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天大的委屈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沈梦菲看着屏幕上的字,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神经病一般,自言自语的盯着空气说道。

    “宋轻笑,你不是很有能耐吗?不是瞧不起我吗?你的底气,不就是因为你嫁了一个有钱的老公吗?但是我告诉你,你别得意,很快,用不了多久,我也会和你一样!不,我会比你还要好,到时候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摇尾乞怜,哭着求我饶了你!”

    “这就是你欺辱了我的下场,戏弄我?欺骗我?哼!我们走着瞧!”

    若是宋轻笑知道了她的想法,一定会崩溃得仰天长啸!

    麻蛋啊,你丫的是不是想多了?

    你是道歉了,可是从始至终我们也没说过会放了你啊!

    丫的是不是想的太理所当然了?

    想到要去见欧宫越,沈梦菲连忙小跑回卧室,将自己的衣服都拿出来丢到床上,一件一件的翻找,试穿。

    “两个人单独见面,一定要拿出最佳的状态,最好是让他眼前一亮,神魂颠倒才好!”

    此时,沈梦菲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欧宫越见到她之后痴迷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像是中了彩一样。

    甚至比中奖了还要高兴!

    她翻找了许久之后,终于找到一件心满意足的衣服,换上后,照了照镜子,又发现自己的妆容有些不合适,连忙卸掉,重新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配着她悉心搭配的衣服,远远的看上去,确实是很有感觉。

    若是她能够收敛脸上肆意的表情的话,效果会更好。

    沈梦菲意犹未尽的照了照镜子,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点了点头,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出去。

    她按照手机上的地址,驱车到了一栋别墅面前。

    看着眼前造型精致的建筑,沈梦菲心中划过一抹羡慕和憧憬。

    不愧是&y的总裁,财力果然不一般,与眼前这栋庞然大物相比,自己的那个公寓简直就像贫民窟,云泥之别,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这里,我早晚都要住进来!”

    沈梦菲在心里说道,暗暗握拳打气,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细小褶皱,迈着步子,款款走了进去。

    门口早已有人等在那里,见到她,微鞠一躬,语气恭敬的问道:“请问是沈梦菲沈小姐吗?”

    “是我。”沈梦菲淡淡一笑,回答得矜持有礼,高冷的样子早就收了起来。

    “沈小姐您好,少爷已经恭候多时,请随我来。”

    佣人伸手一摆,然后直起身子走在前面,沈梦菲缓步跟在后面。

    进到别墅里,她再次被里面的装潢惊到,心中波澜壮阔,但面上却丝毫不显,不能让人看了笑话。

    “少爷,沈小姐到了。”

    欧宫越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禀报声,抬起头,对着她微微颔首示意,态度不冷不热。

    “沈小姐,请坐。”

    他转而对站在一旁的佣人吩咐道:“上茶。”

    “欧先生,打扰了。”

    沈梦菲对着他温柔一笑,仪态万千的坐了下来,双手放在膝上,心突然开始紧张。

    过了一会儿,佣人将一杯热茶放在了她面前。

    “多谢。”沈梦菲矜持的道谢,端起杯子,姿态优雅的轻啄一口,清香的茶香扑鼻而来,让人神清气爽,也缓解了一分紧张。

    “沈小姐,”欧宫越看着她,沉声问道,“刚才你在电话里说的是什么事情,还请说的清楚一些。”

    沈梦菲放下杯子,轻轻点了点头,声音轻柔中带着些许的无奈,“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挺难为情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不知道欧先生知不知道,我的画展被停了?”

    “不太清楚,”欧宫越摇了摇头,“我很少关注这方面的事情,还请见谅。”

    沈梦菲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有一瞬间的尴尬,但是也只是稍纵即逝,她的脸色很快便恢复如常。

    “没关系,其实这件事我也很无奈,之前我和轻笑会成为朋友,全都是因为那个漂流瓶,那是我们之间的缘分,所以我很珍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轻笑突然找到我,说什么我骗了她。”

    “当时我真的是特别茫然,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她心情不好,就想着劝劝她。可谁知道,她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不仅对我恶语相向,还要我将漂流瓶还给她。”

    说着,她叹了口气,表情隐忍,像是在忍耐着天大的委屈一般。

    “那是我当年的东西,失而复得,我很珍惜,就有些不愿意,她便更加不高兴,说话也越来越难听。后来我想着,不要因为这么一件东西,而影响了彼此的感情,就拿出来给了她。可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没有接住,瓶子摔碎了。”

    “瓶子摔碎了,我也很难过,可轻笑却觉得我是故意的,对我放下狠话,说不会放过我的,然后就气冲冲的走了。”

    想着那天,宋轻笑临走时候的神情和语气,沈梦菲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不是很牛逼吗?不是谁都瞧不起吗?

    我倒要看看,咱们谁的手段更高超!

    反正当天只有我们两个在,无论我如何说,别人也不会知道真相的!

    宋轻笑,你就等着死吧!

    “开始我以为她只是气话,并没有在意,可是没过两天,我就被告知,所有的画展都被停了,我以为是我惹到了谁,后来有人告诉我,是傅氏总裁傅槿宴下的命令,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很难过,很委屈。”

    她顿了顿,看了看欧宫越的脸色,见他仍旧淡淡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好按耐下心中的烦躁,继续编故事。

    “我不愿意任人揉捏,可是画画一直都是我的梦想,为了它,我可以付出一切,所以我去找了傅槿宴,当然,也不例外的看到了轻笑。”

    “他们要求我道歉,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哪里错了,可是为了我的画展,这些都不算什么。于是我诚诚恳恳的说了对不起,请求他们的原谅,他们却是一言不发。然而,而直到今日,我的画展依旧被停。”

    说着,她的眼圈红了,眼泪在其中翻滚,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屈辱的泪水,是不甘,是……报复!

    她要让所有人都看清宋轻笑的“真面目”!

    让她像是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宋轻笑,你给她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