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林嘉仪的对手

作品:《校园修仙武神

    陆遥本来就是和水流云开个玩笑,可水流云的一句话顿时让陆遥紧张起来,再也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了。

    “嘉怡怎么了?”

    陆遥连忙追问道。

    水流云看这陆遥如此紧张的神色,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陆遥,道:“你先看看这个。”

    “梁芒?”

    “这个人很厉害吗?”

    陆遥拆开纸条,上面只写了两个字,那是一个人名。这个名字他还是第一次听,有些不解,不过他也知道此刻水流云所提及和林嘉仪有关的一定是她在武术交流会上的对手。

    只不过,他也是挺好奇的,这样的一个武术大会还能有人威胁到林嘉仪?

    “这么说吧!”

    水流云淡淡一笑,道:“在今天之前,我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不过就在刚才,我接到一份情报,正是关于这个梁芒的信息!”

    “他虽然有个华夏名字,但却不是华夏人,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南越人。”水流云道:“情报上描述,梁芒一直都是活跃在欧洲一些国家,其实力境界应该在出窍境初期左右,只是近一个月才开始在华夏活动,已经先后挑战了好几家修仙界小有名气的宗门,每战皆是三招毙命。”

    “心思之狠辣,实力之不俗,可见一斑!”

    “南越人?”

    “他最近挑战过的华夏宗门都是哪几家?”陆遥问道。

    “简雍藏寨大碑宗,南阳神剑山以及东北常山邢氏双雄。”水流云顿了顿,继续道:“简雍藏寨大碑宗和南阳神剑山这两处地方我知道,并不熟悉,知道到前者擅长横练硬功,而后者擅长剑法。”

    “但这常山邢氏双雄两兄弟我却是比较熟悉,早年间我行走在东北地界的时候,不仅和他们有过双面之缘,还曾有过联手诛敌的情谊。”

    “虽然我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见过嘉怡出手了,但我推测这个梁芒的实力绝对不俗!”水流云继续道:“至少从目前看来,还没有人能够逼他使出全力!”

    “多谢您的消息,不过,我想我应该相信嘉怡!”陆遥虽然想要让自己表现得淡定,但是他的神色中却还是若有若无的流露出一丝担忧。

    水流云看到陆遥如此,却也没有说破。

    他没有陆遥那样相信林嘉仪,但是他相信陆遥。

    自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陆遥,他便一定会想出一个完美的对策,这就足够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便分开了。

    陆遥返回了酒店,水流云则是毫不掩饰的朝着明江市的方向缓缓走去。

    ……

    返回酒店,陆遥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决定将自己从水流云初得到的这些信息告诉林嘉仪。

    虽说他也担心这样做有可能会给林嘉仪增添心理负担,可若是不说,他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而且,他一路走,一路想,在他的记忆中,林嘉仪向来不是一个心思狭小的人,这些消息未必会让她有太重的负担。

    于其瞒着她,倒不如直接告诉她。

    “嘉怡,明天你有一场比赛,准备的怎么样了?”

    陆遥来到林嘉仪的房间,两人在一起温存片刻后,为其整理了一番头发,温声问道。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林嘉仪猛地转身,看着陆遥的眼睛,问道。

    “没什么,只是随口问问!”

    陆遥笑着道。

    “行了,你的心事永远都写在眼睛里,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林嘉仪笑着在陆遥脸上亲了一口,道。

    “嘿嘿,我本来也没想瞒你。”陆遥摸了摸被林嘉仪亲过的脸颊,憨憨的笑着说道:“这是二舅今天给我的一张纸条。”

    林嘉仪接过纸条看了一眼,问的话竟然和陆遥当时问水流云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很强吗?”

    陆遥觉的自己和林嘉仪的确是很有缘分,淡淡一笑,道:“还不错。”

    “好,我知道了!”

    林嘉仪浅浅一笑,道:“这次我也权当是磨练自己了!”

    “我觉得我似乎是感应到了即将要渡雷劫了!”

    突然,林嘉仪语出惊人的道。

    “是吗?”

    “真的吗?”

    陆遥闻言,又惊又喜,一连追问了两遍。

    林嘉仪也是修仙者,而且实力一直提升的很快,但是让陆遥和离疆都很费解的是如此实力的林嘉仪为什么迟迟感应不到雷劫。

    为此,陆遥还专门请教了天心阁阁主李梦天一次,可遗憾的是天心阁阁主李梦天这位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人竟然也无法给陆遥一个明确的回答,只是告诉他——等待。

    没想到今天林嘉仪突然自己说出自己感应到雷劫的事情来,这让陆遥怎么能不惊讶,又怎么能不欣喜。

    渡劫,是一件极其凶险的事情,但它同时也是一个人实力的象征。

    只有实力达到一定的境界,让所谓的天道感应到了你的威胁,它才会降临,林嘉仪的实力虽然一直都在迅速的提升,可她自始至终感应不到雷劫这件事情在陆遥心中总是个心结。

    如今,林嘉仪坦言自己感应到了天劫,这足以证明她的实力终于是得到了认可。

    只是,从开始修炼到如今的出窍境中期修为,林嘉仪第一次感应到天劫,这件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陆遥也不得不小心谨慎。

    陆遥在征求了林嘉仪的同意后,两人一起去找了离疆。

    “师父,嘉怡自己感应到了雷劫!”

    陆遥和林嘉仪见到离疆后,陆遥一刻也没有等,开门见山的道。

    “哦,是吗?”

    离疆的神情和陆遥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模一样。

    “师父,您有没有遇到过或者是听说过一名修仙者到了出窍境中期的修为才感应到天劫的经历?”陆遥有些担心的问道。

    “呵呵,你真是关心则乱啊!”离疆笑着道:“我若是经历过,又怎么会不告诉你呢!”

    “嘿嘿!”

    陆遥尴尬的一笑。

    其实他不是忘记了,只是想要再确认一遍,毕竟这件事情关乎林嘉仪的安危,他不得不凡事都做到万无一失。

    “行了,有些事情你也不要多想了!”离疆看到陆遥的模样,淡淡一笑,宽慰道:“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果到时候嘉怡一个人扛不住,我也可以像当初那样,同她一起抗下这次雷劫,毕竟我的存在很特别。”  “这个……”

    “行了,别这个那个的了,你这就是关心则乱的典型表现!”离疆打断了陆遥的话,笑着道:“如果是你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你只怕也不会这么紧张吧!”

    “放心吧,嘉怡的体质特殊,说不定她的天劫也是与众不同,这个时候感应到雷劫说不定也是正常,只是我们没有经历过罢了!”

    离疆宽慰了陆遥几句,随后又看着林嘉仪道:“嘉怡,你自己也别有心理负担,有我和陆遥在,一定不会有事的。”

    “明天还有比赛,你回去早点休息吧,养精蓄锐打一场漂亮的比赛,该来的就让它来吧!”

    “嗯!”

    林嘉仪看着陆遥如此关心自己,离疆的这一番话又让她情绪的确是轻松了许多,淡淡一笑,起身道别之后离开了。

    陆遥本来想跟着林嘉仪一起离开的,却是被离疆给留下了。

    离疆让陆遥留下,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他只是不想陆遥此时自己的紧张情绪感染到林嘉仪罢了。

    两人在房间里呆了一会,陆遥便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本来,陆遥和离疆是住在一个房间的,但是上一次他带着别克和秦海枫两人去明江何家,遇到了一个货真价实的修仙者姚德胜。

    别克在大战姚德胜的时候负了伤,陆遥这两日便是和别克住在一起,精心的为他配药,疗伤。

    姚德胜的实力在陆遥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在别克面前还是一个很难对付的劲敌。虽然最终别克战胜了他,可自己也是受了不轻的伤。不过,这些上在陆遥的调理下,如今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陆遥今天回房,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替别克接骨。

    当日,别克最终战胜姚德胜,是拼着一条臂膀不要的风险去冒险了,最终,虽然侥幸的保住了这条臂膀,可因为伤势太重,陆遥当时也不敢贸然为他接骨。

    如今,伤势已经基本痊愈,接骨到了最佳的时机。

    “别克大哥,接骨的时候会有点疼,你要是能忍的住便忍,忍不住就知会我一声,我们在用另一种办法。”

    “虽然这种办法见效会慢一些,但最终的效果也绝对是一样的完美!”

    陆遥认真的道。

    “行了,你都给我说了十几遍了,我知道了!”

    别克笑着道:“我一个修习横练功夫的人若是连这点疼痛都忍不了,那还是早点放弃算了,传出去还不够丢人的!”

    “那……好吧!”

    陆遥知道说的再多,不仅显得罗嗦,还有些看不起人的意思,苦笑一声,便不再说了。

    简单的一番准备,陆遥便开始接骨了。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在这个过程中,陆遥看的出来别克是极其的痛苦,但是,当他好几次想要停下来换另一种办法的时候,一看到别克的坚韧,他便果断的放弃了自己的这个打算。

    他明白,别克和自己是同一类型的人。

    这种疼痛是无法摧毁他的意志的。

    更何况,别克曾经还经历了修为差一点被废这样的磨难,他更加懂得如今修为的来之不易。

    接骨完成,不仅别克整个人全身如同水洗,陆遥自己也是浑身湿透了。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