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婚礼前的单身派对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纳尼?

    宋轻笑一听,眼睛睁大,立刻坐直身体,电视也不看了,心里像被挠痒痒似的,迫不及待的问道:“是不是需要我去拯救地球?”

    欧珊珊:“……”

    拯救个毛线!

    她深吸口气,安抚了一下肚子里的宝宝,用意念跟它交流,示意它不要踢了,要习惯这个干妈的间歇性深井冰。

    “宋轻笑,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听到她这么凶神恶煞的口气,宋轻笑怕怕的往后缩了缩,扁扁嘴,“开个玩笑嘛,你就要把你家亲爱的打死,实在是太没良心了。”

    欧珊珊微微一笑,“笑笑,姐送你一句诗,对你的人生很有建设性指导:吾有旧友癫似卿,而今坟头草青青。”

    “丫的欧珊珊,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骂我呀!”宋轻笑气得只能哼哼,像只小猪似的。

    “哈哈,姐是在拯救你。好了,不多说了,给你一个小时,穿好衣服来我家,我们在这里等你。”欧珊珊交代一声就霸气的挂了电话。

    宋轻笑对着挂掉的电话一阵无语,她还没问完呢。

    比如去她家干嘛?不同的场合要穿不同的衣服嘛,不说去干啥,她穿啥?

    就这毛茸茸的家居服?

    估计会被那个脾气越来越暴躁的欧珊珊打死。

    叹了一口气,宋轻笑恋恋不舍的跟电视里的盛世美颜男猪脚告别,然后去卧室找衣服穿,顺带给自己画了个淡妆。

    傅槿宴加班还没回来,她一个人开车前往欧珊珊的住处。

    刚进门,宋轻笑就被这声势浩大的场面震慑住了,双眼瞪得滚圆。

    卧槽,她看到了什么?

    超大客厅里布置得相当华美,里面男男女女行走其间,衣衫鬓影,芳香袭人,旁边一溜长桌子上放着自助美食和香槟。

    欧珊珊看见她来了,十分热情的将她拉进门,跟刚刚电话里的暴躁孕妇判若两人,宋轻笑都要怀疑,这丫的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

    她看了看手上的表,笑眯眯的说道:“算你来得及时,还差两分钟就到一个小时。”

    “我要是迟来了那怎么办?”宋轻笑好奇的问她,“是不是要给我上满清十大酷刑?”

    “哈,那倒不至于,最多给你留个虾头啃啃。”

    宋轻笑翻了个白眼,突然很想唱一首经典歌曲: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

    “姗姗,你这是在家里搞什么?过几天就是婚礼了,这是在干啥?”

    欧珊珊挽着她的手,边走边解释,“这是在办单身派对呀,婚前不都要搞个这嘛,以祭奠自己死去的青春,以后就要成为人妇了,哎,突然有点蛋蛋的忧伤。”

    宋轻笑惊讶的看着她,“你这个早就领了证的少妇,搞单身派对,你家老公怎么想?”

    欧珊珊拍拍她的肩,安慰道:“别担心笑笑,我家老公十分赞同这个派对,还鼓励我多邀请些朋友过来玩,唔,你看,这些都是单身。”

    可劳资不是单身呀!

    宋轻笑在心里咆哮,她一个结婚这么久的中年少女,来参加这个单身派对,怎么看怎么诡异。

    万一家里那个大醋缸子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提刀杀上门来?

    “走吧,笑笑,今晚咱们彻底放飞自我,玩个痛快,以后就没机会啦。”欧珊珊奔放的说道。

    宋轻笑:“……”

    欧大姐,你想怎么个放飞自我法?

    算了,就当是来放松的,来都来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不过,她可不是来喝酒的呵呵!

    宋轻笑望着那一排自助美食,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晚上还没吃完饭呢,就被欧珊珊一个电话叫到这里来了,不好好吃一顿,岂不是对不起她的不远千里的跋涉。

    说干就干,宋轻笑挣脱欧珊珊的束缚,极度放飞自我的拿起一个小碟子就开吃了,不过这里人多,她好歹注意了一下形象,免得给欧珊珊丢人。

    她边吃边四处打量,来的人好多她都不认识,大概是姗姗其他的朋友吧。

    “都这个季节了,竟然还有螃蟹,哇咔咔。”宋轻笑眼尖的看到自己的最爱,立马屁颠屁颠的走过去,瞅着最大的那个螃蟹就伸出魔爪。

    她正在幻想螃蟹吃在口中的美味时,一个手抓住了她的小手。

    美食在前,却被莫名的阻拦而触碰不到,这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简直就是酷刑!

    惨无人道的酷刑!

    宋轻笑转过头去,对抓着自己手腕的那个人怒目而视:“干什么……”

    她话没说完,已经惊讶得瞪圆了眼睛。

    卧槽,她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见那头猪——徐旭!

    只见他挺着他那张油光满面,像是用猪油擦过一般的脸,对着自己笑得春花烂漫,嘴里还十分热情的和她说着:“宋小姐,这么巧啊,居然在这里又碰到你了,还真是缘分啊!”

    缘分……缘分你妹啊!

    能不能不要玷污这个词啊我靠!

    而且你特么的居然还抓着我的手!

    卧槽!丫的居然还在摸!

    我去你¥¥¥……

    一连串脏话在宋轻笑的心中酝酿,几乎就要忍不住全部吐出来。

    但是……

    她看了看周围人来人往,场面恢弘,明显就不是一个适合她发火的地方。

    虽然她若是大吵大闹,作为主人兼最好闺蜜的欧珊珊是绝对不会对她有所不满,并且还会站在她这一边,但她并不想这样。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了别人——即使她已经恶心得险些要吐了出来!

    “这位先生,有什么事情请说好吗?不要动手动脚的,实在是太不礼貌!况且,我和你也不认识!”

    宋轻笑冷声说完,甩了甩手腕,挣脱开他,随手拿起一张纸巾在自己的手上擦拭。

    每一根手指,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都擦得干干净净的,仿佛刚才碰触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一样。

    徐旭的脸就在她的动作之中,一点一点的变黑了。

    黑如锅底一般!

    “宋小姐,怎么能说不认识呢?上次的酒会上,我们可是见过面的,还有之前,和心愿在一起的时候,那可是我们的初识啊!”

    被他用如此恶心的语气说出“初识”两个字,宋轻笑真的觉得有句话说的很对——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丫的成功的用他的厚脸皮征服了她啊摔。

    对于他的厚颜无耻,自来熟的性格,宋轻笑脑海中只浮现了八个大字——甘拜下风,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