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骚扰又来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于是,傅槿宴就看到了这么一副画面——宋轻笑眯着眼睛,脸上洋溢着神秘空灵的笑容,缓缓的“飘”了进来,画面诡异得令人难以忍受。

    “你现在越来越有本事了啊,走路可以不睁开眼睛,怎么,为老了以后得白内障做准备吗?”

    宋轻笑:“……”

    前进的脚步生生的停留在原地,差点儿把她卡了一个跟头!

    她抬眼看着傅槿宴,觉得自己浑身都在抽抽,像是要中风了一样。

    宋轻笑忍了又忍,暗暗告诫自己:算了算了,不能跟猪一般见识,否则的话,你就会变成猪!

    做好心理建设,宋轻笑哼了一声,一副看不见他的模样,拉开椅子,一屁股就坐了下去,然后——

    “这是什么?”

    她才发现,今天的餐桌和每天的不太一样,傅槿宴的面前放着三四个盘子,装着各色美食,芬香诱人。

    而她的面前,也放了三四个盘子,上面装着——各种咸菜!

    甜的,咸的,酸的,辣的,口味还挺齐全,配着中间的一碗大米粥,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

    很好,很好!

    “冯妈,这是干什么呢?”

    冯妈刚走进来,就被宋轻笑逮了个正着,她纤细的手指指着面前的食物,不解的问,“你是不是搞错了,把早餐给我端上来了?”

    “没有啊。”

    冯妈很坦然的摇了摇头,再很坦然的供出了幕后“黑手”,“是先生吩咐的。”

    一听是傅槿宴的主意,宋轻笑“唰”的将头扭了过去,瞪着圆润的眼睛看着他,“你又在抽什么风?”

    “这不是你的要求吗?”傅槿宴一脸的无所畏惧,“之前在车上,你说你要开始吃素了,我想着,身为你的丈夫,一定要全力配合你,只要是你想的,我都会尽全力的帮你去实现。”

    这么一番话,若是放在平时,她一定会感动得热泪盈眶,欣然献身。

    但是现在,在她面前只有咸菜白粥的时候,这些话就像是一支箭,“咻”的一下扎进了她的脑门!

    很懵!

    宋轻笑深吸了几口气,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那个,当时我是在和你开玩笑,你怎么能当真呢,这样以后相处起来,我会很拘谨的。”

    没有了美食的供应,不仅仅是拘谨,都要报废了好吗!

    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啊!

    现在她都已经感觉到了它们的召唤,心里……很不忍!

    傅槿宴抬眼看着她可怜巴巴的小表情,没忍住,嘴角勾起些许的弧度,对着她勾了勾手指,轻声说:“想要吃好吃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宋轻笑答应的毫不犹豫,眼巴巴的看着那几盘子菜,已经没有余力去思考他说的话了。

    见状,傅槿宴也没有多说什么,大手一挥,将菜推到了中间。

    “吃吧,看你那小馋猫的样子。”

    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美食的靠近,不亚于一个赌徒看见钱币,那满满的都是希望啊!

    宋轻笑拿着筷子埋头苦吃,动作行云流水,每一盘菜都没落下,雨露均沾!

    吃得如此幸福的她,在晚上的时候,也付出了相应惨重的代价。

    麻蛋!为什么没有提前说明,要肉偿啊!

    老娘的杨柳水蛇小蛮腰啊,马上就要断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一大早,宋轻笑躺在床上哀嚎许久,还是扶着老腰爬了起来。

    没办法啊,今天还要去上课,那个可恶的西餐课!

    虽然不想去,但是……毕竟已经交了钱的,不去就太浪费了!

    收拾收拾,打扮的光鲜亮丽能见人了,宋轻笑背着背包,垂头丧气的走出家门。

    来到教室,看着与前两次都没有差距的场景,她默默地垂下眼眸。

    还是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围着一只柔弱可欺的小绵羊,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好。

    想到那个画面,宋轻笑低下头偷偷地笑了笑,转身又回到了那个角落的位置,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练习。

    可惜天不遂人愿,她想要安静,想要一个人,可是就是有人不让她如愿。

    “你今天又是最晚来的,前面的讲解你都没听到。”

    华少翔缓步走到她面前,单手支在桌子上,身体微微向前倾斜,摆出一个自认为十分帅气的姿势,姿势暧昧。

    但是看在宋轻笑的眼里,就只剩下了三个字——又来了!

    “抱歉老师,家里有些事耽误了。”

    宋轻笑回答的十分淡定,但是她的内心,此时已经在抓狂了!

    麻蛋啊!你丫的是不是疯了?

    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儿?难道你看不到那群女人仇视的眼光吗?

    我特么的要被她们的眼神凌迟处死了好吗?

    她疯狂的吐槽,在脸上却看不见分毫,只是宋轻笑默不作声的向后挪了一步,和他拉开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华少翔见状,眼眸中有一抹光闪过,稍纵即逝。

    他微微一笑,像是一个优雅的绅士,缓缓开口,“什么事情耽误了?有什么麻烦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帮忙?

    你离我远一点儿,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宋轻笑轻哼一声,对着他展颜一笑,娇唇微张,声音柔嫩,“也不是什么大麻烦,就是因为我老公,所以今天……没有起来。”

    此话一出,周围突然都变得安静了。

    周围几个临近的女人听到了宋轻笑的话,脸上瞬间便多云转晴,一副听到了什么天大喜讯的样子。

    能不高兴吗,她们本来都以为宋轻笑在纠缠华少翔,对她都充满了敌意,看她十分的不顺眼。

    但是此刻听到她这么说,脸上又荡漾着明媚的笑容,简直就是给她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和老公感情这么好,又怎么会找别的男人呢!

    她们是高兴了,但是华少翔的脸色就变得不太好了。

    这些话虽然说得模糊不清,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尤其是眼神扫到她不自然的扶着自己腰的时候,脸色便越发的不好了,黑得像是锅底一样。

    见状,宋轻笑心里偷笑不已。

    哼!你不是要帮我吗?现在我说出来了,你准备怎么帮?

    我老公那可是钢铁直男,看不上你的!

    丫的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儿了!

    轻哼一声,宋轻笑又低下头,继续切着手上的蔬菜,全然一副认真学习,闲杂人等请勿打扰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