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越战越勇的徐旭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徐先生,”宋轻笑忍着胃中翻涌的恶心感,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徐先生,很抱歉,我需要提醒你一下,我已经结婚了,我的丈夫姓傅,是傅槿宴,所以按道理讲,你应该叫我傅太太,这样才对。”

    宋小姐……你特么的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

    p!老娘的洪荒之力都要被你丫的给气出来了。

    什么玩意儿啊!

    闻言,徐旭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尴尬,依旧摆着他那自以为风流倜傥,实则油腻得让人不忍直视的笑脸,对她说道:“怎么会呢,宋小姐这么漂亮迷人,若说是已经结婚了,想必都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吧。况且我这么称呼,也是一种礼貌,大家都是成年人,也不必拘泥于称呼这样的死规矩上,你说是吗?”

    是……你个大头鬼啊!

    宋轻笑搬出傅槿宴的名头,就是想让他知难而退,不要再进行骚扰,毕竟上次在酒会上,这个猪头对着傅槿宴时的畏惧和诚惶诚恐并不是装的。

    可是没想到,这丫的不仅没有丝毫畏惧,甚至还有些越战越勇的趋势。

    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啊!

    郁闷的宋轻笑并不知道,徐旭其实还是很畏惧傅槿宴权势的,况且他还想着要与之合作。

    只是,自从上次的见面之后,傅槿宴便放出话来,绝对不会和他的公司有任何往来。

    傅家在市的地位举足轻重,说得粗俗一些,他们就是这里的土霸王,几乎是说一没人敢说二的地步,他这么一放出话来,基本上就是断了徐旭的路。

    大企业不想和他合作,因为连傅氏都已经明确的表示过看不上他。

    小企业他又不想与其合作,没有前途,没有发展。

    如此纠结的情况下,徐旭反而有些破罐子破摔了。

    毕竟已经没有了合作的可能,那也就没有必要再将他像祖宗一样供着的了。

    不得不说,这是人的劣根性——用得到你的时候,你就是爹,是祖宗;用不到你的时候,恨不得将你踹得远远的,此生再也不见的那一种。

    这一点上,徐旭表现得淋漓尽致。

    此刻没有了需求,又被色心蒙蔽了双眼,他自然也就无所畏惧了。

    哪有什么比眼前美艳娇贵的人更加诱人的呢!

    “宋小姐,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如此称呼未免显得有些太过生疏了,不如直接叫名字如何?”

    他说完了,不顾宋轻笑还没有作出回应,便情深意切的喊了一声:“轻笑。”

    宋轻笑:“……”

    此时此刻,她突然萌生了一种想要砍人的冲动。

    如果面前有一把刀,不用怀疑,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拿起来,直接扎进他的眼睛里!

    那猥琐又裸的眼神,简直令人无法忍受,恶心至极!

    “呵呵,徐先生,不好意思,”宋轻笑笑得十分勉强,僵硬得不加掩饰,“我自认为和你还没那么熟,而且轻笑这个名字,向来是亲近的人才叫的,我和你虽然见过几次面,但是还属于陌生人的范畴,所以还是算了吧。”

    大哥!算我求你了,别特么叫我“轻笑”行不行!

    我可不想成为第一个被自己的名字恶心死的人!

    “哎,一回生二回熟嘛,总要有这个过程的,刚才不熟,多聊几句不就熟了嘛。”

    徐旭说着,就伸出他那个不安分的猪蹄,想要占人便宜。

    宋轻笑随着都警惕着他的动静,此刻见他果然贼心不死,灵敏的一转身,躲开了他的“攻击”,以免自己吃亏。

    “徐先生,还是算了吧,对你,我一直都没有想要熟悉的想法。”

    宋轻笑眼神一冷,却是勾唇一笑。

    此刻,这张脸庞看着更加美丽灵动,勾得他的心也越发的痒痒,心中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只是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将他心中的热情打消得一干二净。

    “毕竟我和沈心愿不一样,她喜欢吃别人剩下的,又喜欢重口味,长成什么样的都不嫌弃。可我不一样,我是个颜控,长得普通我都看不上眼,更何况是你这样的……啧啧……”

    劳资怕倒胃口!

    后面的话宋轻笑没有明说,但她上下打量一番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饶是徐旭再怎么傻,也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我嫌弃你长得丑!

    得到这一认知,徐旭顿时便火冒三丈,好不容易缓过来的脸色又是黑如锅底。

    他知道自己长得强差人意,但还从来都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当着他的面嘲讽他。

    强大的自尊心盖过了他的色心,让他心中全然是愤怒的火焰,简直要将他烧成灰。

    他突然面目狰狞的说道:“你个小贱人!你说什么!”

    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与刚才天壤之别。

    “我说什么难道你没听清吗?看样子你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了,虽然你的模样看起来还不到四十,但是在这个年纪就耳聋了,也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还有……”

    宋轻笑嗤笑一声,双手抱臂,微扬着头,眼神轻蔑的看着他——准确的说,是用鼻孔看着他:“麻烦你把嘴巴放干净一些,谁是贱人?别以为自己什么样,别人就都是什么样,这么自以为是,怪不得你的脸上没有胡子。”

    “胡子?”徐旭本来怒火中烧,冷不丁听到她这句话,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啊,”宋轻笑耸了耸肩,表情无辜又清纯,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能把人气得半死,“就是你的脸皮太厚了,胡子那么硬都无法穿透。懂了吗?”

    “你……”

    徐旭没想到,自己又被她饶了进去,狠狠地损了一通。

    连番的失利和无情的羞辱,几乎要将他的理智淹没。

    看着眼前精致的脸上那嘲讽意味满满的神情,徐旭忍无可忍,猛的一下抬起了手!

    宋轻笑正在洋洋自得,没想到眼光一扫,竟然看到他扬起了手,顿时心里就是一紧,条件反射般想着该怎么躲过去。

    没办法,她的跆拳道太渣了,对付一般的女人还行,但对付这么一个吨位的男人,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就在她紧张得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软糯的声音,“笑笑,你怎么还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