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这样那样,那样又这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认输了?”

    “认输认输,一百个认输。”

    宋轻笑连忙点头,急切的样子仿佛慢一秒,就会有满清十大酷刑架在她身后一般。

    闻言,傅槿宴轻轻地“嗯”了一声,抬起头,凝神静气的看着她。

    半晌之后,在她忐忑不安,心跳如打鼓的时候,他幽幽的开了口,“既然如此,那么……刚才的赌约,现在来兑现吧。”

    “赌约?什么赌约?”

    宋轻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纯真无辜的眼神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她是在装糊涂。

    傅槿宴又是盯着她,沉默半晌,搞得气氛凝重得难以言喻。

    过了一会儿,他轻笑一声,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凑到她耳边,轻声低语,“当然是你亲口的承诺,认输了就要任我为所欲为。”

    耳边的声音低哑深沉,像是优雅的大提琴轻轻拉动,发出迷人的声音。

    在这样引人犯罪的声线中,宋轻笑却是没有丝毫的痴迷,此时此刻,她的心中只有两个大写加粗的——卧槽!

    她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情……

    本以为自动求饶,这件事情就算是翻篇了,不会再计较了,可是她忘记了,赌约是她自己立下的,而且她的求饶是在傅槿宴说完之后,如此一来,就算是她认输了,认的也是傅槿宴翻的“旧账”,而不是之前的事情。

    得到这一认知之后,宋轻笑简直就要疯了。

    “那个,不是,你先等一会儿,这件事情,我们再好好的商量一下好不好?”

    虽然傅槿宴没有说要怎么“收拾”她,但是从他的语气中,宋轻笑已经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机!

    心慌意乱之下,她忽略了傅槿宴话中的“为所欲为”,和她之前说的“随你处置”完全是两个意思。

    对于她的求饶,傅槿宴很是受用,然后……残忍的拒绝了她!

    “那不行,愿赌服输,这是做人最基本的信誉问题,我不能置你于不仁不义的地步。”

    不仁不义……

    我特么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值得你用这样的词啊!

    还能不能一起好好玩耍了!

    还能不能……

    “我靠,你要干啥!”

    一声娇嗔的怒吼猛然在房间里响起,宋轻笑看着悬在自己上方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下意识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的说:“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有有有,有话好好说,不要冲动啊亲!”

    她的“精彩演出”得到了傅槿宴毫不吝啬的一个大白眼儿。

    他扯了扯嘴角,向着她的方向压近,低哑着嗓音说道:“放心,我不会冲动的,我只是来收取我赢得的报酬。”

    他轻笑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某些人昨晚上醉酒,睡得不知道有多香,可怜我在一旁,听着你又是磨牙,又是打呼噜,又是放屁的,这一晚上真是煎熬的很啊!”

    宋轻笑:“……”

    扯犊子!

    老娘特么的什么时候睡觉还会磨牙放屁打呼噜了?

    丫的不要在这里造谣啊!

    “我才没有!你不要以为我睡着了你就乱说,我……呜呜呜!”

    热吻来的突然,将她的辩解都堵在了喉咙之间,再也没有说出来的机会。

    宋轻笑看着眼前陡然放大的俊颜,心中闪过千万句“p”!

    这特么是要……干什么!

    被吻得一塌糊涂的某人,脑中划过的最后一个想法是:尼玛她今天起床还没刷牙,这厮都不嫌弃的吗!

    终于明白了一切都是套路的宋轻笑,一手捂着腰,趴在床上,泪流满面,嘴里念念有词。

    傅槿宴从浴室出来,看着她趴在那里,不知道在碎碎念什么,便好奇的俯身到她唇边,依稀听到她有气无力哀怨的声音,“大色狼、臭流氓,不要脸啊,我的腰!靠!”

    傅槿宴满头黑线。

    这吐个槽居然还能压上韵了,还真是……有才啊!

    站直身体,傅槿宴俯视着她,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说:“休息好了吗?休息好了就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宋轻笑的声音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准备给我做饭。”傅槿宴微笑着扔了一个炸弹过来,毫不留情的在她头上炸开了。

    宋轻笑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听错后,愤然的爬了起来,一脸的怒火,“你丫的说什么?要我做饭?我特么就要累死了,你居然还忍心让我去做饭,你有没有公德心啊!黑心老板也不会像你这么压榨吧!”

    “可是我不是你的老板,我是你的债主。”傅槿宴一脸坦荡得不能再坦荡的表情,“这是合约之中的合理要求。”

    宋轻笑:“……”

    算你狠!

    她扶着快要断掉的老腰,从床上爬起来,愤然着一张小脸洗漱去了。

    虽然傅槿宴这厮不嫌弃,但她嫌弃呀!

    嫌弃自己的宋轻笑收拾好出来后,和傅槿宴一起走到楼下,顺便问他,“你想吃什么?”

    “随便。”傅槿宴淡淡的扔下两个字。

    宋轻笑摸着下巴,陷入了神思,然后说道:“根据我的经验,通常,说随便的人都有一种心理,就是:我懒得想了,但你必须做出让我满意的选择。”

    傅槿宴看了她一眼,好笑的说道:“你不去学心理学真是可惜了。”

    宋轻笑双手抱拳,不客气的照单全收,“过奖,过奖,像我这种全能型人才,学啥都快!话说,你真的不知道想吃什么吗?”

    看着傅槿宴点点头,宋轻笑无奈了,这人可能真的是不挑。

    “好吧,那中午咱们就吃西餐吧,刚好检验一下在课堂上学到的东西。”

    谁知道,傅槿宴一下子沉下了脸,口气变得有点不对劲,“等一下。”

    宋轻笑懵逼的回过头,看着这人上一刻还笑得一脸舒适,这一刻又布满了乌云,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怎么了?”

    “我不吃西餐。”傅槿宴淡淡的说道,这让他突然想起了华少翔,进而想起在西餐课上看到的那一幕,好心情一下子就被破坏了,尤其不爽。

    他并非不爱吃西餐,只是不爱吃从华少翔那里学到的西餐。

    宋轻笑简直要抓狂了,她不高兴的抱怨,“刚才还说随便,自己不挑的,我跟你确认过,不是非要做出让你满意的选择,这么快就变卦了,是不是有点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