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章

作品:《位面之梦中证道

    段明辉道:“有点麻烦,你现在放下手里的工作。给我找一队雇佣兵过来澳岛赌场门口,另外再从银行提两千万现金过来。晚上八点之前我有急用!我就在赌场对面的餐厅等你”。

    魏成连忙道:“好的,我马上去安排!”

    段明辉真想动用能力逼着卓老大把人交出来,但是刚才在赌场三楼的时候他就放弃这个想法,本就是他们这边理亏,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如果动用能力对付普通人就不好了,而且卓老大虽然嚣张,但也没有出言不逊,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对卓老大动手,能用钱和关系以及势力解决的事情,就用这些世俗的手段解决。

    找雇佣兵过来就是为了镇场子,既然手头上有这种资源,放着不用也是浪费,还不如把他们拉出来露露脸,一个人的实力就是要把自己具备的各种手段和资源利用到极致,才能体现自己真正的实力。

    林灵听了段明辉打电话,等他挂断电话问道:“找雇佣兵有用吗?万一要是打起来怎么办?政府会出面干预的”。

    段明辉道:“找雇佣兵不是为了抢人,而是让那个卓老大心有顾忌,让他不敢耍花招,这事你听我的就是了,我保证给你把老周赎出来,咱们先吃饭,吃完饭才有精力应付下面的事情”。

    两人走进餐厅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跟服务员点了菜之后,段明辉问道:“你出来了,孩子怎么办?”

    林灵道:“老大也上了大学,家里没人照看了,我只好把他送到公婆那里住几天!小家伙一天到晚调皮得很,没人看着他估计他会闹翻天”。

    听了林灵的话,段明辉笑呵呵的,心想不愧是我的种,这么小就不安分,真想去看看他,但随即又放弃了这种不靠谱的想法,免得给孩子带来困扰,给林灵带来麻烦。

    等菜上齐之后,段明辉不停的给林灵夹菜,两人边吃边聊,魏成不是一时半会能赶到的,他让服务员送来一瓶红酒,准备给林灵倒上一杯,林灵用手盖在杯子上拒绝道:“我老公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罪,现在我哪里还有心思喝酒啊,不喝了!”

    段明辉点了点头说道:“不喝也好!那我自己喝。等把老周赎出来之后,你要好好跟他说一下,赌这个东西千万不能再沾了,多少人都被赌搞得家破人亡?有些话我这个外人不好说,说了免得引起他的误会”。

    林灵点头道:“我知道,要是他再沾赌,我就跟他离婚,一个人带着孩子过!这次要不是你,我跳楼的心都有了!”

    段明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和林灵以前虽然发生过一段关系,但又不是夫妻,而且过了这么多年没见面,感情也被时间冲淡了很多,有些话还真不好说。

    两人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吃着饭,段明辉想了想说道:“等回去后,让老周立刻把那输掉的八百万公款还回去,这可不是小事,政府这几年大力打击贪污**,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会有大麻烦,如果钱不够再跟我说”。

    林灵点头道:“我会的,钱够了!就你这三千万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老周说,我们只是同学,你为了一个同学眼都不眨就拿出三千万,说出去谁相信我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段明辉放下筷子,揉了揉太阳xue,这事还真是麻烦,没想到帮忙把麻烦弄到自己身上来了,他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就说这钱是我们原来班上的同学集体凑的,只是我出得多一点!”

    林灵摇头道:“三千万不是小数目,以前年轻不懂事的时候,还可以这样说,但大家现在都是四十多的人了,再这样说就是天真了,谁家里没难处?这钱是说拿就能拿得出来的吗?这些年大家都联系得少,老周不是不知道!让我们家挣几辈子也挣不出三千万出来,人家把钱借给我们,我们还得起吗?你这个说法完全不行”。

    伤脑筋啊!段明辉愁眉苦脸的,拿起筷子不停地往嘴里塞菜,化烦恼为食欲,多吃点,希望能想出好的办法来。

    到了后来,段明辉觉得不如反其道而行之,干脆跟周友新说,老子以前一直喜欢林灵,现在也还是喜欢,你小子要是不珍惜她,老子就把她抢走!可林灵喜欢的是你,吗的,便宜你小子了,现在你小子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老子是怕林灵想不开才拿钱来钱来赎你的,这钱以后是要还的,你还不完就让你儿子接着还。

    行了,就这么办!死马当活马医吧!段明辉当即就决定了,脸上的愁眉苦脸也不见了踪影,端起酒杯喝起酒来。

    过了一会对林灵说道:“这事你不用操心了,你只要不说是你主动去找我的就行,是我刚好听说了这事菜拿钱帮忙的,我会跟他谈的!”

    林灵问道:“你跟他谈什么?”

    段明辉道:“我就说我单方面喜欢你,现在你们家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怕你出什么事才过来帮忙的,可不是什么同学关系”。

    林灵道:“你这样说岂不是更糟?他会拿自己跟你比较,会觉得比不上你!行了,这事不要你操心了,我会解决的”。

    段明辉见林灵这样说,只好放弃自己的打算,让林灵自己解决说不定更好,他再参合进去就是没事都变成有事了。

    第六百零一章赎人三

    段明辉和林灵两人吃完饭,又到隔壁的茶楼喝茶,到了晚上七点半左右,魏成才带着一队雇佣兵赶到。

    十三名雇佣兵乘坐三辆越野吉普车开到了茶楼的门口,越野吉普车是先前就租好的。魏成和段明辉在茶楼里汇了面,他带着一个人每人提了两个大行李包,段明辉一看就知道里面装的是钱。

    看了一下时间,刚好是七点半,段明辉便说道:“你们还没吃饭?隔壁就是餐厅,

    给你们二十分钟时间吃饭,七点五十茶楼门口集合。”

    魏成点头道:“好的,我去安排!”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七点五十,这时魏成和雇佣兵们已经吃完了饭,大家一起在茶楼门口集合。

    佣兵队长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看着面前的两列队员说道:“检查装备!”

    佣兵们快速检查着自己身上的装备,这是每次行动前都必须进行的事情,这时段明辉带着林灵走了出来,向佣兵们点了点头,然后大摇大摆地想赌场走去。

    佣兵们分成两列跟在他和林灵的后面,魏成走在段明辉的身侧,在进大门的时候,佣兵队长命令两名队员站在门口以便接应。

    段明辉等人的闯入,让赌场里正在赌钱的赌徒们一片大乱,佣兵们身上装备的可是真家伙啊!

    这可不是闹着玩了,万一谁的枪不小心走火,打到了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去。

    赌场里的保安队长看到段明辉带着一大群雇佣兵闯进了赌场,立即让人去通知卓老大,他自己把姿态放得很低,上前问道:“先生,您是来赎人的,不是来闹事的?你这样做让我们损失了很多生意!”

    段明辉牛逼哄哄地大叫道:“滚一边去,你算哪根葱,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你!”保安队长虎哥差点气得吐血。但形势比人强,没办法!打是打不过的,人家手上的可是真家伙,真把这些人惹火了,一梭子花生米射过来,铁板也要被打穿,何况是人呢?

    虎哥灰溜溜地退到了一边。这时卓老大带着十几个小弟从楼上向下走来,一边走一边打喊道:“我说是谁这么猖狂呢?原来是你们!怎么。带这么多人马想在我这里示威吗?”

    “哈哈哈!”段明辉大笑,然后说道:“示威不敢,但是谁要是不守规矩,说不得只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卓老大大怒:“放肆,敢在老子的地盘上耀武扬威?弟兄们,操家伙!”

    “哗啦”二楼各房间里冲出来四五十个手持枪械的小弟。高临下,所有的枪支都对准了段明辉等人。

    段明辉看得明白,原来这卓老大早有准备,安慰了一下害怕得发抖的林灵,扭头对魏成道:“打电话叫上一千人,只要他们敢开枪,给老子把这里杀得鸡犬不留!”

    魏成忙答应,掏出手机就打电话,段明辉继续说道:“老子有的是钱,只要你卓老大敢动手。老子就是用钱,也要把这里埋掉!不信你小子试试”。

    卓老大怒道:“你想干什么?难道真的想火拼一场吗?”

    段明辉冷笑道:“我是来是来赎人的,是你先把枪口对着我们的,你还问我是不是想火拼?”

    卓老大咬牙道:“既然是来赎人的,为什么带这么多人枪来?”

    段明辉道:“哈哈哈!真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啊!只能你有人枪,我就不能有人枪吗?这样才公平一点,免得有人占着自己有小弟、有枪就破了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的规矩!在江湖上混不讲规矩的人是活不长的”。

    卓老大气得脸色发青,咬着牙摆了摆手。让楼上的小弟们都把枪放下,带着人走了下来。

    一个佣兵提来一把椅子,段明辉便坐下。卓老大那边也有小弟找来一把椅子,卓老大坐下便说道:“好。既然是来赎人的,拿就想看看钱,有钱我才能把人带出来!”

    段明辉道冷笑道:“我都没看到人,你凭什么要看我的钱?你把人带出来,我再给你看钱,然后一手交人一手交钱!这样才合理!你不要又说什么这里是你的地盘,老子不吃你这一套,你要是敢耍花招,老子就花上一百亿请全世界的杀手追杀你!”

    卓老大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暗骂眼前这家伙完全是个败家子啊!真不把钱当钱!虽然心里有火,但是他现在却发不出来,因为他做不了主,他虽然是管理这家赌场的老大,但是真正的老板却不是他。

    段明辉早就看出了这一点,见卓老大不说话,于是讽刺道:“你只不过是一条看门狗,既然做不了主,就不要再老子面前嚣张,叫你的老板出来!”

    段明辉的话刚说完,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是谁这么大火气啊!”

    卓老大听到这个声音立即站了起来,段明辉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拄着拐杖带着一大票人从楼上下来了。

    “啪啪啪!”段明辉鼓掌道:“好好好!正主终于在千呼万唤中出来了!真是又抱琵琶又遮面啊!”

    老头走到卓老大刚才坐的椅子上坐下道:“年青人,说话要积点口德!”

    段明辉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说道:“恩,不错!我是应该积点口德,你让我积德,而你自己却不积德,这是哪门子道路?你开了这家赌场,害得多少人倾家荡产?又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呢?我说的话有道理吗?老先生?您就不怕绝子绝孙?”

    老头怒道:“好一张利嘴!你就不要以为老夫不敢杀你!”

    “哈哈哈!”这下有借口可以明正言顺的杀人了,谁让这老家伙出言不逊呢!段明辉大笑着用手指着老头说道:“你看你看,恼羞成怒了?道理讲不赢就开始武力威胁!这就是你们这种人的嘴脸!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先和别人讲道理,有道理我就不怕,没道理我乖乖道歉认错,谁要是没道理还耍蛮横,我最喜欢整治这种人!你认为就凭他们这些废物就能杀得了我吗?信不信我让他们其中一个死,那人马上就死!也包括你这个老家伙”。

    老头怒极大笑:“好好好!老夫倒真想见见这种本事!”

    段明辉抬手指着老头,然后摇头道:“先把你这个当头的整死了就不好玩了!恩,我看看”说着手指不断移动,移到了二楼,手指对着一个帅到掉渣的家伙说道:“你,就是你,谁让你这么倒霉呢?跟谁混不好,偏偏跟这个老家伙混,真是该死了!那你就死!”

    段明辉的话声刚落下,还没过一秒钟,就听见一声闷响,那家伙就一头栽了下来掉在地板上死了,死的时候脑袋歪到一边,眼睛瞪得老大,鲜血迅速流了一地。

    看到这家伙死得这么惨,而且说死就死,所有人都心里发毛,不会这么准?有这种本事还不天下无敌?看谁不顺眼就咒死他!

    老头脸色大变,正想发作让手下人开火,但一想到自己还在这些人面前呢!一旦开火,自己这把老骨头估计也得交代在这里,古人说得好啊,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脑筋瞬间转了几圈便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果真是后生可畏,老夫服了,人你带走,钱留下!小卓子,去把人带过来!老夫就不陪你们了!”

    卓老大弯腰回答道:“是,先生!”说完就招呼一个小弟去带人来。

    老头站起来正想离开,段明辉连忙叫住道:“老先生还是先留步!等人带过来了,还请你老人家送我们出去,我可不想糟人暗算!”

    老头怒道:“你想扣留老夫当人质?”

    段明辉摇头头道:“不不不,你理解错了,我只是想让你送我们出去,客人要走了,做主人的难道不应该送出门口吗?看来老先生的圣贤是白读了,连这最基本的礼仪都不知道,真是悲哀啊!”

    老头差点气得吐血三升,没办法,人家说得光面堂皇,他还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压下心中的怒气,他说道:“好,是老夫招呼不周!等会一定会送诸位出去!”

    没过两分钟,林灵的老公周友新就被带出来了,经过这几天的惊吓,原本有些微胖的他现在瘦了一大圈,脸上的腮帮子都陷下去了,嘴唇和下巴上的胡子长得老长,身上散发着一股恶臭,估计这四五天是没洗澡。

    林灵见自己老公被带出来,刚想冲过去,却被段明辉一把拉住,她只好叫道:“老公,你怎么样?他们有没有虐待你?”

    周友新也喊道:“我没事!”

    等人带到面前,段明辉才放开林灵,林灵上前将周友新拉到段明辉他们在这边,段明辉见人已经没事了,便朝魏成摆头,魏成和一个佣兵分别提着袋子扔到老头那边。

    段明辉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里是两千万,一份不少!从今以后,这位周兄就不欠你们的钱了!老先生,现在您是不是应该送我们到门口啊?”

    老头咬牙道:“请!”

    第六百零二章街头追击战一

    段明辉和老头并排而行,向赌场大门走去,魏成带着其他人跟在后面,而卓老大不得不带着小弟们压上来。

    到了门口,段明辉拍了拍老头的肩膀夸赞:“老先生真是热情好客,又懂礼数,这样的人如今是不多见了,一定要保持下去啊!华国的传统美德就交给你这样的人来继承了!今天实在是多有打扰,改日一定亲自登门拜谢!您留步吧!”

    段明辉说完就先和林灵、周友新上了车,后面的雇佣兵也先后上车,在最后两名队员上车之后,车队很快启动,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赌场众人的视线里。

    老头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着,他不是因为害怕而这样的,而是被气成这样的,直到段明辉等人开车消失之后,老头才跺了跺拐杖,大吼道:“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老夫什么时候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这样羞辱过?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一定要给我把他们全都抓回来,特别是那个牙尖嘴利的小子,老夫要把他点天灯!”

    卓老大声回答道:“是,老板!弟兄们,拿上家伙跟我来”。

    几分钟的功夫不到,就见七八辆车汽车从旁边的巷子里开出来,后面还跟着二十多辆摩托车,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机场方向追去。

    卓老大坐在车里大叫道:“加快速度!一定要赶在他们到达机场之前截住他们!”叫完之后就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他就吼道:“肥鹅你听着,有三辆越野吉普车一路向机场方向开去,你马上带人拦截,不要有顾忌,都给我用家伙招呼!”

    电话那边的人马上答应:“是,老大!你就放心吧!敢在咱们的地盘上闹事。我一定截下他们!”

    这帮人毕竟是地头蛇,道路熟悉,接连抄近路,把追击的距离缩短了很多,再加上他们在这里的势力根深蒂固,整个澳岛上到处都有他们的人马。肥鹅接到电话后,立即召集人马在去往机场的必经之路上设置了路障。

    段明辉等人坐在高速行驶的车上。隔着七八百米的距离就看见前面道路上横着三辆汽车,把整条道路完全堵死了。

    “准备战斗!”佣兵队长大叫着让大家做准备。看样子不经过一番血拼是杀不出去的,段明辉趁着他们不注意从乾坤戒指里拿出一支火箭筒和三枚火箭弹,一边装弹一边大喊道:“不要停,我来开路,给我冲过去!”说完之后就将火箭筒离着四五百米的距离就对准了中间那辆横着的汽车按动了扳机。

    只听见嗖的一声,火箭弹喷射出大量的尾气,尾气的推力将弹头推了出去。以极快的速度向拦路的汽车射去,在拦截人马惊骇的表情中,火箭弹经过几秒中短暂的飞行,转眼就到了拦截人马的面前。

    领头的人刚喊了一声;“我擦!快躲开!”就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中间那辆拦路的汽车被炸得四分五裂,后面拦路的人也被炸得粉身碎骨,受伤的人一个个躺在地上哀嚎连连。

    段明辉接连装上弹头,在车队到达拦截点之前就把剩下的两辆拦路的汽车全部摧毁,拦截的人马死伤一大片,他坐在第一辆车上。看见拦路的汽车都被摧毁之后,还有一些人跺在一边去了,便喊道:“撞过去,撞开拦路的汽车残骸,其他人都开火掩护!”

    三两越野吉普车还没冲到面前,车上就响起了剧烈的枪声,各个佣兵端着自动火器不停地向路边拦截的人点射,一时间道路两边拦截的人马被打得人仰马翻。道路两边的商店店铺也跟着遭殃,所有的玻璃门窗都被飞射的子弹打得破碎,破碎的玻璃渣溅得到处都是。而大街上的行人都大叫着躲避进各家店铺里紧紧地趴在地上。

    “轰”的一声,当先开路的越野吉普车撞开了正在燃烧的汽车残骸。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向前冲了过去,道路两边拦截的人被高速移动吉普车上的枪击扫射得抬不起头来,眼睁睁地看着段明辉等人的车队冲了过去而无能为力。

    正在后面追击的卓老大不停地催促手下加快速度,因为他和车上的其他人已经听到了猛烈的爆炸声和连续不断的枪声,这种程度的火力表明前方肯定是打得非常热闹。

    :。: