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万死不辞新解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丫的最近是不是来大姨夫了?怎么阴晴不定的?

    情绪起伏比她都还大啊摔!

    太特么难伺候了。

    “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吃西餐!”傅槿宴才不想告诉她,自己是因为什么不高兴,这个女人,整天在外面给他招惹一堆桃花,简直太闹心了。

    刚打发走一个,还有两个没有处理。

    想想就心里烦躁。

    “卧槽,你到底要闹哪样啊,你说吃就吃,不吃就不吃!上一刻还说吃,这一刻就不吃了,劳资不做了!”宋轻笑忍无可忍,大声咆哮。

    她本来宿醉后就没休息好,再加上今天早上这么一折腾,自己是又累又饿的,他要求自己给他做饭也就罢了,没想到这丫的居然还挑三拣四。

    气死她了。

    傅槿宴眉眼一沉,周身散发出极低的气压,他直直的看着宋轻笑,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做了!”宋轻笑也不怕他,直直的回瞪过去,人在非常疲惫烦躁时,是非常有勇气的。

    这种蜜汁勇气支撑着宋轻笑怼人。

    傅槿宴看着她眼睛下的一圈黑眼圈,和略显苍白的脸色,突然就心软了,怒气也消了。

    “好,你说不做就不做吧。”

    他突然一笑,像春风吹开了大地,顷刻间,万物复苏,繁花盛开。

    宋轻笑被他这一笑弄得晃了神,直直的看着这张英俊的脸庞很久,很久。

    直到傅槿宴终于不自在的咳嗽一声,这才唤回了她几欲被迷惑的神志。

    宋轻笑呐呐的感慨道:“槿宴,说真的,你以后真的可以靠脸皮吃饭,绝对让那些小明星失业。”

    “要是真转行了,某人不得哭死,听说明星很忙,以后某人就只能看着电视舔屏了。”傅槿宴起了逗她的心思,玩笑道。

    宋轻笑的脸僵了一瞬,颇有几分不自在,“咳咳,我去做饭了,你可不许挑哦。”

    “咦,刚刚不是还说不做的么?”他挑挑眉头,诧异的看着宋轻笑。

    “你懂什么!”提起这个,宋轻笑仍旧有些不忿,“我这叫万死不辞!”

    “怎么说?”傅槿宴饶有趣味的看着她,做个饭还能跟万死不辞联系在一起了,这脑洞大约开到天上去了。

    宋轻笑傲娇的一甩头,做出一个自认为很帅其实很挫的造型,洋洋得意的解释,“工作中,每天被气死一万次,仍旧不辞职。”

    傅槿宴:“……”

    他彻底给她的脑洞跪了。

    家里有个太二的媳妇,真是天天下跪的节奏啊。

    两人优哉游哉的吃了一顿尚算美味的西餐,对此,傅槿宴评价还可以。

    他在心中默默的暗搓搓的想到,要是再做得不好吃,他就直接投诉华少翔,让他丢饭碗。

    饭后,二人各自又在家里加了会班,宋轻笑完成最后一笔的设计时,刚准备伸个懒腰,就被站在身后的人吓了一跳。

    “我靠,你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吗?你是属狗的吗?”

    傅槿宴觉得自己很想炸毛,他忍下这个冲动,淡淡的对宋轻笑说道:“收拾一下,我们出去。对了,穿厚点,山上可能有点冷。”

    “山上?我们去山上干嘛?”宋轻笑被他的话弄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听说晚上七点过有月全食,就是超级月亮+蓝月亮+红月亮的组合,百年难得一见。”傅槿宴解释道,刚才一点开手机,铺天盖地的都是超级月全食的新闻,他想着上次和宋轻笑去看星星还是很久以前了,这次趁着这个机会,再去培养一下感情。

    听着一个月食这么长的头衔,和百年难得一见这几个字,宋轻笑瞪大了双眼,“听起来好像很不错,但是,百年难得一见这几个字太熟悉了有木有?每次某某地方发生了什么洪灾、雪灾、暴雨、泥石流和地震等,都是百年难得一见,我们这一代人啊,见过许多古人百年都见不到的东西,不要说我冷血,但这种幸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傅槿宴看着这个话痨因为一句话就开始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附和着,“嗯,我们是很幸运的一代,接受到的知识,走过的路,去过的地方,见识到的人,一年抵古人一辈子,所以有什么理由不快乐,不幸福呢。”

    宋轻笑享受着大手的顺毛,一脸舒适的点点头,“就是就是,那些不快乐很多都是因为想要的东西太多了,或者活在过去出不来,不能迎接生命的变化。心不在当下,当然就不幸福、没安全感啦。”

    她转而说道:“你等等我,我换件厚衣服就出门,不许偷看!”

    傅槿宴不妨她转换话题如此之快,有些没跟上节奏,在心中无力的吐槽,这货明明上一刻还在跟他谈论人生,下一刻就转到偷看换衣服上面了,思维跳跃幅度要不要这么大,他也是醉了。

    “我需要偷看吗?该看的不该看的早就看过了好吧。”

    宋轻笑眼睛一瞪,气势十足,“反正就是不许偷看!”

    哼,该看的时候大家都互相欣赏,这样才公平,现在甲乙双方地位严重不等,她当然不干了。

    宋轻笑迅速换好衣服,随手拿起包包就拖着傅槿宴往外走,看上去比他还急色,哦不,是急切。

    傅槿宴一路慢慢开车,来到一个小山顶,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他选了块平坦的大石头,将一条厚毛毯垫在上面,这才搂着宋轻笑坐下,又给她腿上盖了一条毛毯。

    不得不说,在冬天即将来临时,来山顶看月食,这感觉,还真特么的酸爽。

    不过不得不说,山上的空气就是好,没有低气压笼罩下那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目所能及之处,一片清亮,似乎连视力都变得好了几分。

    “槿宴,你怎么不买个望远镜来看呢?”宋轻笑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一边看着月亮左下方慢慢缺了一个角,一边好奇的问道。

    傅槿宴紧紧搂着她,脸在她柔软的发丝上蹭了蹭,“那是专业人士用的,是真的来看月食的。而我么,是来谈恋爱,约个会,顺便看看月食。”

    宋轻笑突然无言以对,这强大的逻辑,她找不到反驳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