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秋后算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可能有把柄被傅槿宴握着,再给他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再打宋轻笑的主意了。

    看着徐旭离开的背影,傅槿宴眼神一沉,倏地转身朝楼上走去。

    躲在门背后的宋轻笑暗呼一声糟糕,这是要跟她秋后算账的节奏吗?

    她连忙跑到床边,鞋子一脱就缩进了被窝,闭上眼睛,将呼吸调均匀,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没过多久,宋轻笑就听到一阵带着怒气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就陷入了沉默。

    在沉默之中,宋轻笑多次按捺不住,想睁开眼睛看看是什么情况,这种感觉就像知道头顶悬着一把大刀,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真是挠心呀挠心。

    就在她终于忍不住快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傅槿宴淡淡的声音响起,喜怒不辨。

    “你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

    啊咧?被发现了?

    宋轻笑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朝他尴尬一笑,赶紧拍马屁,“你真是料事如神。”

    “别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想必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傅槿宴丝毫不给面子,脸色沉得像墨水一样。

    “听、听到了。”宋轻笑干脆也不装了,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是那个让人恶心的人找上门来了吗?”

    “嗯,他说你无故踢了他一脚,这不就来找我讨回公道了么。”傅槿宴在床边坐下,俯身过去盯着宋轻笑,“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宋轻笑被他盯得有点发毛,忍不住往后缩了缩,愤愤着一张小脸骂道:“还能怎么看,踢他那是轻的,想趁我喝醉了非礼我,要不是力量悬殊太大,看我不打死他丫的混蛋。”

    “私自出去喝酒你还有理了是吗?”傅槿宴脸色黑沉的斥道,他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一个女孩子跑出去喝酒,还喝醉了,她不知道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吗?

    外面不怀好意的男人那么多,要是一个不注意,宋轻笑被谁欺负了,而他又不在她身边,那怎么办?

    即便事后将那些动手动脚的男人收拾了,那也挽救不回已经受伤的事实。

    宋轻笑被他吼得一愣,随即为自己辩解,“不是你想的那样,槿宴,是昨天姗姗举办一个单身派对,邀请我过去玩,没想到那个徐旭也在派对上,我和米朵待在一块,由于开心,不小心喝多了点,跑到厕所吐完,就被那不要脸的拦住了。最后无奈之下我只好正当防御,送他一记佛山无影脚了。”

    她将昨晚发生的事大概说了一下。

    说完之后,她的心中有些忐忑。

    p,什么鬼,明明劳资说的都是实话,为什么莫名的有种心虚的感觉?

    真是越来越诡异了!

    过了半晌,还是没有听到回答,宋轻笑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来,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眸,像是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平静的表面下,不知道隐藏着什么样的波涛汹涌。

    看着那双眼眸,宋轻笑心里更紧张了,心跳都比平时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像是突然加满了油,有些刹不住车的趋势。

    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那个,我说的都是真的,从头到尾没有一句隐瞒,你可一定要相信我啊。”

    说完,似乎是怕他还不相信一般,宋轻笑伸出三根手指竖在脸庞,郑重承诺,“我可以为我说的话做担保,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是真的。”

    看着她赌咒发誓,小脸上一副倔强认真的模样,傅槿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本来只是想要“追究”她私自跑出去喝酒的事情,她倒好,把重点全放在了聚会上面。

    跑题跑的不是一般的严重啊!

    虽然她这副认真的模样可爱又讨人喜欢,但是——对于喝酒,并且喝醉的事情,傅槿宴还是不打算轻易地掀过去。

    不给她好好的上一次“课”,她就不知道社会险恶,人心险恶!

    轻咳一声,傅槿宴低下头,对上宋轻笑眼巴巴的小眼神儿,心里软的一塌糊涂,脸上却是不显,不仅没有丝毫的浓情蜜意,反而黑如锅底,相对于包公,他就差额头上的那个月牙了!

    “先别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就问你,你跑出去喝酒,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知不知道现在人心叵测,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你身边都没有人可以保护你。”

    “怎么会呢?我去的是珊珊家里,在她的地盘上,还有谁能欺负了我不成。”

    宋轻笑梗着脖子,不以为然的反驳。

    但是她忘了,就是在欧珊珊的家里,她因为放松警惕,所以才遇到了那样的事情,险些晚节不保。

    果不其然,她刚说完,就看到傅槿宴冷笑一声,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在欧珊珊家里就很安全?那刚才被人追到家里是因为什么?还是说你昨天喝酒喝得太多,酒已经灌进了脑子里,导致你神志不清了?”

    “我……”

    宋轻笑被自己说的话饶了进去,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但是他的语气让她十分不爽,所以即使无言以对,她还是倔强的瞪着眼睛看着他。

    哼!劳资……输人不输阵!

    她那放荡不羁的小眼神儿弄得傅槿宴也有些无语。

    轻嗤一声,他没好气的说:“你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不对?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自以为是,让自己多少次都身陷险境,弄得身边的人人心惶惶的,你都不觉得内疚吗?”

    “什么多少次,你不要给我乱扣帽子!”

    宋轻笑原本是跪坐在床上的,听他这么一说,气得猛地坐直了身体,微微前倾,一脸的愤愤然。

    “我承认,这一次是我粗心大意,自以为是,可是除了这一次,我还有哪次惹祸了?你不要因为我一次小事故,就全盘否定我好不好!”

    “小事故?就这一次?”

    傅槿宴低声重复了一遍,然后轻轻的笑了笑。

    只是那个笑声很诡异,像是嘲讽,又像是鄙视。

    宋轻笑被他反应弄得又是气恼不已,咬牙切齿的问:“你什么意思,笑的这么猥琐,有什么不服的你说啊!只要你说得出来,我就承认是我错了!”

    “你确定吗?”傅槿宴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语气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听见他的话,宋轻笑突然就有了些许的慌乱,心里变得没有刚才那般底气足。

    “当,当然……”她连说话都是结结巴巴,明显一副心虚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