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信仰之力

作品:《校园修仙武神

    云都大学体育中心,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陆遥并没有选择陪同林嘉仪等人一起前去观战,一方面第一天的比赛并没什么看点,哪怕是有少林和龙虎门这样的门派也依旧引不起陆遥的兴趣,二一方面是他要留下来陪着离疆。

    初见离疆,本以为他只是受了一些外伤,但是经过陆遥的观察和诊断,竟然发现离疆并不是仅仅受了外伤那么简单,他的神魂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若是一般的修行者,神魂受创虽然也很麻烦,但相比于离疆而言,神魂受到创伤之后恢复起来相对更加容易一些。

    毕竟离疆本就是一个灵魂体重塑肉身而来,他在陆遥的那颗心脏中已经度过了无数个纪元,神魂之力本就相对于虚弱了很多,以他这样的情况,神魂受创可以说是极其的危险。相对于其他的修仙者而言,离疆神魂受到创伤的伤害可以是别人的两倍甚至更多。

    “师父,我来替您疗伤吧!”

    陆遥在看着所有人都离开酒店之后,小心翼翼的看着离疆问道。

    昨夜,他已经发现了离疆有些不对劲,可是那个时候他总觉得离疆有意识的在躲着他,便不好在追问,经过一夜,他终究还是问出了口。

    离疆抬头看了陆遥一眼,犹豫了片刻,道:“陆遥,我神魂首创你可是看了出来!”

    “嗯!”

    陆遥点点头,便是自己已经知道了。

    “但你可知道我神魂为何受创,又是被什么所伤吗?”离疆看着陆遥问道。

    “这个徒儿不知,还望师父告知,我也好对症下药!”陆遥虽然能够看得出来离疆是神魂受创,但是仅靠看是看不出来其他更多信息的,很坦白的道。

    “信仰之力!”离疆淡淡的道:“我是被信仰之力伤到了神魂!”

    “信仰之力?”

    陆遥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可是猛然间听到离疆神魂受创与信仰之力有关,还是免不了被震惊。

    “没错!”

    离疆终于是将那一夜受伤的整个过程告诉了陆遥。

    当时,离疆在酒店中就察觉到了有人在通过一种很奇怪的手段窥视他,便追了出去,这一追,对方竟然将他引到了云都大学的校园中。

    一路的追,一直追到了云都大学后面的一片烂尾楼中,对方终于是现身了。

    离疆虽然想到了对方是在引自己进入一个圈套,但却没想到这群人竟然是掌握了信仰之力的一群异教徒。

    对方似乎对离疆了解的很多,一上来便是使出了信仰之力的攻击手段,这让离疆应付起来很吃力。

    最终,离疆虽然拼着全力将对方八人全都击杀了,可自己的神魂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以至于当陆遥等人找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的精神显得很不好。

    回到酒店,离疆选择独自一个人住一间房,这一夜,他已经尝试着将残留在体内的信仰之力全都驱除,可依旧无法清楚干净。

    此时陆遥提出了帮忙,离疆也是迫于无奈才将这些事情和盘托出。

    “陆遥,我虽然还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一些什么人,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离疆冷冷的道:“他们的来历绝对不简单,他们背后的主使之人一定也是从一个很久远的年代侥幸存活下来的人。”

    “而且,很有可能他选择存活下来的方式和我差不多,是以灵魂体的方式附着在某个人身上,或者是附着在某件具有灵气的灵器之上。”

    “更为要紧的是他显然也知道了我的存在。”

    “否则不会一上来就是用信仰之力来攻击我!”

    离疆的一番话,陆遥虽然不能全都理解,但是有一点陆遥也是明白了。

    对方对离疆很了解,对自己也一样了解。

    那五位法老的真真目的不是为了控制明江何家,而是冲着自己和离疆来的,此时,他也是终于想明白了汤姆逊最后的那一句话。

    “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帕尔马,雅各布和汤姆逊等五人的真正意图是拖延陆遥的时间,而他们真正的攻击目标不是陆遥,而是离疆。

    陆遥觉得昨夜自己经历的事情与离疆遇袭的事情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便将昨夜自己在明江何家遇到的事情也告诉了离疆。

    师徒二人将各自的经历结合起来,也算是有了一丝眉目。

    汤姆逊为了拖延陆遥援手离疆的时间,并不是全都在演习,至少有一部分是说了真话。

    他们这个组织中有法老、神使和神王,是一个绝对严密的组织,而他们所使用的手段诸如神之惩戒一样,都是以信仰之力为武器攻击别人的。

    而且汤姆逊当时还提到了一个恐怖的存在。

    经过了这一切,想明白了许多,陆遥更加确定汤姆逊口中所说的那个强大的恐怖存在不是别人,必然是天塔组织的盟主。

    这个自己的老对手了。

    事情差不多搞清楚了,接下来,首要的事情便是替离疆疗伤了。

    神魂之力受创,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想要一次性的根除是绝对不可能了。

    师徒二人商议一番,最终也只是找出了一个相对于稳妥的办法。

    凝神。

    好在离疆与陆遥曾经在重塑肉身的时候签订了一个神魂契约,如今,这个曾经让陆遥一直都不愿意的契约竟然成了帮助陆遥的一条捷径。

    渡魂。

    以两人签订的这个神魂契约,陆遥将自己的一小部分神魂渡入离疆的识海之中,以魂养魂,以魂补魂。

    只不过,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难度。

    离疆在反复确认这种渡魂之术不会伤及到陆遥的生命本源和神魂之力的情况下,才将具体操作的方法告诉了陆遥。

    同时,两人分别准备了一大堆的东西后,才开始渡魂。

    这个过程足足要持续四五个小时,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陆遥又找来了林嘉仪和小道士文宣为他们护法。

    至于水流云,陆遥虽然是想到了,可最终还是放弃了。

    经历越多,让陆遥变得越发的小心。

    正所谓江湖混老了,胆子也变小了。

    经历了太多的尔虞我诈,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背叛,陆遥不得不小心一些。

    王柏川和佟铁鑫的背叛如今依旧让陆遥不能完全的释然。

    虽说王柏川已经被陆遥给彻底的打败了,可是佟铁鑫这个叛徒到了如今依旧是没有找到踪迹。

    ……

    ……

    第一天的比赛,秘密基地的队员中郭亮和李毅各有一场比赛。

    其中,郭亮的对手是一位在武林中没有什么名气,也没有什么的地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也姓郭,名叫郭扬,身高一八七八左右,同郭亮几乎一般高矮,连体型也是十分的接近,擅使一对揽月弯刀,仆一登台,便是一招漂亮的双刀横空斩亮相众人眼前,引得一阵观众席一阵欢呼。

    而相比较下,郭亮的出场则是显得单调了许多。

    慢步上台,自报家门,然后便只等待着裁判员的一声令下。

    由于两人身高体型几乎一样,出场时候的动静却截然相反,观众席中几乎九成的人都认为郭亮必输无疑,胜利是属于郭杨的。

    可谁知,正应了那句老话。

    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

    开局仅仅一分钟,郭亮简单粗暴的直接打掉了郭扬手中一对弯刀,直接飞起一脚将郭杨给踢出了擂台。

    这一震撼的场面让众人一时之间难以接受,直到郭亮走下擂台,走向了退场通道,众人才反应过来,现场爆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热烈掌声。

    这一次,秘密基地的人打的是云中阁的名号,许是因为郭亮的表现打了众人的脸,也足以惊艳,到了李毅登场的时候,情况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

    李毅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七十五公斤,他的对手则是一位和别克体型相近,身高一米九几,体重至少在一百公斤以上的魁梧壮汉。

    他迈着沉入山岳一般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上擂台。

    这样的场面足够让人感到震撼,可奇怪的是众人这一次看好的竟然是不是这魁梧壮汉,而是李毅那个“瘦”小子。

    李毅享受着擂台下山呼海啸一般的掌声和尖叫声,同时,他也懂得如何回馈观众的热情。

    两人一交手,李毅毫不留情,直接是一记漂亮到没朋友的滑步配合着一个大力过肩摔,直接将那两百多斤的大汉重重的摔在了擂台上。

    “我去,这家伙天生神力啊!”

    “这云中阁到底是个什么门派,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行,我要退学,我要去云中阁习武!”

    看着李毅疯狂且夸张的表演,台下的观众好似打了鸡血一般,显得更加疯狂了。

    可是,仅仅一个回合,李毅的对手竟然就选择了放弃。

    这让观众席间想起了一片嘘声。

    毕竟,这一场开局如此惊艳的比赛就这么结束了,谁也不高兴。

    李毅和对手同时下台退场,可他们的待遇绝对是天壤之别的两个极端。

    一个满是鲜花和掌声,一个则是被淹没在一片的嘘声和口水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