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自己欠下的债,跪着也要还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眨眨眼,再眨眨眼,飞到外太空的思绪终于回到了身上:卧槽!还真是傅槿宴!

    她顿时一脸惊讶加惊喜,“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

    傅槿宴不咸不淡的回答,眼睛瞥到了一旁的华少翔,发现他也正在打量自己,不由得心中冷笑。

    “宋同学,这位是……”

    “他是我老公,傅槿宴。”宋轻笑语气欢快的为两个人作解释,“槿宴,这个是西餐班的老师,华少翔。我跟你说哦,他做西餐超级好。”

    听到她毫不避讳的说出自己的身份,傅槿宴心中原本的小别扭一扫而空,心情也是多云转晴。

    简直就是艳阳高照有木有啊!

    而华少翔听说这个看上去比他还出色的男人,居然是她丈夫的时候,脸色就是一变,在听到他名字的时候,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像是有什么激动的情绪在翻涌,却被他狠狠地压制住一样。

    “没想到傅先生这么体贴,百忙之中还来接妻子,真是看得旁人很羡慕啊。”

    傅槿宴微微一笑,显得客气而疏离,“这是作为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况且……”

    他的眼睛扫向宋轻笑,顿时寒意褪去,慢慢的柔情堆积,“她来学习本来就是为了我,我自然也要好好的呵护她才是。”

    闻言,华少翔的表情变得更加难看。

    一旁的宋轻笑则是一脸懵逼。

    大哥,是这样吗?真的是这样吗?

    不是你让我来学习厨艺的吗?

    现在听起来,怎么变成了我是主动来学习的?

    要不要这么刺激?为了你男人的面子,你还真是什么都好意思说啊!

    似乎是接收到她的怨念,傅槿宴瞥了她一眼,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宋轻笑秒怂,得,谁让你是我债主呢,您说啥是啥!

    她撇了撇嘴,换上一副和蔼可亲的笑脸,“可不是嘛,我学这些都是为了他,他来接接我也说得过去嘛。”

    在外面,给自家的男人留面子,这是基本的常识,宋轻笑还是懂得的。

    见她配合默契,傅槿宴很是满意,柔声问道:“还有多久才结束?”

    “马上就好了。”

    华少翔扔下一句话,点头示意一下,就转身离开了。

    下一秒,就听到他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

    “今天大家的学习都辛苦了,时间不早了,大家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我们下次课再继续。”

    “老师,之前不是说要验收成果的吗?”一个女人问道。

    “没错没错,”另一个女人也随声附和,“我们都做得差不多了,老师你不看一下吗?”

    华少翔看着眼前围了一圈,眼中带着渴望和期盼的女人们,苦笑一声说道:“那这样好了。需要我验收的,就晚一些走,还没有完成,或是想下次再试试的,现在就可以下课了。”

    话音刚落,这群女人唰的一下围了上去,争先恐后的喊叫着。

    “老师,我的做好了,看看我的。”

    “老师你看我的,是不是做的特别棒?”

    “你那个哪有我这个做得好,我完全是按照老师教的步骤,一步一步完成的。”

    “少说大话,你那做的是什么啊,黑得像碳一样。”

    “你说什么呢……”

    一群女人眼看着就要吵起来,被围在她们中间的华少翔,手忙脚乱的帮忙劝解。

    与这边的热闹不同,宋轻笑和傅槿宴所在的地方十分安静,与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宋轻笑解开围裙,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收拾整齐,只剩下那份做了一半的牛排。

    “我这份牛排其实已经快做好了,只是还没有摆盘,扔了好可惜啊。”

    见状,傅槿宴微微一笑,拿起刀叉,动作利落的将牛排切开,插了一小块放进嘴里,细细品尝。

    “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吗?”宋轻笑有些紧张的问道。

    “很不错。”傅槿宴点了点头,三下五除二的将那一小块牛排全部吞吃入腹。

    其实牛排煎的有些老,边缘还有些焦,口感和西餐店里的完全不能比。

    可是傅槿宴还是吃的津津有味。

    大概是因为爱情的滋润,让他的味觉都有些失灵了,除了甜蜜,再也尝不出其他。

    “好吃就行,我还担心自己做不好呢。”宋轻笑紧张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突然绽放出一个极甜美的笑容。

    被众女人团团围住的华少翔不经意瞥见了这一幕,温和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犀利、深邃。

    “我家笑笑那么聪明能干,怎么会做不好呢?”傅槿宴摸摸她的头,柔声说道。

    宋轻笑十分享受这种被顺毛的感觉,觉得自己学做菜的动力又多了几分。

    but!她怎么有一种生死酬知音的赶脚?人家动动嘴皮子,她就巴巴的往上冲。

    不得不说,宋轻笑你丫的是想多了。

    傅槿宴淡淡的瞥了一眼华少翔,拉住宋轻笑的手就往外走。

    “走吧,回家,给我做好吃的。”

    “好……嗯?不对呀。”宋轻笑顺口应了一声,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一脸懵逼,“咱们不是请了一个做饭阿姨吗?为毛是我做?”

    傅槿宴脚步不停,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那个只是暂时的,自己欠下的债,跪着也要还完,所以你以后要习惯这种节奏。”

    跪着…跪着…跪着…

    也要还完!

    噗!

    宋轻笑脑海里无限回荡着这几个字,表情精彩得简直难以形容。

    直到坐上车后,傅槿宴恶狠狠的警告声响起。

    “以后,离那个西餐老师华少翔远一点!”

    宋轻笑将自己拉回现实,眨眨眼,想了一秒钟,下一刻立即为自己喊冤,“what?我离他远一点?有没有搞错,我已经离得很远很远了,就差没有钻到桌子下听课了。天地可鉴,你可别冤枉我。”

    “那他怎么一直围在你周围?”傅槿宴黑沉的眼中闪过一道不悦的光。

    “哦,他说我来得迟,想帮我把落下的部分补上。”宋轻笑老实的回道。

    傅槿宴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她,嗤笑一声,“这种话,也只有你这傻子信。你没看见他不怀好意的眼神吗?”

    傻大姐宋轻笑秒回,“没看到。”

    傅槿宴:“……”

    他在心里捂着脑门呻吟了一声,自己这是娶了个神经多么粗的媳妇?

    作者大大,他可以退货吗?

    作者在屏幕外看着他,冷笑一声,“自己娶的媳妇,哭着也要收下,而且必须五星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