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拿我当挡箭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刚挂上电话,对着一旁看脑残剧花痴得亲妈都不认识了的宋轻笑说道:“收拾一下,我们出去吃饭。”

    宋轻笑抬起头,嘴角还含着一抹诡异的笑容,那样子,颇有几分渗人。

    但傅槿宴已经习惯这种节奏了,每次宋轻笑看那些剧的时候,都不能称为一个正常人。

    所以他从一开始的不适,到现在的淡定如常,期间经历了多少挣扎、郁闷、无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刚不是才给冯妈吩咐好了做面食的吗?”

    宋轻笑其实不太喜欢吃面食,但大鱼大肉吃多了,偶尔换换清淡的也不错,所以即使心里不情愿,也没有强烈反驳。

    “有人请吃饭,怎么能不去呢。去了你就知道了,有惊喜哦。”傅槿宴挑挑眉,他觉得一味拒绝邱嘉茗的邀请也不是办法,毕竟两人说到底也算得上朋友,而且以后还要在一起共事。

    有些事情,是可以换个方式来解决的。

    于是,不明所以的宋轻笑就成了极好的人肉盾牌。

    期待惊喜的宋轻笑立马屁颠屁颠的去换了衣服,然后跟着傅槿宴走了。

    傅槿宴在心里感慨,这女人也太好骗了,吃饭加惊喜就可以将她忽悠出来。

    他突然有点发愁,如果以后别的男人也知道这个方法,拿来对付宋轻笑,不知道她会不会上当?

    宋轻笑要是知道此刻傅槿宴心里那些想法的话,绝壁会双手叉腰,一脸不屑的哼哼:小样儿,姐是谁都骗得走的吗?她可是高智商人才。

    这边,邱嘉茗在破天荒的邀请傅槿宴成功之后,立马放下电话,开心的跑回卧室,在衣柜里挑挑选选,好一会才选中一件展露身材的性感的裙子,然后又快速为自己画了一个美美的妆,打理了一下发型。

    “bgg!”看着镜中那个脸色红润饱满的自己,她满意的打了个响指,笑得眉眼弯弯的,似乎已经预见到,傅槿宴被这样美丽性感的自己所迷惑的场景。

    她其实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而且被拒绝的可能性相当大,但她还是要邀请他。

    毕竟哪怕失败了九十九次,也要再试一次,好凑个整。

    邱嘉茗在脑中对接下来发生的事yy了半天,冷不防听到门铃声响起,她一惊,一个起身就跑了过去,在门口站定,抚着胸口,做了个深呼吸,露出一个自认为相当完美的笑容,然后开门。

    “槿宴,你来……”

    最后一个字她没说出口,完美的笑容也僵在脸上,像冬天里越出水面嘚瑟的鱼,一下子就被极低的温度冻在了半空。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最先看到的人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傅槿宴,而是宋、轻、笑!

    为什么是她?

    为什么为什么!

    不止是邱嘉茗表现异常,就连宋轻笑也没想到,来开门的竟然是个美女,还是个眼熟的美女。

    她神情复杂的打量了邱嘉茗半天,纤秾合度的身材,包裹在性感裙子下的身体凹凸有致,脸上画着淡妆,头发披散下来,显得整个人慵懒又魅惑。

    原来是早有预谋啊,宋轻笑回过头,眼神阴测测的看了傅槿宴一眼:好你个混蛋,竟然不提前给她说是来邱嘉茗家里吃饭!

    早知道,她就把自己打扮得更美,哪像现在,对比之下,她彻底成了一个土不拉几的包子。

    傅槿宴朝她安抚似的一笑,似乎在说:你无论怎样,我都喜欢。

    邱嘉茗看着这两人当她不存在似的用眼神互动,心里那团小火苗像被谁泼了油,“噌”的一下就燃烧起来,很快就成了燎原之势。

    但她压下去这种熊熊燃烧的愤怒,客气的将两人请进了屋。

    同时也有一种深受欺骗、自尊被践踏的感觉,她以为傅槿宴会只身前来赴宴,没想到,他竟然带着自己的情敌上门,这简直就是裸的打脸。

    “你们请稍坐一会,我去做几个菜。对了,傅夫人,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天知道,邱嘉茗是忍着多大的怒气问出这句话的。

    被乍然问及的宋轻笑尴尬一笑,摆摆手,“我不挑的,我什么都吃。”

    开玩笑,她觉得自己要是依着心意点一堆菜,这丫的说不定会在里面放鹤顶红,毕竟,她看自己的眼神已经很不对头了啊摔。

    自己还是老实一点吧。

    邱嘉茗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就一头扎进厨房,硬着头皮做饭去了。

    宋轻笑这才有机会宣泄自己的不满,她瞪了一眼傅槿宴,恶狠狠的低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拿我当挡箭牌?”

    不得不说,宋轻笑又习惯性阴暗了。

    谁知道,这丫的竟然一本正经的点头承认,“夫人真是冰雪聪明、智慧无双。”

    宋轻笑听到这声夸奖,美得都快要飘上天了,不过刹那间,她就反应过来了,绝对不能被这厮的糖衣炮弹攻陷,她要有原则!

    “你不答应不就好了吗,非要把我拉来,你看,现在多尴尬呀。”宋轻笑翻了个白眼,嗤道,“看看人家精心打扮的样子,分明就是为两人约会特意准备的,我岂不是成了一个大灯泡!”

    傅槿宴哀怨的瞪了她一眼,“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把我推向别的女人的怀抱?”

    “啊?不是,我……”

    “你当真就忍心看着我与别人约会?”

    “不不不,你听我说……”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笑笑?”

    “嗷……我错了,让我冷静下。”

    最终,宋轻笑在傅槿宴示弱的进攻下,败下阵来,缴械投降。

    麻蛋,平时强势腹黑的男人,一旦示起弱来,丝毫不比她这个柔弱的小女子差,说的话简直就是处处戳心。

    她自己都觉得特么的她太不是个人了!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摸摸她的头,然后起身去了厨房。

    有些话,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也已经说过无数次了,但还是要再说一次,没办法,谁让邱嘉茗死趴着他不放呢。

    “你的目的是什么?”

    邱嘉茗正在切着蔬菜,冷不防被一个低沉的声音吓到,差点切到自己的手。

    她定了定神,回头看着这个虽然近在咫尺但自己仍旧朝思暮想的人,苦笑一声。

    “我没什么目的,只是想请你来吃吃饭而已。”

    吃饭?

    傅槿宴在心里冷笑一声,他又不是三岁小孩,自然不信,况且现在连三岁小孩都不信这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