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152年后,再把我叫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了一会,月亮渐渐的带了点古铜色,宋轻笑突然想起关于这次月食的介绍,疑惑的问道:“咦,不是说是蓝月亮的吗?怎么只看见红月亮?”

    傅槿宴无奈了,这货还真会断章取义。

    “服你了,蓝月亮的意思是连续两次满月都落在同一个月份,不是指的颜色。你这脑洞开得挺大,不错。”

    宋轻笑尴尬了一瞬间,又很快喃喃自语,“那个著名的洗衣液品牌蓝月亮,这一波应该能蹭不少热度吧,按照人民群众大开的脑洞,这会说不定各种段子层出不穷。”

    “依照你的脑洞,去当个段子手也妥妥的,说不定一下子就火了。”

    “你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宋轻笑傻笑了一声。

    傅槿宴突然陷入了森森的自我怀疑中,他这是在夸她吗?

    是吗是吗是吗?

    “哎哎,快看,槿宴,月亮被吃掉一半了,哇,好快。”宋轻笑突然兴奋的指着天空,像个孩子似的嚷嚷道。

    还好这里是野外,不然依着她的大嗓门,只怕邻居家的阿黄都要被吵醒。

    “嗯,你好好看。新闻上说,下一次这样的月食在52年后了。”

    “哇塞,那为了再看月食,加油再活他个一百多年。”宋轻笑惊讶得长大了嘴巴,随即右手做出一个加油打气的动作。

    这也行?

    傅槿宴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与傅槿宴的沉默不同,宋轻笑犹自不停的巴拉巴拉,狡黠的对着月亮眨眨眼,“你也要加油一起活啊,槿宴,一个人看月亮多没意思。还有,尽量别抽烟。据研究表明啊,一个人每抽六十秒的烟,就会少活一分钟呢。”

    傅槿宴的额头顿时刷下无数条黑线,他咬牙切齿的低声威胁,“宋轻笑,你可不可以闭嘴!你这是把我当白痴,还是把你自己当白痴了?”

    这货闲得无聊,在玩脑筋急转弯吧?

    宋轻笑听到他的话,不但没气,反而一下子就笑了,开始还笑得比较矜持,最后干脆笑倒在傅槿宴怀里,就差满地打滚了。

    “哈哈哈哈……槿宴,我只是调节一下气氛嘛,为了配合这美丽的蓝月亮,我绞尽脑汁搜肠刮肚的搜索段子,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呀。”

    傅槿宴很想回她一句:你丫的才不解风情,明明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好场合,保持安静多好,非要说些破坏浪漫氛围的事,就你能!

    两人笑闹了好一会,终于看到月亮逐渐被覆盖完毕,刚才还比较亮的周围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宋轻笑瞪着眼睛,正想惊呼,冷不防就被傅槿宴逮住机会堵住了嘴。

    他在心里想到:都是因为你太吵了,我才要这样做的,那就别怪我嘴下不留情了。

    宋轻笑被吻得面红耳赤的,到最后直接脑袋缺氧,眼冒星星,两人好不容易气喘吁吁的分开后,她却找不到话说。

    既然是谈情说爱,有这种行为不是很正常吗,老夫老妻了,别扭个什么劲。

    好吧,她就暂时大度的原谅他的不轨行径吧。

    周围一片漆黑,宋轻笑躺在他的怀里,突然有些犯困,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哈欠,“唔,月食还有多久结束呀?要不,我先睡了,52年后,再把我叫醒?”

    傅槿宴垂下头,看着她秒睡的面容,张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默默的噎下了。

    52年后,再去坟墓里叫醒她吗?哪个组织有这种服务?

    后来,宋轻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反正她在说完那句话后,就睡得十分的香,就差没有流口水了。

    月食事件过后没多久,就到了欧珊珊结婚的日子了。

    一大早,宋轻笑这个已婚伴娘就收拾得美美的,前去为新娘护驾了。

    安德烈小天王结婚,轰动了半个娱乐圈,那些有头有脸经常在观众面前露脸的大明星也纷纷前来祝贺,甚至还有一些是政治界的,整个市也沸腾了。

    大家纷纷前来观看,婚礼场地外,挤得水泄不通,安排了无数保安来维持秩序,害怕大家一个控制不住就冲了进来。

    宋轻笑全程陪伴,一路微笑,脸都要僵硬了,这比她结婚还累。

    而且来的人好多,黑压压一片,让她感觉蛮有压力的。

    她在空闲之余看见了傅槿宴,忍不住向他投去一个求安慰求虎摸的眼神。

    傅槿宴接收到她的信号,挑挑眉头,用眼神回答:自己要当的伴娘,跪着也要当完。

    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宋轻笑是怎么在电话里跟欧珊珊要求说当伴娘的,现在就好好体验一把呗。

    中午宴请完宾客以后,很多人都走了,留下来的都是一些至亲好友,要应付的人没那么多了,宋轻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在终于过了忙碌而精彩的一天后,她瘫倒在傅槿宴的车子里,再也不想动弹一下。

    “就让我做一条安静的咸鱼吧。”

    傅槿宴侧头看着某咸鱼,好笑的问道:“你知道咸鱼的最终下场是什么吗?”

    宋轻笑咕噜噜的转着眼睛,她现在也只有这一个功能了,漫天漫地的猜测。

    “东北大乱炖?水煮咸鱼?红烧咸鱼?咸鱼生肉片?”

    “除了吃,你脑子里还有没有点其他的?”傅槿宴翻了个白眼,十分鄙视这种吃货的行径,但好歹也习惯这种节奏了。

    她要是哪天不提吃,那才是有问题了,而且还是严重的问题。

    “吃喝拉撒睡,你看,把吃放到第一位,说明了它的重要性,你有能耐就不提吃呀,每天靠晒太阳进行光合作用,做一个食光者。”宋轻笑有气无力的反驳,为了维护自己吃货的本性,再累也要战斗、战斗!

    “哎,对了,我见过一则新闻,说的就是印度某大师可以几个月不吃任何东西,全靠赤脚踩在沙地上,每天定时晒太阳来补充体内的能量,而且与常人无异,并没有出现什么毛病。大家叫他食光者。”

    宋轻笑还记得,自己在第一时间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就是,人世间还有这么多可以使我们快乐的东西,就这样放弃一大部分,会不会太可惜了?

    生而为人,不就是要吃吃喝喝哭哭闹闹吗,这样才显得生机勃勃不是!

    傅槿宴一边开着车,一边跟她说话,“世界上奇人异事多的是,也只是个人追求不同,但这并不代表只知道吃的人就很l,咱们在旁边看看,求同尊异就好了。”

    宋轻笑猛翻白眼,什么叫只知道吃的人很l,你丫的才l呢!

    是她们,推动了美食界的发展,不知道养活了多少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