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不太方便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沈梦菲坐在自己的公寓沙发上,垂着眼眸,脑中回荡的都是刚刚一个主办方打来的电话:“……还是不行,现在我们没有接到任何通知,所以你的画展还是不能继续,没有人敢得罪傅槿宴,除非他不想在a市混了。梦菲,你还是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吧。”

    想想其他办法?

    沈梦菲握着手机的手一点点收紧,慢慢的,越来越用力,直到手背上的青筋根根暴起,才听到“嘭”的一声巨响!

    她用力地将手机丢了出去,狠狠地砸在墙上,脆弱的手机顿时便四分五裂,碎渣飞扬的到处都是。

    “我若是能想到其他的办法,还用得着去求你们吗?平时一个个看着都挺有能耐的,拍着胸脯说市是你们当家做主的地方,结果呢?一个个都像是缩头乌龟一样,都是一群废物!”

    自从和宋轻笑闹翻之后,她的画展便被无限期的停止。

    无论她将价格降得多低,甚至愿意免费展出,都没有人愿意接手。

    每一个听到她沈梦菲名字的人,都像是碰到瘟疫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她从一开始名声大噪的新锐画家,到现在的落魄,也不过在一朝一夕之间。

    沈梦菲只要一想到那些人对自己若有若无的嫌弃和避讳,就恼怒得握拳在沙发上用力的捶着,原本还算好看的眼眸中满是怨恨的黑暗,狰狞得像是午夜厉鬼。

    “傅槿宴!宋轻笑!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我都已经那么卑微的,低声下气的道过歉了,可是你们居然还要这么紧紧地逼着我,实在是太过仗势欺人!”

    她眼眸微眯,紧抿着唇,满脸都是愤然和不甘的神情。

    “但是你们也别嚣张,不要以为就没有人可以治得了你们,我们走着瞧!我会让你们跪在我的脚边向我求饶,为你们当初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让你们知道,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愤愤然的站起身来,她转身走进卧室,不一会儿,又拿出一只崭新的手机。

    没办法,她的脾气总是喜怒无常,已经不知道砸碎多少个手机了,为了以防万一,她都会提前备下几个手机,省得脾气一上来,她就与外界失联了。

    沈梦菲款步走到那堆废渣之中,扒拉出自己的手机卡,重新安装上去,开机。

    她握着手机,静静的想了许久,慢慢的,一个人影在她的脑海中逐渐变得清晰。

    “对呀,我怎么忘记他了呢?傅槿宴是财势雄厚,可是身为&y的总裁,欧宫越和他不相上下,上次在画展,看他的样子,应该也是对我颇有好感的,如果我去找他诉诉委屈,想必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想到这里,沈梦菲握了握拳,眼眸中迸发出异样的光彩,就像是在沙漠中徒步的人,终于看到了水源一般。

    终于又有了希望!

    她拿着手机,涂着蔻丹的手指快速在屏幕上划过,翻找着通讯录里那个人的名字。

    上次画展,她与宋轻笑“一见如故”,两人留下了联系方式,为了表示友好,欧宫越也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留了下来。

    只是因为她想要多多了解他,然后以一个最佳的状态出现在他面前,所以即使有他的联系方式,两个人却连一个电话,甚至是一条信息都没有发过。

    如今倒是给了她一个主动联系的理由。

    酝酿了一下情绪,沈梦菲将电话拨了出去,然后就打起精神,放在耳边静静地等待着。

    心里不自觉有点紧张。

    半晌之后,就在她以为电话不会被接起的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过来。

    “喂,沈小姐,你好。”

    沈梦菲被他的声音震得心都麻了,眼神一软,说话时的语气也不由变得绵软,“欧先生,你好,很抱歉没有打扰到你吧?”

    “还好,”欧宫越的态度很是礼貌疏离,“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沈梦菲沉醉在他的声音中,没有注意到他态度的疏离,握着话筒,软着声音说道:“是这样的,我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想要请你帮一下忙,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好像不太方便。”欧宫越在电话那边冷漠的回答。

    “嗯……嗯?”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沈梦菲猛然惊醒,她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欧先生,不、不好意思,你、你刚刚说的什么,我有些,有些没听清楚。”

    沈梦菲的心咚咚直跳,额头都冒出汗来了,她真希望,刚才是自己幻听了。

    “我说我不太方便,”即使是第二次,欧宫越的答案依旧没有改变,“沈小姐有什么需要,还是去找别人吧,很抱歉。”

    他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欧先生,请等一下!”

    沈梦菲震惊之余,却也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从欧宫越出乎意料的态度来看,若是被他挂断这个电话,她以后再想联系他,恐怕就要难得多了。

    沈梦菲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态度会变得这么的冷漠,完全不近人情,与她想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但是此刻,她却没有多余的时间纠结在这个上面。

    “沈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听着耳边传来的冷淡的语气,沈梦菲心如刀绞。

    咬了咬牙,她猛然想起了两个人之间的联系,眼睛倏地闪过一抹光亮,计上心头,“欧先生,是这样的,我要说的,是和……轻笑有关的事情。”

    不知为什么,直觉告诉她,只要她说出这个名字,对方就会有很大的改变。

    果不其然,欧宫越听到宋轻笑的名字,顿时便转换了语气和态度,“你说和轻笑有关?是什么事?”

    “呃……这个……”

    沈梦菲故作为难的样子,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我们要不见个面吧,当面说也比较方便。”

    欧宫越沉吟片刻,终于同意了,关于宋轻笑的消息,他一丝一毫也不想放过。

    “可以。我现在在家里,你直接来我家吧,地址我一会儿给你发过去。”

    “好的。”

    挂断电话没过一分钟,手机便提示有信息进来了。

    看着上面显示的地址,沈梦菲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想起了这是市有名的富豪区,地段好,环境好,治安好,一般有钱有权的都在这里有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