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让人惊艳的婚纱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咳咳,言归正传,傅槿宴忍住心里的内伤,语气放缓了几分,“总之,你听我的就对了,我是男人,比你更了解男人。”

    宋轻笑一张小脸突然放光,眼睛也贼亮贼亮的,盯着傅槿宴左瞅瞅右瞅瞅,直把某人瞅得不自在了,才大吼一声,“遵命!”

    其实她心里已经笑得打滚了。

    傅槿宴一定是吃醋了,上次欧宫越的事他就是这反应,现在还是。

    哈哈哈哈,这个男人吃醋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别扭吧。

    像个糖果被抢的小孩子一样。

    傅槿宴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这么大声干嘛!我又不是听不到。”

    刚刚吓了他一跳。

    “遵~命~”宋轻笑不介意,掐着嗓子,又嗲嗲的重复了一遍,声音里的甜度把自己都腻得不行。

    傅槿宴摸了摸胳膊,抚平上面乍然暴起的鸡皮疙瘩,明目张胆的威胁,“你这是皮痒痒了是吗?要不要晚上我给你挠挠?”

    上一刻还嬉皮笑脸的宋轻笑秒怂,她摆摆手,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不再说话。

    开玩笑,让他来挠痒痒,那就是被吃干抹净的节奏。

    她看上去有那么傻吗!

    不得不说,有!

    下午回家的时候,傅槿宴将宋轻笑在西餐班学到的那点东西,全部都压榨出来了,美美的享用着,用他的说法就是——学过的东西要及时复习,不然就忘了。

    宋轻笑将牛肉咬得咯吱作响,坐在他对面,怨念的小眼神想让人忽视都难。

    她在心里狂吐槽:这厮一定是在报复她,绝壁是!

    这个杨白劳,哦不,黄世仁,就见不得她这个喜儿好!

    办公室,方米朵一脸兴奋的凑到宋轻笑身边,“笑笑姐,婚纱我已经弄好了,实务也制作出来了。”

    宋轻笑眼睛一亮,开心的盯着她,“真的?”

    “嗯嗯,我自从接到这个光荣的任务后,就开始冥思苦相,捕捉灵感,终于把设计图搞定,觉得很满意了,就动手制作婚纱,昨天刚完工,婚纱有点长,我就没带过来,要不下午叫上珊珊姐去我那里试试?”

    方米朵一张小脸写满了自豪,还有一种完成挑战的快感。

    真期待珊珊姐穿上这件婚纱时的样子啊,这还是她第一次给人家做婚纱呢。

    “你太棒了,米朵,行动力简直杠杠的,我真没看错人。我给姗姗发个消息,一会下班我们就出发去你家,木啊。”宋轻笑欢喜得口不择言,隔空奉上热烈的红唇一枚。

    于是,千盼万盼,盼到下班,三个女人迅速收拾了一番,就去了方米朵做衣服的工作室。

    一进去,看到挂起来的那件婚纱时,欧珊珊的眼睛就移不开了,直愣愣的盯着它,像要把它盯出一个洞来似的。

    宋轻笑也是同样的表情。

    方米朵小心翼翼的将婚纱取下来,笑眯眯的招呼道:“珊珊姐,你来试一下,看看大小款式怎么样。”

    欧珊珊换好衣服出来后,三个女人都愣住了。

    婚纱是纯白色的,考虑到几个月后欧珊珊的大肚子,拖尾不算长,抹胸设计,下面是撒开的裙摆,很好的将肚子遮掩住了,却不显得臃肿,下面点缀着朵朵粉色的小花,简单大方又不失绮丽繁复,整个人看起来高挑修长,美丽动人。

    “哇塞,姗姗,这套婚纱你穿上简直是太漂亮了,既像高贵的女王,又像娇俏的公主,而且这两种感觉一点也不违和。”宋轻笑眼睛都直了,情不自禁的出口,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方米朵在一旁为两人解释,“由于考虑到珊珊姐几个月后的身材情况,我将能凸显的优点都放大了,比如抹胸的设计,然后将肚子掩盖住,整件衣服到时候可以放大一点,应该不影响视觉效果,毕竟珊珊姐高挑有气质。”

    欧珊珊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眼中的欢喜之色也越来越浓,“果然还是米朵懂我的心,哈哈,这婚纱我简直太满意了,对我来说,绝对完胜那些大师的作品。该遮的地方遮,该凸的地方凸,穿出去还不羡慕死那些人。”

    “让安德烈看看,咱们的珊珊女王即使怀孕了,也是多么的风情万种,气质高贵。”宋轻笑笑盈盈的说道。

    “哈哈,就是它了,不用再修改,我超级满意。”

    欧珊珊霸气的一挥手,一锤定音。

    方米朵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心里呼出一口气,这下可以睡个好觉了。

    天知道,她在接到这个艰巨的任务时,压力真的很大,对于一个还没出道的画手来说,第一次接到的任务就是为安小天王的妻子设计婚纱,换做其他人,估计都扛不住罢工了。

    她有一段时间晚上经常失眠,总是在半夜起来对着画稿修修改改,然后第二天顶着熊猫眼去上班。

    现在看到这惊艳的效果图,也算是对她的一番付出有了回报。

    真开心。

    “不过,珊珊姐,还有一点小细节,我得再处理一下,让这件婚纱与你更契合,完美无瑕的呈现在世人面前。”

    对于方米朵的提议,欧珊珊自然没有意见,欢欢喜喜的把婚纱换了下来,期待它更完美的呈现。

    宋轻笑羡慕的看着她,“米朵呀,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我的婚纱也都拜托给你了。”

    她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哎,结婚太早有点吃亏呀。要不,我再结一次?”

    “哈哈,泥垢,宋轻笑。”欧珊珊在她肩头非常有男子汉气概的捶了一下。

    方米朵也笑得不可自抑,嘴巴大大的裂开,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笑笑姐,你千万别在傅总面前这样说,不然我觉得我可能要遭殃。”

    “他敢!”宋轻笑双手叉腰,做出一副母老虎的样子,“在家里姐做主,姐说了算!”

    另外两人一愣,听着宋轻笑这有些二的台词,随即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

    一时间,工作室里的氛围开心得不得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果真是一场热热闹闹的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