声,碎成渣渣。(炸弹爆炸了吗?)

    她蛋定的埋头吃虾,心里很是同情邱嘉茗,之前跟她接触过两次,觉得这个女人真可怜,而她所有的可怜,就是从爱上一个自己不该爱的人开始的。

    哎,感情呀,困住了多少女人,让她们看不见人生还有无数种可能与精彩,看不见还有其他品质优良的好男人在等着她们。

    很多时候,她经常怀疑,这种执着,到底是真爱,还是一种自私?

    化身恋爱专家的宋轻笑边叹息,边战斗。

    饭后没多久,她突然脸色一白,捂着肚子。

    傅槿宴细心的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刚才吃多了?”

    宋轻笑摇摇头,拧着眉头,一脸的不爽:你丫的才吃多了,劳资那是正常食量好不好!

    麻蛋,肚子好疼!

    该不是邱嘉茗真的在菜里下了鹤顶红吧,呜呜呜,不要啊,她还不想英年早逝啊。

    “哪里疼?”看见宋轻笑冷汗都疼出来了,傅槿宴有点慌了。

    “胃疼!”宋轻笑费力的吐出两个字,疼得差点要蹲下了。

    “她怎么了?”邱嘉茗刚收拾好从书房出来,就看见这一幕。

    傅槿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立马将宋轻笑抱到车上。

    情急之下,邱嘉茗也跟了过去,她总觉傅槿宴刚刚那一眼,像一把刀子似的,剜得她很难受。

    傅槿宴开着车子,猛踩油门,一路连闯好几个红灯,终于来到医院急诊科。

    年轻的医生给宋轻笑看过之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她平时没有任何疾病,这次胃疼,可能是吃了什么东西,引起的肠胃功能紊乱,没有太大问题,给她挂点水,吃点药就可以了,以后在饮食上多注意。”

    病房里,宋轻笑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输液,眉头仍旧皱着,胃里还是不舒服,但比刚才那种绞痛好多了。

    走廊上,邱嘉茗正在急切的解释,“槿宴,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傅夫人这样,我也很难过,抱歉。”

    傅槿宴冷眼看着她,“是不是你心里有数,不用跟我解释,还有很多事,不要以为就天知地知你知,把别人当傻子似的耍。”

    邱嘉茗不可置信的摇摇头,看着他的一双眼中满是哀切和绝望,再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住底下浓浓的疲惫之色。

    “槿宴,平心而论,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也知道,要是想害你夫人的话,我早就下手了,不必等到今天,还是在我家。这么明显的举动,我自认还蠢不到那个份上去为之。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说,我没有害她之心。”

    “那就是说,笑笑这样,是她活该倒霉了?”傅槿宴看着这个女人,又想起了华少翔的事,心里更加不爽。

    是,她是没有明目张胆的害宋轻笑,但是,她让华少翔接近宋轻笑,就是存着一份伤害的心思。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这次是我学艺不精,厨艺没学到位,从而让她吃了那些菜胃痛,是我的错,我道歉,但是我并没有诅咒她的想法。”邱嘉茗觉得自己真的是天底下最无辜的人,明明好心请人来吃饭,没想到因为一起乌龙事件,就全搞砸了。

    她甚至都有点怀疑,宋轻笑是不是专门吃那些让她胃痛的菜了。

    宋轻笑要是知道她这番想法的话,绝对会跳脚,她是脑残了才会这么折腾自己!

    她十分珍惜她那条小命的,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就这样不爱惜自己。

    傅槿宴实在没耐心和她说下去了,他也不想提华少翔的事了,这人这么执迷不悟,以后类似的场合他直接拒绝就行了,说再多都没意思。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不要再弄出些什么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