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用完就扔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半晌之后,宋轻笑轻咳一声,打破了沉寂,“老师,你也不用太难过,毕竟还是有学员喜欢你的手艺的,只能说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吧。好了,事情已经说完了,我也就不耽误你了,毕竟话费挺贵的,我现在可是一个穷人。”

    “老师,再见哈。”

    宋轻笑语气欢快的挂断电话,眉眼间满满的都是嘲讽和不屑。

    搞笑嘛这个人,不过是上了几次课,老师的架子端得倒是挺正,也真是好意思。

    不过就算他再厚脸皮,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如此明白了,想必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呼……她突然感觉好轻松啊!

    宋轻笑当即就绕着沙发翩翩起舞,兴奋得不知道要怎么办好了。

    而在一旁的冯妈看到了她的行为,神情一僵。

    太太这是……中邪了?

    妈呀,年纪轻轻的,怎么会……不行,看来需要和少爷提一下,让他找个机会带太太去看看。

    真是可怜,长得这么漂亮,精神不好,真是白瞎了。

    邱嘉茗最近有些心烦。

    因为华少翔告诉她,宋轻笑退课了。

    得到这一消息的时候,邱嘉茗心情很是复杂。

    当初她会接近华少翔,也是因为想要练就一身厨艺,因为她知道,傅槿宴在食物上有些挑剔,俗话说,想要拴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拴住他的胃。自己若是练好厨艺,在他的面前展露,他一定会心生欢喜。

    尤其是当她发现宋轻笑也在学习厨艺的时候,心中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于是她拜托华少翔去“刻意”接近宋轻笑,并不需要做什么,只是要让宋轻笑迷恋他,或者是令傅槿宴产生误会就足够了。

    开始的时候,华少翔是拒绝的,因为他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喜欢的女人让自己去和她喜欢的男人的女人暧昧。

    可是当邱嘉茗在他面前委屈的祈求,满脸悲切的时候,他就不忍心了。

    他仔细想了想,只是需要制造一些误会,并不需要什么实质性的行动,倒也不是什么太麻烦的事情。

    于是华少翔答应了。

    为此,邱嘉茗高兴得差点儿喜极而泣,仿佛已经看到了傅槿宴和宋轻笑决裂的场景,而她,幸福的挽着傅槿宴的胳膊,看着宋轻笑这个手下败将躲在墙角哭。

    可是现在,两个人的计划明显失败了,这对于她来说,又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邱嘉茗愁眉苦脸好几天,万般无奈之下,决定主动出击,既然傅槿宴喜欢美食,自己若是用心烹制一桌子的美餐,然后邀请他来品尝。

    孤男寡女,气氛暧昧,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谁都不知道。

    想到某些和谐的画面,邱嘉茗的心止不住的狂跳。

    虽然她一直都将自己的心意表现得很明显,但是骨子里,她还是一个传统羞涩的女人。但是为了傅槿宴,她决定抛弃一切羞涩,将自己的全部裸的摆在他面前,相信他一定会心动的!

    她是个彻头彻尾的行动派,想到了就马上去做,立马打电话将华少翔请到了家里,希望他教自己做几道菜。

    “你要学做海鲜?”听到她的想法,华少翔有些疑惑,“我记得你以前是不喜欢吃海鲜的,说是味道不好,怎么现在又改变了呢?”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嘛,人都是会改变的,以前不喜欢的,以后也许就喜欢了呢。”

    邱嘉茗说得理直气壮,只不过是她侧面打听到,傅槿宴这几次外出吃饭,都喜欢去有特色海鲜的地方——当然,每次去的时候,身边都跟着宋轻笑,但是被她理所当然的忽略了。

    由此可见,傅槿宴是喜欢吃海鲜的,至少也是感兴趣的,所以她要在这上面下功夫。

    闻言,华少翔虽然还是有些困惑,但却没有多问,只当她是一时性起,但也尽心尽力的指导,比他在西餐课上讲解的时候,用心了不知道多少倍。

    爱情总是让人盲目。

    邱嘉茗认真学习了许久,浪费了不知道多少食材,若是被宋轻笑看到,估计咬死她的心都有了。

    浪费粮食可耻啊!

    这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简直就是车祸现场一般的残忍!

    不过对于邱嘉茗来说,那些不过是无关痛痒已经失去价值的垃圾,丢了也不可惜。

    “好了,这一次的成果非常棒。”

    看着眼前的色泽鲜美,味道诱人的美食,两个人对视一眼,齐齐露出一抹笑容。

    “少翔,谢谢你,陪着我忙了这么长时间,辛苦你了。”

    “跟我用不着这么客气。”华少翔笑着摆了摆手,“能帮到你我就已经很开心了,至少在你心里,还有需要我的时候。”

    着话说得直白,但是邱嘉茗却全然当做没有听懂的模样,对着他客气的点了点头,“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

    一番客套之后,邱嘉茗将华少翔送出了门。

    用完就扔,简直没有人性!

    回到厨房,看着流理台上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邱嘉茗心中还是十分抗拒,毕竟是一直都不喜欢的东西,这下全部放在眼前,简直可以把她逼疯!

    但是想到傅槿宴若是能够吃到这些东西,对她大加赞赏,甚至对她心生爱慕,眼前的一切也显得不是那么的令人厌恶了。

    邱嘉茗将菜肴放进保温箱中收好,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起,傅槿宴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事?”

    邱嘉茗原本已经酝酿好的情绪,在乍然听到他声音时,全部化为了紧张,手不自觉的用力攥紧。

    “那个,那个,槿宴,我做了一些海鲜,想要请你尝一尝。”

    她好不容易说完,心情忐忑不安。

    她害怕听到拒绝,就像之前的每一次,都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傅槿宴的声音再次传来,依旧清冷,“好,是现在吗?”

    “嗯?”邱嘉茗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傻傻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是现在去吗?”傅槿宴难得有耐心的再次说了一次。

    这一次,邱嘉茗听得十分清楚,嘴角不自觉的一咧,连连点头应道:“是是是,就是现在。”

    “好,稍等,我一会儿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