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过你的奈何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

    一脸懵逼说的就是她现在的表情。

    这个解释真的是太充分,太完美,太不要脸了!

    p,还能这么算吗?丫的不要太欺负人呐!

    简直是……脑袋要炸!

    傅槿宴看着她瞠目结舌一脸崩溃的模样,简直不能再搞笑。

    他越来越感觉,逗弄宋轻笑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其中的乐趣无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傅槿宴轻笑一声,柔声询问道:“怎么样,吃饱了吗?”

    宋轻笑一脸郁闷的点了点头。

    吃“饱”了,纯粹被他气饱的!

    她心思单纯,有什么想法一般都会展现在脸上,所以傅槿宴一眼就看出来她在想什么,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感觉像是养了一个女儿一样,这感觉还真的是……挺不错的。

    于是,结完账之后,傅槿宴领着他的“女儿”回家,讨论一些有关于“社会和谐发展”的问题,内容很是羞涩,不适合公之于众!

    因为得到了傅槿宴的同意,所以在接到华少翔电话的时候,宋轻笑的底气十分的足。

    “老师,我已经决定退课了。”

    华少翔正在电话那边口若悬河的跟她讲解着不来上课的弊端,冷不丁的听到她这句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一口口水呛到了气管,捂着嘴咳了半天。

    “咳咳咳……”

    即使他把电话拿远了一些,宋轻笑依旧可以听到他压抑的咳嗽的声音,轻哼一声。

    丫的,没想到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让你再没事就像个春天来了的汪星人一样,没皮没脸的靠过来。

    告诉你,老娘也是有脾气的,小脾气爆着呢!

    以后啊,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奈何桥,咱们就老死不相往来好吧?

    “怎么,怎么突然就要退课了呢?”剧烈的咳嗽之后,华少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别扭,“是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

    听到这儿,宋轻笑突然想冷笑一声,揪着他的衣领用力摇晃。

    丫的有什么问题你自己心里没有点3数吗?

    能不能不要这么的不以为然啊摔!

    “没什么事情。”她硬邦邦的回了他一句,满满的都是不耐烦。

    华少翔自然也听出来了,英俊的脸上浮现了不满的神情,语气也变得不是那么的温和优雅了,“宋轻笑,我从来没想过,半途而废这种事情会在我的学生身上发生,这对于一个老师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说着,他的语气又是一变,显得颇有些苦口婆心的意思,“所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可以跟老师说说,不要轻易放弃好吗?你的灵性很好,全部学员里,你是学得最好的,就这么放弃了,你不觉得可惜吗?”

    学得最好的……

    宋轻笑不得不承认,她被这句话惊到了。

    此时此刻她才发现,当一个人练就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的时候,完全可以做到睁眼说瞎话还不脸红的——当然,隔着电话,脸没脸红她也看不到。

    但是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宋轻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手艺如何,在做饭方面有些悟性,但是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好,况且上的这几次课,就没有一次是能够认认真真将课听完的,如此一来,他的那句“学的最好的”简直就是扯淡啊扯淡!

    撇了撇嘴,宋轻笑握着电话,态度还是依旧坚决,“老师,我是什么水平我自己心里有数,你没必要为了挽留我而说假话,况且虽然我退课了,但是学费交完了是不退的,所以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只不过是你的那些小心思没有了用武之地而已。

    “我也不是为了学费,”华少翔的声音中带着少许的怒气,仿佛她的话侮辱了他一般,“你是我的学生,我对你就有责任,所以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堕落,今天你若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我是绝对不允许你退课的!”

    他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惩恶扬善。

    但宋轻笑现在只想说——p!

    丫的什么鬼?堕落?怎么不去上你的课就是堕落了?你是上帝还是咋地?

    还不允许我退课,大哥,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是有人身自由的,我不去你还能上我家来把我绑走吗?

    若是可以,那我敬你是条汉子!

    宋轻笑轻嗤一声,沉声说道:“老师,我有两点要说明,第一,虽然我在你那里上课,但是我交了钱,不是白去的,银货两讫,你没资格强迫我,你也没那个本事;第二,你说要我给你一个理由,反复纠缠,本来我不说,是想给你留些面子,但是你执意如此,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不去上课,实在是因为你的手艺不怎么好,我觉得在你那里学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这个理由够吗?充分吗?”

    华少翔罕见的沉默了。

    可能他也没有想到,宋轻笑居然会说得这么直白。

    他甚至还想过,或许是因为自己的“亲近”,让她有些不适应,闹起了小脾气,自己摆正姿态,说的严肃一些,她也就不再胡闹了,可是没想到……

    “啪啪”打脸声实在是响亮。

    “老师,还有事吗?没有事我就挂了哦。”宋轻笑的声音听着很是欢快,传进他的耳中却十分刺耳。

    华少翔深吸了口气,扯了扯嘴角,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的僵硬,“宋,宋轻笑,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在课上讲的东西你都有认真练习吗?怎么会没有学到有用的东西呢?我也不是第一次授课,你这个理由……”

    “我当然是有练习过,所以才有底气说出来。”

    宋轻笑毫不留情的打断他,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嘲讽,“说实话,老师,你做出来的东西,赏心悦目,味道也很好,可还是有些瑕疵,我这个人有些强迫症,忍受不了。就像上次的那个菜茎的部分,你说切到三分之一,可是那样子,根本无法入味,只是好看,不好吃,有什么意义呢?毕竟我们做东西是要吃的,不是单纯只用来看的。”

    一番有理有据的话,说得华少翔哑口无言。

    一时之间,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