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你的嗓子,是堵了面粉了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如此高大上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情,居然被说是l?

    呀呀呀!

    宋轻笑的小暴脾气瞬间就被点燃,她瞪着眼睛,一副随时准备扑过去和他大战三百回合的样子。

    傅槿宴专心的开着车,余光不经意间的扫到她的表情,先是一愣,随即便是无奈。

    这女人,刚刚还有气无力的,现在这么快就满血复活了,果然像个永不停歇的小马达。

    “你这个表情,是准备……咬我吗?”

    “我?咬你?”

    宋轻笑用纤纤细指指了指秀气的小鼻子,一脸的莫名加嫌弃,“你想太多了,我最近准备吃素,戒了猪肉了,所以放心好了,我不会咬你的。”

    说完,她还对着他咧嘴一笑,那表情,别提多生动,多……欠揍了。

    傅槿宴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大度的人,谁要是招惹了他,不是故意的,就让他长长教训,下次注意;若是有意的,呵呵!等死吧!

    他的人生信条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现在,某个不怕死的人直冲冲的撞上了他的怀里,若是不采取什么措施的话,那他的面子又将置于何地呢?

    “是吗?吃素啊……”

    傅槿宴的尾音拉得很长,带着丝丝魅惑。

    可惜听在宋轻笑的耳中,那就是恶魔的嘲笑!带着浓浓的威胁感!

    她缩了缩肩膀,下意识的向着车门的方向靠了靠,双手抱着臂膀,仿佛这样就能够抵御危险——才怪!

    她的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傅槿宴的眼睛。

    他轻笑一声,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想的太理所当然了!

    回到家后,宋轻笑换上拖鞋,“噔噔噔”的便跑回了房间,“啪”的一下子将门关上了。

    能躲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愿上帝保佑我,愿佛祖保佑我!

    专心祈祷的宋轻笑也没有意识到,她求得这么的杂,万一两方打起来了怎么办!

    但是很奇怪,她在房间里忐忑不安的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有人进来,连靠近的脚步声都没有。

    宋轻笑不由得很是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好奇心驱使她悄悄地打开门,探出头去。

    屋子里面十分安静,几乎没有声响,仿佛没有人一样。

    宋轻笑皱了皱眉,蹑手蹑脚的走出来,扒着墙根一步一步的挪,时不时地四下打量,却没有看到一个人。

    终于,她以一种媲美乌龟的速度挪到了楼下客厅,还是没有。

    “太太,你这是干什么呢?”

    背后猛的响起一个声音,吓得宋轻笑“嗷”的一声直接喊了出来,一蹦三尺高!

    冯妈也没想到,居然能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蹦的那么高,此时她不由得庆幸这个房子的空间很大,不然可能都拦不住她,直接一飞冲天!

    重新降落的宋轻笑捂着胸口,安抚着“砰砰”跳得欢快的小心脏,扭头看着身后的人,欲哭无泪。

    “冯妈,你走路怎么都没声啊?差点儿吓死我。”

    “没有声音吗?”

    闻言,冯妈在地上踏了两下,发现确实是没什么声音,垂眸想了想,随即恍然大悟,“啊,我想起来了,之前我觉得那双拖鞋的声音太大,影响人,我就把鞋底给改造了一下,好几天了,我都给忘记了。”

    宋轻笑:“……”

    真特么是……人才啊!

    还能自己把鞋底给改了,这么厉害,要不要给你双击?

    忍住心中的无奈,宋轻笑又打量了周围一圈,然后垫着脚,凑到冯妈的面前悄声的问道:“冯妈,傅槿宴跑到哪里去了?”

    鬼鬼祟祟的,像是要做坏事一样

    “先生吗?”

    冯妈皱着眉头想了想,伸手指了指楼上,“先生去书房了,说是有工作要处理,等到晚饭的时候再叫他就可以了。”

    闻言,宋轻笑脸上的神情顿时就是一僵,心中有一万句p,但就是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没办法,在冯妈面前,还是要保持她的淑女风范,不骂人,不发火。

    但是一想到自己在房间里忐忑不安,精神高度紧绷的等了那么久,结果人家居然鸟都没鸟她,自己跑进书房去玩了,感觉真不是一般的……不爽啊!

    宋轻笑深呼吸了一下,安抚住自己狂躁不安的内心,轻咳一声,摆了摆手,“那没事了,我就是在屋子里呆的有些无聊,出来看看。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了。”

    冯妈点了点头,转身去准备晚餐的食材,还一边走一边悄声嘀咕:“太太这是怎么了?怎么有种很心虚的感觉呢?”

    “心虚”的宋轻笑此时却像是个重获新生的劳改犯一样,喜笑颜开,放飞自我。

    没办法,心情转换就是这么的迅速,谁让傅槿宴有事情要忙,没时间搭理她呢!

    重获新生的宋轻笑蹦蹦哒哒的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找到自己喜欢看的电视剧,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于是,本来安静的房间里,时不时地爆发出一阵惊悚的笑声,少许的吐槽伴随其中,那热闹程度,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人坐在一起聊天呢!

    等到傅槿宴终于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走出书房的时候,刚一打开门,就听到了一阵……不知该如何形容的笑声,就像是一只母鸡被掐住了脖子,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眉头紧锁,他缓步走下去,果不其然,看到某个不明人形物体瘫倒在沙发上,嘴里“咯咯咯”的笑声连绵不断。

    “你的嗓子,是堵了面粉了吗?”

    宋轻笑正看得兴起,冷不丁身后冒出一个声音,笑声硬生生的堵在了喉咙里,噎的她差点翻了白眼儿。

    仿佛慢动作回放般的扭过头来,她看着身后站着的那个男人,眨了眨眼,嘿嘿的笑了,“那个,槿宴呐,什么时候出来的呀,工作都忙完了吗,累不累呀,要不要吃些水果?”

    一连串的问题,谄媚又讨好,配着她脸上的表情,简直就是……不忍直视。

    傅槿宴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又走了。

    宋轻笑望着他孤傲冷绝的背影,头顶默默地闪过一派省略号。

    莫名其妙!

    “太太,饭菜已经做好了,可以吃饭了。”

    闻言,宋轻笑眼睛一亮,放下遥控器,穿好拖鞋,“噔噔噔”的就向着餐桌奔去!

    还没走到,就已经闻到了诱人的饭菜的香气,像是一只无形的小手,牵着她的鼻子,带着她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