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八成是看上你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女人竟然敢跑来说轻笑的坏话?

    丫的脑子该不会是坏掉了吧?

    她来之前都不打听一下他们之前的关系吗?

    难不成,他会为了这么一个外人,而去“伸张正义”吗?

    呵呵,那就要让人失望了,他欧宫越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沈梦菲一张脸顿时变得雪白,额头也渗出点点汗珠。

    他说不熟?不熟……

    那他在画展上对她微笑,又留下电话号码是什么意思?

    “欧先生,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她咬着下唇,轻轻抬头看了他一眼,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哈哈哈哈……”欧姗姗突然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她一边笑,一边伸出纤纤玉指指着欧宫越,“我说哥,你是从哪里招惹到这么一个极品,笑死我了,这是看我最近心情不太好,专门来逗比的吗?”

    “简直承包了我一天的笑料有没有?”

    欧宫越无奈的看着她,又气又无奈,他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就招惹到她了,你以为我愿意呀!要是知道有今天,我当初连画展都不会去的。”

    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会塞牙缝的节奏吗?

    “同情你。”欧珊珊甩给他一个理解的眼神,毕竟有些人,确实会像块狗皮膏药似的粘上来,脸皮和礼义廉耻都被狗吃了。

    沈梦菲看着这两人旁若无人的说起她,尤其是欧珊珊,简直就是裸的嘲讽,顿时脸色由白转青,气得胸膛一鼓一鼓的,“当我不存在是吗!”

    欧珊珊假意一惊,偏头看着她,嘴上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哦,我还以为说到这里,你走了呢。”

    都说到这份上了,这女人还坐在那里干嘛?不自觉的滚出去,还想留到过年吗?

    脸皮可真够厚的!

    这丫的,明明有绝技傍身,靠什么画画吃饭呀,完全靠厚脸皮吃饭妥妥的。

    沈梦菲屁股像着了火似的,压根坐不住,她早就想愤然离开了,也好显得自己有骨气一点。

    但是一想到今天的目的还没达成,甚至连一丝曙光都没见着,要是就这样离开,她会很不甘心的。

    “欧先生,请你帮帮我好吗?关于画展的事……”

    欧宫越脸色一黑,简直被她的不要脸弄得火气上升,周身的温度瞬间降了好几度,冷冰冰的说道:“你在我面前造谣污蔑我的得力助手,现在还来请求我帮忙恢复画展,你是觉得我是个傻子还是傻子?”

    他对女人一向态度温和,有绅士风度,但这次也不得不抛弃那些所谓的东西了,这个女人,要是不来点重的,恐怕她就不知道什么叫拒绝。

    他是真的生气了。

    “欧先……”

    沈梦菲还不死心的想开口,就被欧宫越一声大吼打断了,“管家,送客!看清楚了,以后这个女人绝对不要再放进来。”

    管家蹬蹬蹬几步就跑了过来,身后还带着两名身强力壮的保镖,肌肉鼓囊囊的,看起来很有压迫感。

    他迅速走到沈梦菲面前,神情轻蔑的打量了她一眼,礼貌又坚决的说了一句:“请吧,沈小姐,不要叫我为难,自己不走的话,只有把你丢出了。”

    刚才他们的对话,他隐约听到几分,觉得这个女人一副看上去还不错的样子,怎么就这么让人恶心呢。

    沈梦菲觉得浑身发软,但在欧宫越肃杀的眼神中,和保镖带来的压力下站起身,使出浑身的力气走了出去。

    落荒而逃的模样,跟来时的样子天壤之别。

    欧珊珊嗤了一声,在欧宫越身旁坐了下来,用胳膊肘捅了捅他,八卦的说道:“哎,哥呀,这个女人八成是看上你了。不然为什么她不找其他人,偏偏来找笑笑的上司,你呢。”

    “还有呀,我觉得她最开始接近笑笑的目的,就是因为你。”欧珊珊自顾自的说着,一手摸着下巴,浑身都透露着我是侦探的样子,“啧啧,貌似还真是这样,看不出来呀,你也是枚祸水。”

    欧宫越在她脑袋上轻轻的拍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我要是知道她一开始就目的不纯,说什么也会阻止她接近笑笑的,这下好了,不仅傅槿宴要封杀她,我必须也得做点什么,来断掉她的后路,算是给她今天这场造访的一个回礼吧。”

    还想来忽悠欺骗他?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欺骗了。

    哼,沈梦菲是吧?踩到他的死穴就别想好过。

    “对,我支持你,需要什么尽管开口说,小妹我一定义不容辞,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支持。”欧珊珊夸张的表着态,戏精上身,不可自拔。

    欧宫越:“……”

    他敢让这个宝贝疙瘩上刀山下火海吗?

    他一怕安德烈提刀杀上门,二怕出门被安德烈的粉丝泼硫酸啊麻蛋!

    还有,对付一个小小的新锐画家,需要这么大动干戈吗!

    “动动指头就搞定的事,你一个孕妇瞎参和什么!”欧宫越没好气的说道。

    “那还不是因为太无聊了嘛!”欧珊珊其实也只是开开玩笑罢了。

    “你呀,不知道帮我追笑笑,就知道在一边添乱!”他的记忆力很好,翻旧账的本事很有一套,“当初是谁信誓旦旦的说帮我来着,还拿人手短了记得不?”

    欧珊珊立马垮下脸,捂着肚子呻吟,“哎哟,这个小家伙好像踢了我一脚,不行了,我得去医院让医生看看。”

    说着,她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立马抓起包包就出门了,后面像有一只可怕的怪物在追她一样。

    欧宫越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系列的剧情发展,有些没回过神来。

    这怀孕还不到三个月,就知道踢人了,欧珊珊当他是傻子,不知道常识吗?

    今天一个二个的都把他当傻子,很好玩?

    还有,一个孕妇竟然比常人都走得快,走得稳,不科学呀,咱演戏态度专业一点成不!

    总而言之,欧宫越今天很郁闷!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欧珊珊和安德烈的婚礼即将到来,在他们婚礼前几天,欧珊珊给宋轻笑打了一个电话。

    “笑笑,你在哪儿呢?”

    宋轻笑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懒洋洋的说:“在家呀,不养足精神,过几天怎么去给你当伴娘。话说,你们都筹备得怎么样了?确定不需要我帮忙吗?”

    欧珊珊笑了笑,突然神秘的说道:“确实有一个忙需要你来帮,少了你还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