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个条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见状,傅槿宴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的说道:“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没有底气。没关系,要是你不敢也就算了,反正在我心里,你也不是什么敢作敢当的性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话一出,宋轻笑顿时就不干了!

    卧槽!什么意思?

    丫的是在说我敢做不敢当,还是说我认怂气短?

    这不是闹呢吗!老娘叱咤风云这么多年,还没有说怕过谁呢!

    丫的今天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我,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谁呢说谁呢!”宋轻笑瞪圆了眼睛,扬着下巴,气势十足的对着他一阵乱吼,“丫的我告诉你!老娘从来都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今天我就把话扔在这里了,只要你能说得出,而且是事实,那我就认怂,随你处置,绝对没有二话,怎么样!”

    “这是你说的?”傅槿宴面带浅笑,轻声问道。

    宋轻笑很是坦然的点了点头,牛气哄哄,“没错,我说的。但你要是说不出来,那你就是污蔑我、欺负我,那我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可以。”傅槿宴赞同的点了点头,“只要你能将我说的都反驳过去,那就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并且答应你一个条件。”

    他微微一笑,抛出一记重磅炸弹,“杀人放火都可以!”

    闻言,宋轻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像是每次看到美食时候的样子,带着憧憬和期待。

    妈呀!随便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那她可要想一想,到时候要提什么要求呢?

    无限量的美食供应?不行,总觉得太简单了。

    解除两人之间的债务关系?可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彼此之间就没有了理由相处。毕竟一开始就是靠着合约,两个人才被绑在一起的。

    那……

    宋轻笑绞尽脑汁,总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绝对不能让它溜走,一定要好好地规划一下,合理的,全方面的,无残留的利用妥当!

    对了!

    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灵光,猛的想起了一个好办法。

    她可以……要求他给一大笔钱,至少比两人之间的债务要多的钱,但先不还给他,毕竟现在心里……等到哪一天,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或者是厌倦了,直接掏钱砸过去,拎包走人,干净潇洒,不留一丝痕迹!

    此时的宋轻笑眼前已经浮现出了那个画面,只觉得满满的都是说不来的感觉。

    怎么一个“爽”字了得!

    然而,她忽略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赌约还没有开始,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她就已经开始做上春秋大梦了,还真是……呵呵!

    而此时,从傅槿宴的角度来看,就是宋轻笑一个人坐在,不对,准确的说是跪在那里,先是微微的皱眉沉思,时而有些苦恼,时而摇了摇头。

    后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的十分诡异,还有些许的……猥琐!

    就像是一个老光棍,突然看到一个性感的美女一样,眼睛冒光,嘴角都有口水要流出来了。

    好吧,这个比喻有些不恰当,但是,很合宜啊!

    看着宋轻笑还在那里自己傻笑个没完没了,傅槿宴不得不出声唤回她飘荡得不知所踪的神智。

    “小傻子,回神儿了,别在那做白日梦了。”

    宋轻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正快活着,冷不丁的听到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猛的回过神来,就看到傅槿宴不知何时凑到了自己面前,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

    两个人面对面,大眼瞪……大眼!

    眨了眨眼,宋轻笑“嗖”的一下子向后挪了挪,顺手拿过一个抱枕竖在身前,皱着眉头,义正言辞的说:“你干什么?想调戏我?没门儿!”

    这一嗓门吼得惊天动地,对面的傅槿宴不适的皱起了眉,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

    “你是准备吓死我,然后逃避惩罚吗?”

    “我?逃避惩罚?”宋轻笑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你丫没搞错吧”的表情,大手一挥,豪气的说道,“开玩笑!来啊,我准备好了,今天就让你看看,你是怎么死在我手上的。”

    对比她的嚣张跋扈,傅槿宴表现的云淡风轻,像是一个翩翩佳公子,气质清幽,不染尘土。

    如果忽略他嘴角挂着的嘲讽笑容的话!

    “上一次你和欧珊珊去酒吧喝酒,结果喝醉了,差点被骚扰,还记得吧?”

    宋轻笑想了想,记忆的碎片逐渐融合,她的神情顿时就僵住了。

    看着她变幻莫测的表情,傅槿宴不屑的撇了撇嘴,继续翻旧账,“酒会的时候,徐旭来找你麻烦,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找上你,但是一定不是无缘无故的,对吧?”

    宋轻笑:“……”

    妈个鸡,确实,还不是因为你的好外甥女!

    这种有苦不能说的感觉真的是太憋屈了!

    看着宋轻笑的脸色已经转为了菜色,傅槿宴再接再厉,“最开始,我们之间会有牵扯的原因,想必你还没忘呢吧。”

    怎么可能忘!

    宋轻笑默默地捂住胸口,拼命地忍耐着,以免自己的一下子吐出一口血来。

    好家伙,一共说了三句话,每句话都像是一把箭一样,“咻”的一下,扎进了她的膝盖里。

    给跪了,大佬,我认输了!

    傅槿宴看着她已经开始五彩斑斓的脸色,冷笑一声,慢悠悠的问道:“我已经说完了,你可以开始反驳了,请给出充足的证据,谢谢。”

    他说完,抱着臂膀看着她,姿态要多悠闲有多悠闲。

    宋轻笑:“……”

    深吸了口气,她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的那种笑,然后又用一种十分谄媚的语气说道:“那个,槿宴啊,你看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整这些显得多见外啊。刚才我不过就是跟你开一个玩笑,你不要当真嘛。”

    她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捏着他的衣袖,轻轻地晃了晃,笑嘻嘻的说道:“我错了,我承认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下一次,我再也不喝酒了,就算是喝酒,我也提前告诉你,绝对不让你担心,好不好呀?”

    傅槿宴垂下眼眸,看着自己衣袖上那两根白嫩嫩的手指头,心里一软,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明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