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邱嘉茗的追求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被她的说法弄得相当无语,这简直就是对牛弹琴,两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是真的建议你不去,并没有讽刺。”他好言好语的哄着这个有点小暴脾气的女人,“毕竟,你有没有觉得,你去了之后,你的授课老师有些反常?”

    纳尼?宋轻笑一下子就炸毛了。

    如果她没理解错的话,这男人是在暗示她对华少翔做了什么吗?

    简直太气人了,怀疑人也要有证据好吗?

    就这样空口白话就冤枉她,还讲不讲道理了。

    “哼,当初这个西餐课还不是你主动给我找的么,现在竟然这样说,这话你怎么说得出口?”宋轻笑冷哼一声,她不高兴,相当不高兴。

    这种被人冤枉误解的滋味太难受了,让她恨不得扑上去在他脸上挠几个爪印。

    特喵的!

    傅槿宴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跟这个笨蛋一般见识,

    “咳咳。”傅槿宴发挥出一个男人应当有的宽容,决定告诉她实情,免得这个小脑袋瓜总是瞎猜,“你臆测的那些想法,我统统没有,我的意思是,你的授课老师有点问题。当然,这个问题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有问题?

    宋轻笑怀疑自己听错了,下意识掏掏耳朵,一脸茫然的看向傅槿宴,“什么问题?我怎么没发现?”

    傅槿宴嗤笑一声,表情似嘲讽似无奈,“就你那智商,能发现才怪了!”

    “喂,说话就说话,你不要进行人生攻击哦,我告诉你,我的智商可是相当高的。”宋轻笑顿时不满意了,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某人似乎忘了,刚才她自己都没有好好说话。

    “我上次发现华少翔缠着你不放后,特意去调查了一下他的身份背景。”傅槿宴想到上次那个场面,就觉得有点诡异,按照他对男人的理解来看,一般稍微优秀点的男人,见到一个女人不可能表现得如此急切,就像是带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一般。

    而华少翔的语气动作和眼神,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

    那眼神里,没有对宋轻笑一丝一毫的喜欢之色,也没有像徐旭那样,透露着急色,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就是——他别有用心!

    宋轻笑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等待着傅槿宴的后文,谁知道,过了好一会他都没有说话,像是陷入了某种沉思。

    “呼……”她实在憋不住了,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催道,“你怎么不继续说了,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差点就憋死了。”

    从沉思中回过神的傅槿宴,看着她的傻样,忍不住低低笑了出来,这么傻的人,放在现在这堆精明的人当中,简直就是一极品呀。

    偏偏这极品还让他给遇到了,简直不知道是哭是笑。

    他淡淡的扔出一个重磅炸弹,“后来,我查到,华少翔是邱嘉茗的追求者,追求她多年都没有放弃。”

    此话一出,宋轻笑大脑当场死机。

    一群草泥马冲破她心中的栅栏,撅着蹄子,肆意的撒着欢。

    她就差没被这晴天霹雳雷个外焦里嫩,鲜嫩多汁。

    “邱嘉茗?就是那个追求你很多年都没有放弃的邱总监?”她忍不住重复问道,不怪她如此不淡定,实在是这个消息太难以让人接受了。

    见傅槿宴无奈的点点头,她决定启动她智商超高的大脑,来捋捋这狗血的关系,“也就是说,因为邱嘉茗追求你始终没得手,最为她追求者的华少翔在一旁看不过去了,决定牺牲自己的幸福,来纠缠我,好让邱嘉茗顺利得手?”

    卧槽,这个华少翔真特么有牺牲精神,戏演得真棒,她差点就怀疑,他是因为自己惊天动地的美貌而爱上自己了(呕!),没想到原来故事背后还有故事,而且更精彩。

    简直就是草灰蛇线,伏延千里呀。

    傅槿宴哭笑不得的看着立马化身福尔摩斯的小娇妻,“现在事情究竟如何还没有定论,毕竟这也只是个人的猜测,唯一能查到的,也就是他喜欢邱嘉茗很久了,所以,在面对他时,你心里有数就好了。”

    他的意思就是,让宋轻笑擦亮双眼,别被人的表面骗了。

    毕竟,她看上去确实很像一个容易被拐卖的妇女。

    “这下我就放心了。”宋轻笑突然喃喃自语的说道。

    傅槿宴有点跟不上她跳脱的思维,下意识问道:“你放心什么了?”

    “我这才知道,我没有对不起你呀。我既没有红杏出墙,也没有不想为你学做菜,我只是真的被他扰得烦不胜烦,这才逃课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嘛。我怕再待下去,真的会血溅课堂。”宋轻笑想当老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今天上课时,我挥舞了一下刀,他立刻就不敢上前了,哈哈,我觉得那一刻自己超级威风,霸气得很。你说,这人追邱嘉茗就好好追呗,干嘛非要弄这一出来,对付我呢,我这是招谁惹谁啦!难道这就是嫁给你的副作用吗?”

    “嫁给我还有副作用?”傅槿宴微眯着眼,淡淡的话却隐藏不住心里的不高兴,他一把拉过宋轻笑,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双手抱住她的腰,“即使真的有副作用,那夫人你还愿意嫁吗?”

    宋轻笑听着他的口气,不自觉打了个抖,想挣开他的禁锢,无奈男女力量太过悬殊,她这样做完全是徒劳无功的,只好服软。

    “我那是一百个愿意、一千个愿意。有副作用也不怕,一刀下去,什么都解决了。”

    傅槿宴听着她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敢情这丫头性子里还隐藏着一点暴力因子呀,平时掩藏得太好,他竟然没发现。

    “嗯,你砍的时候注意点,别伤到了自己。”傅槿宴相当纵容的说道,活脱脱一妻奴形象。

    老婆指着驴子说这是马,他绝对点头拥护的那种。

    “时间不早了,一会中午想吃什么?”他柔声问道。

    宋轻笑眼睛一亮,掰着指头就数了起来,一点也不客气。

    “我想吃油焖大虾、红烧蹄髈、红烧排骨、糖醋里脊,还有好多好多好吃的。”

    问一个吃货吃什么,他们报菜名绝对能报一长串,还不重样,最重要的是道道菜都是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